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口子鬧崩了,起初只是豆大的事情,卻互不讓步到要離婚的境地。

男人說出“好吧好吧我們分居,想好了就去辦手續”後便拂袖而去,丟下女人自己在家裡夜夜痛駡這個狠心賊。如果當初說離婚帶有賭氣的成分,那麼從這一刻開始,女人真的開始心冷了。但離家之後的男人又有點叫人看不懂了,他絕口不再提離婚的事情,開始找各種藉口回家,對女人格外殷勤。

女人不明白,他到底想不想離婚?

如果不想,為什麼不肯對自己承認錯誤?如果想,那為什麼還要表現得這麼關心自己?是堅持讓男人明確表態賠禮道歉,還是跟著男人裝糊塗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女人在這兩條路之間徘徊不定。

這是很多男女矛盾中真實的縮影。更多時候可能並沒有鬧到要離婚的境地,只是因為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瑣事而難分高下,但年輕的時候,誰都想讓對方先低頭。尤其是女人,總希望男人能夠對發生的事情有一個總結和交代,分析出個子丑寅卯,最好能承認錯誤,下不為例。

可惜男人偏偏做不到這一點。

對於他們來說,用行動表明態度遠遠要比說認錯的話簡單得多。他們不要分出一個誰對誰錯,他們也並不太在乎自己是不是能夠佔據上風,他們只是希望這些不愉快的事情早早過去,生活能夠重新回到正軌。即使他們真的道歉了,那往往也不是內心真正的想法,很多男人會在覺得自己錯的時候選擇用“我錯了”之類的話敷衍老婆,但當女人繼續刨根問底的時候,他們反而會矢口否認了。

我想起前些年看過的一個香港連續劇,歐陽震華扮演的男主角和老婆分居了,後來他想和好,就約老婆出來以取東西的名義要求回家。估計他是打算賴在家裡不走,但老婆比他技高一籌,把這些東西都帶在了身邊,他說要什麼她就從手袋裡拿出什麼給他,最後他實在沒什麼說的,憋半天來了一句:“家裡的洗衣機你不會正好帶在身邊吧?”於是—濤聲依舊了。

男人是這樣一種動物,外表強硬。

內在卻有著女人所無法理解的脆弱,就像有時候人的影子總是比本人要龐大。男人在更多時候,都是撐起來的強壯和淡漠,並沒有他們所表現出來的那樣不在乎。只是他們愛面子,他們在最後一刻還是選擇強挺著扮演硬漢,真的懂他們,就不要要挾他們,不要非讓他對自己低頭。

當然也不要和他們鬥狠。

有時候女人把離婚或者冷戰當作讓男人低頭認錯的手段,但絕大多數女人都不如男人的心理素質過硬,他們可以通過很多種方式來排遣婚姻的煩惱,單線思維的特點讓他們不會長久地沉溺在某一件事中。這種冷戰和較量往往只能制裁女人自己,讓敏感細膩的情感更加受傷。而且通過離婚這種方式來要挾一個男人認錯是特別危險的事情,男人容易弄假成真,而女人一旦發現對方居然沒有被自己挾持住,就不知道怎麼收場了。

有人說這樣會慣壞男人。老實說,在兩個人有感情的前提下,對男人寬容,不窮追猛打並不會把男人慣壞。相反,女人什麼事情都想說個明白,不停地把非原則問題拿出來糾纏的毛病才是男人最厭倦的,也最傷感情。很多這樣的事例,女人一擺出“我們談談吧”的勁頭,男人都會覺得壓力倍增,因為女人的所謂討論往往就是譴責男性的過程,並不會認真傾聽男性的聲音。男人會覺得,我都用行動表達錯誤了,你怎麼還沒完沒了?

女人有女人的優勢,要用女人自己的方式來與男人過招。在他們開始用行動表示認錯的時候,不妨接受他,然後選擇適當的場合慢慢滲透自己的想法。試想,當溫香軟玉抱滿懷的時候,哪個男人的心還能硬起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