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發現,我還是要很努力。我想講講,關於我努力的幾個故事。

關於恐懼:

擺脫不了就忘掉

我經常說,要戰勝恐懼。其實一個人說戰勝恐懼的時候,是因為他真的恐懼。

我剛北漂不久,就因病住院了。鄰床病人的病症已經到了晚期,必須進行器官移植,費用高達40萬,而這種治療醫保不報銷。他是個工薪階層,最後找來所有親戚,以及正在讀初中的兒子,簽了一個借款協議。大意是:萬一爸爸去世了,兒子長大把這筆錢還了。之後他轉了科室,準備做器官移植。

過了一個禮拜,他又回來了。我說,老哥,你為什麼不做了?他說,我才知道手術費用是40萬,但終身抗排異還要40萬。他說,我做不起了。

當時我的身體倒沒什麼,但看著他就像看著自己的未來。出院後,我就決定——一定要努力,讓自己有能力面對這樣的災難。

這種恐懼,伴隨我很多年。一直到讓我覺得,這就是我工作的全部原動力。我在做360安全衛士的時候,為了一個產品,拿著一萬塊錢的工資,天天沒有看過太陽下班,到處出差,HR不幫我找人,我就自己找。看到各種安全會議,只能拼命發名片。

有一次我跟徐鳴去哈爾濱出差。他說太累了,萬一掛了怎麼辦呢?我突然說,那就只好掛了吧。

為什麼我會說出這句話呢?因為住院這件事,給我最大的教育就是——擔心是沒有用的,擺脫不了,那就忘掉它。

終於有一天,當我擺脫心魔的時候,我就覺得,恐懼這件事情,對我沒那麼重要了。

關於委屈:

曾掉進萬丈深淵讓你與眾不同

我想說的是,其實我從小都生活在一個挺順的環境中,即使高考沒考好,我在大學也辦了第一個協會,也獲了省市三好學生。

這個世界,就像過去大人給你描繪的那樣——只要你努力,就能成功;只要你足夠勤奮,就能不斷得到這個世界的嘉獎;只要你善良,所有人就都會對你善良。

但離開最初那家公司後,我發現,這個世界,完全變了。獵豹合併之初,我去珠海,那段時間,用內憂外患,都不足以形容。你曾經朝夕相處的人,不明真相的人,有些甚至是你用心帶過的人,卻用很低劣的語言攻擊你。我曾在一家公司做到全中國PC覆蓋率超過50%,我從那裡離開後,賬戶裡只被打了一元錢,所有股份卻被強制回收,還被告剽竊,反而是當年我開掉的員工,在聲援我。

那時候我的合夥人都覺得我撐不下來,因為我沒受過這麼大的委屈。公關部也不讓我在微博上說話,說你不能去顯得自己那麼能吵架,不過我不幹,誰在微博上罵我,我就罵回去。我覺得,做這樣的人也挺好的。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想通呢?看了《指環王》之後。甘道夫去殺那條炎魔,後來跟炎魔一起掉進萬丈深淵。有一天,他突然又出現了,但已經從灰袍巫師升級成了白袍巫師。他說,因為我掉進過萬丈深淵。

也許,正是你所經歷的這一切,才讓你變得不一樣。我今天做出的很多決定,都是在我30歲之前不敢想像的。正是因為這些恐懼、委屈,讓我終於開始戰勝自己內心那些最不可戰勝的東西。

關於攀比:

要像孩子一樣回到初心

我是一個好強的人,看著股價跌落,內心其實是崩潰的。每次我見了同等收入公司的CEO,一跟他們算,我們的收入和有的上市公司一樣高,甚至增長率比他們還要高,他們有的還虧了好幾個億,我們掙好幾個億,但股價卻是我的幾倍,為什麼呢?

再後來,我就問分析師。為什麼呢?你們給的估值很不公平。完全應該是40億美金以上。我的目標價怎麼只有20塊呢?

我們發佈了四次財報。每次都超出預期。每次發財報當天都跌。就像一個孩子,他把答案認真地寫上去了,卻給你打了個零分。真是不公平。

後來,我終於知道了,那是因為你想攀比。你想要變得不一樣,然後你要找一個尺度。

但是,這個尺度是真的對嗎?

去年我去西雅圖,和劉強東同坐一個飛機。我不能想像,他在十幾年前只是一個小賣部的店主。他說,我就是覺得京東,要成為互聯網後面的基礎設施,用很低的毛利,讓整個互聯網購物大大提升。只要這個行業在增長,我們就可以增長。其他事情我也不想做。

聽完這句話,我就覺得,他是一個目標感很強的人。後來,我終於知道,一家公司是有使命和邊界的,它不應該去做所有的事情,也不應該完全被別人制定的規則所束縛。

有一次,我的同事送了我一張老狼的演唱會門票。坐在台下,我就想,真的應該去做讓自己內心覺得快樂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一個孩子摔跤了、哭了、鬧了,第二天照樣開開心心,繼續跟你玩兒,沒有任何心理陰影。可能最快樂的事情,就是回到所謂孩子一樣的初心,對所有的事情保持孩子般的好奇,面對未來的困難雖然恐懼,但可以忘掉它,然後抹一把鼻涕,抹一把眼淚繼續往前走。

關於努力:

像航海一樣探知這個世界

回到開篇,為什麼我要不顧一切地努力?

因為我終於知道所有的努力,都是讓你知道這個世界本來的樣子。你只有真正努力過,你才知道這個世界長什麼樣。你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樣真實的存在。

我讀《喬布斯傳》,讓我最感動的一個事情,就是當他生命快結束的時候,他還在堅持上班,為什麼?他一定不是為了攀比,不是為了金錢。即便只有一點點時間在這個世界上,他還希望更好地瞭解這個世界。

航海不就是一個在探知世界的過程嗎?我們的人生不也是在體會這個世界的過程中嗎?你所有的努力不就是為了讓自己比別人更真切地知道這些東西嗎?而且越是這樣的努力,越是經歷了很多痛苦,你會終於發現——這個世界不完美,但很美好。

《平凡的世界》裡面有一段,孫少平從他村子裡出來去了煤礦,每天都特別努力。後來村裡的老頭就來找他說,不要這樣了,回村吧,娶個老婆,生個孩子,蓋個房子,挺好的。他說了一句話——我不能讓我的一輩子就像村口那些老頭一樣,每天吹噓的都只是,年輕的時候能多吃幾碗飯,因為他們只有這些可以去回憶了。

當我真正想清楚這些點的時候,我才知道,雖然我們有過恐懼,我們有過委屈,但總有一天,我要證明給你們看——你們都是錯的。

到了今天,對錯都不重要了。因為他們跟我的世界已經離得越來越遠了。雖然一度在上市這一年裡,我覺得自己比上市前還辛苦,我每天都在想為什麼。可是反過來,這些東西卻在督促著我的努力。

後來我終於知道,我能走到今天,獵豹能走到今天,真的是因為,我們想去發現人生當中的那些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