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無線電視花旦鍾嘉欣忽然宣布去年12月在加拿大秘密嫁了醫生Jeremy,更有可能已懷孕,雙喜臨門,二人於2月27日在溫哥華補擺婚宴,幾位電視台的金蘭姊妹專程千里迢迢飛去陪嫁。鍾嘉欣和幾位好姊妹都在外國長大,比較西化,大多會送禮物代替封紅包做人情。

坊間有順口溜:「人情還人情,數目要分明」,收到結婚請喜酒的「紅色炸彈」,應要做多少人情?過去幾年,香港都有關於「人情公價」的調查報告,顯示價格有加無減。

2010年的一項調查反映,參加酒店婚宴比酒樓婚宴的「人情」會較大,酒店婚宴的人情公價中位數為800港元(下同),酒樓則為500元,差幅達六成。


2012年,人情公價問題引發哄鬧一時的「港女500」事件。一名準新娘在其個人社交媒體公開謝絕只給五百元人情的朋友出席其婚宴,因她的婚宴是酒店的自助餐,「還不是那種三星下濫的酒店」,五百元的人情,令她要補貼三百多元的餐價。此言論引起網民熱烈討論,並將她起底,更有網民表示會到她婚宴「踩場示威」。負評輿論令準新娘成為新聞人物,登上周刊封面。她在訪問中解釋,因籌備婚事情緒不穩,結果和朋友爭辯時一時衝動講錯話。她承認自己做錯,向公眾和家人致歉,更求網民放過她。訪問奏效,沒有網民去她婚禮「湊興」。一場網上風波無驚無險下解決,事後引申出網絡欺凌的問題。

有數據顯示2015年的人情公價突破千元大關。近日有機構發現,持續多年不變的一般酒樓婚宴人情的中位數首次出現增長,2016年由以往的500元上升至600元,升幅達兩成,比加薪幅度高不少。

一般做人情如封紅包有等級之分,除看場地而定,地點高貴,人情就貴一點,就當自己付費吃頓好的;地點一般,人情通常都一般。如人到,禮會大些,禮到人不到,人情會打折扣。

親疏亦有別,人情多寡代表對親人的敬意、朋友的重視。給後輩的人情一般會較大數目,沒有公價。給朋友的則看交情,交情深,人情厚;萍水相逢,則薄。也有用人情作為「回報」,「報答」朋友對自己的幫忙;也有知道一對新人經濟情況一般,會多給人情作為婚禮開支補貼。


一份為喜慶而做的人情,背後隱藏着一個天平,抽離而冷漠地用金錢去衡量親情友誼,是本末倒置,扭曲了赴宴是為分享親友喜悅的意義。想起無線電視有部由羅嘉良、吳鎮宇主演的劇集《難兄難弟》,主題曲歌詞唱:「人情人情如做戲,有真心假意……」很能反映現實。

從前做人情,會去銀行買禮券,禮券印刷精美代替賀卡,在上面寫上下款送出,大方得體,雖然只需付十元八塊手續費,但要特地跑去銀行買,大家嫌麻煩,現在索性封現金紅包,方便自己,亦方便主人家即場用來結酒席的帳。

有慷慨的會將人情全數捐作慈善,實行借花敬佛。


娛樂圈則有個特別的「行規」,有藝人告訴我,不少藝人的公價人情是自己,通常人到禮不到,不是吝嗇,而是他從百忙中抽空赴會已是一個很大的人情。不過不能一概而論,我知道不少紅人不但人到,禮也到,給足面子,送足人情,尤其是前輩級,他們注重人情味,禮數絕不敷衍。

人情不一定指金錢,也可以是一個幫忙、出的一分力,以娛樂圈為例,不收分文做演唱會嘉賓,演唱會主角便欠對方一個人情,他日對方開演唱會,他便要免費報效,作為還人情。

所以人情可說是一項投資,回報高低則看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