(翻攝自時光網)

先前有一篇文章為「有一種感情叫趙薇黃曉明」,描寫兩人之間相知相惜的美好感情,事實上昨外演藝圈也有類似案例。昨天的奧斯卡所有焦點幾乎都繞着終於得到小金人的李奧納多打轉,除開「奧斯卡好白」等議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恐怕是李奧納多與凱特溫絲蕾之間的感情話題了。這麼多年來,兩人之間到底曾經傳出過什麼趣事呢?


兩人因1997年的票房巨作《鐵達尼號》而相知相識,拍戲中兩人產生了深刻的情誼。「我們常常晚上躺在同一條毛毯下,彼此談著很親密的事情。譬如關於性。我們會彼此問對方的經驗,然後給對方建議,李奧會講一些話,例如『啊?你這麽做男人會不舒服的,應該這樣這樣』,然後我也給他說類似的話。」

相隔11年後,凱特與李奧納多又在電影《珍愛旅程》中再續前緣。她說:「他要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更要了解我,一般的人都會半調情的開始拉近距離,而李奧和我卻不是這麽一回事,他是我感情上的靠山。」凱特表示,在經歷離婚的打擊時,李奧都堅定不移的站在了她的身邊並給予支持,「沒有他,真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麽樣子。」 李奧則認為,兩人之所以如此親近是因為他們是一塊兒成長起來的,並且一直持續不斷、衷心地守護著對方,李奧說:「在這個過程中,當我們遇到人生的重大時刻時,都會得到對方的鼓勵。」


某一年的訪問中,李奧被提問,觀眾問合作過的女演員中,接吻對象中最喜歡的是誰。他毫不猶豫地說,「凱特!」之後某一年,在紅毯上有記者是否真的最喜歡的螢幕接吻是跟凱特?他嚴肅地說,是啊。然後凱特忽然從身後插話,「哎呀,他在說謊!他拍鐵達尼號的時候最討厭跟我kiss了……」李奧的嚴肅面具維持不下去了,笑了起來,趕緊解釋道,「那是因為我們當時臉上都有厚重的化妝,又要維持什麽角度、燈光,親得很不舒服。」還有某次奧斯卡訪問,主持人在採訪李奧,然後凱特路過,他跟主持人就把她叫過來了,訪問到後面兩個人就面對面的顧著自己說,聊得很開心,完全忘記主持人,但主持人在旁邊一副羨慕的樣子說「這真的太甜蜜了!」

凱特也曾經在得獎的當下直接發表感言,公開對李奧說「很高興我可以站立這裏告訴你我有多愛你,我愛你13年了。你在影片裡的表現讓我嘆為觀止。我愛你全心全意的,真的。」凱特也曾經說:「李奧非常喜愛我的孩子們,但問題是他寵壞他們了。我女兒吵著說她要做演員,歌手和其他一堆職業。如果你問她為什麽她認為自己能做所有這些,她會說『李奧叔叔說我能行!』」李奧買給凱特的孩子們所有玩具,每次聖誕節一定不缺席,害得凱特得要一次又一次地教導孩子「物質不是最重要的」。

粉絲們一次又一次地鼓譟兩人應該要在一起,然而知情人士說,李奧納多知道自己愛玩的花邊情史會讓凱特產生極大的不安全感,如果真的想要一直默默守護她,最好的方法就是跟凱特當最親密的朋友,而不跨越某條禁忌的線。有一種感情叫趙薇黃曉明,現在還有有一種感情不能明說,叫凱特與李奧納多。

最柏拉圖的情人

李奧納多:一生一世一雙人

有一對男女,他們始終是分不開的,無論她早已嫁為人婦、身為人母,儘管他也有愛有恨緋聞不斷,但是他們在無數人心 中仍然是那不死不滅的愛人。

在2009年的金球獎頒獎典禮上,凱特溫絲蕾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她是憑藉在《**之路》裡的精彩表演而摘此殊榮,這是一部非常棒的電影,然而人們對於這部電影的關注,不在於劇情、不在於導演,就在於兩個深藏在這代人記憶中的人。

李奧納多和凱特溫絲蕾。

就在卡梅隆迪亞茨宣布獲獎者是凱特的時候,凱特狂喜地站起來,接着的第一動作不是擁抱在她身邊的導演丈夫,而是深深抱住了李奧納多。那一刻,人們似乎看到了很多年前那海浪波濤中的款款深情。

在凱特的大篇幅的感謝辭最後,她說她特別要感謝兩個男人,第一個就是李奧納多。在典禮開始前,就有記者問他們今晚最想看的情景是什麼。他們都異口同聲說希望對方能得獎。當凱特站在領獎台上時,李奧納多的雙眼也閃爍著淚水。

愛他們的人,都是從電影《鐵達尼號》開始的,又有多少人夢想着,有一天,他們能手牽手在現實生活中步入婚禮的殿堂。很多人都說,他們是一代人對於愛情的信仰和渴望。他倆身上被太多人賦予了沉重的意義。如果他們真正成為了夫妻,那麼這種外界的重量婚姻承擔不起。然而現在的他們,不會因為外界而被打擾到,可以在心靈深處相互守候,感受彼此的苦樂。

十幾年了,他們兩人的變化都很大。李奧納多留起了鬍鬚、發了福,凱特結了婚,生了孩子,但是他們都在為一個奧斯卡之夢奮鬥着。凱特的丈夫一定能感覺到他倆身上的那股電流,這也是為什麼在拍《**之路》時,每當凱特和李奧納多對戲時他總感覺一種莫名的尷尬。凱特對丈夫的愛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般的誓言,而對李奧納多,是在靈魂深處緊緊相依偎的情感。

這就是他們,一生一世一雙人。

時至今日,傑克和蘿絲依然是大部分中國影迷心目中完美銀幕戀人的同義詞。生活中,凱特和李奧的友誼也成就了一段佳話,還有太多影迷不知道多希望他倆真能湊成一對。問起她和李奧的感情,我不當心將「友情」說成了「戀情」,雖然我及時更正,她的臉上仍閃過一抹紅暈。「我們的友情非常特別。」她會心一笑,「哦,李奧納多!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愛慕他、欣賞他,我願為他做任何事! 他如此卓爾不凡、風趣、善良,他是我生命中最特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