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去年看完《惡棍天使》的首映,解毒君感到特尷尬。

一年多前,我算是支持過《分手大師》。

「在中國銀幕上,鄧超開創了一種新的娛樂觀,像百般討好青少年群體的綜藝節目,將自黑、耍賤、搞怪貫徹到底,我們每時每刻都能感覺到他在努力逗B,即便是在沒有效果的情況下。」

「內地演員端著的太多,爛仔猛女太少,鄧超主動加盟長相普遍委婉的諧星團,狠狠刷新了一下內地演員的節操觀,也給華語喜劇提供了一個新維度,內地其實有可能炮製出徹頭徹尾的爛仔片。」

「如果非要站隊,我選擇支持《分手大師》。它很蠢很空,但沒犯更蠢的錯誤;它的故事不合理,但沒編造一個合理而讓人厭惡的故事;它的賤兮兮是如此認真,雖然,顯得有點功利。」

好奇全文的童鞋,可以去找度娘。

可,鄧超和他的好基友俞白眉,太尼瑪不爭氣了。他說:「如果說導出《分手大師》時我還是一年級的小學生,那麼現在算是升上了二年級。」事實上呢,自戀型人格的認知,總會出現偏差,《惡棍天使》哪是二年級,分明是留級、甚至降級了。

要是鄧超和俞白眉繼續這麼爛下去,支持《分手大師》的評論,將成為解毒君不知名影評生涯里,最大的一個污點。

2、《惡棍天使》爛在哪?

《分手大師》的故事像豆腐渣,但好歹有個故事。《惡棍天使》太飛了,和現實脫離十萬八千里,主線模糊,焦點渙散,全程都在過家家似的胡鬧。


它真正的主線和焦點,就是鄧超帶着媳婦孫儷,在變着花樣的自嗨自歡。

3、《分手大師》賣了太多錢,這害了鄧超,讓他以為走上了正確的喜劇之路。《惡棍天使》沒了新鮮感,還把缺陷放大,大到遮蔽了鄧超裝瘋賣傻的敬業勁。不好笑,更不動人。

4、片子向周星馳致了不少敬。

莫非里(鄧超)住的地兒,和那裡的一群人,直接抄了《功夫》的豬籠城寨。

莫非里和查小刀(孫儷)一開始的狀態,還是抄的《功夫》,星爺和林子聰演的那個胖仔。

借鑑、模仿、炒冷飯,或乾脆說抄襲,都不要緊。重點是,你得抄好啊。周星馳的片子,總是堆滿了疑似抄襲的老梗,但在星仔手中,老梗依然鮮活,甚至,勝出原版。


比如,《功夫》的豬籠城寨,就是來自1973年楚原導演《七十二家房客》中的舊式庭院。

5、還致敬了《歲月神偷》里,頭戴魚缸看世界的設計。而《歲月神偷》是個抒情範本,《惡棍天使》堪稱反抒情的典範。

6、周星馳電影的兩大主題:一是童年心中的英雄夢,一是騷年永遠在追尋愛情。簡言之,有童真,又用情。

鄧超貌似也這麼做了。但搞岔了。周星馳對情對搞笑,是多麼嚴肅啊。就好像在這世上,唯有愛情與幽默,值得託付終生。鄧超如此亂來,簡直就不是周星馳的學徒,連劣質弟子也不是,而是叛徒嘛。

《惡棍天使》不是喜劇,是蠢劇。

7、周星馳太牛逼,門下走狗一堆。鄧超算是,萬合天宜的團隊也算是。

可就算喜劇片好騙錢,但要拍好,且還得慢慢修煉啊。

借尹天仇和王大錘的詞兒,獻給鄧超們、叫獸易小星們,繼續「加油、努力、奮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