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下班,鮑比和女友麗莎都會結伴穿過紐約的中心公園,有說有笑地回家。鮑比注意到,一位衣著破爛的乞丐總是坐在公園的板凳上,靜靜地望著對面的豪華賓館,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鮑比好奇地走近乞丐:“請原諒,我真不明白你為何每天都能如此開心?”

乞丐憨憨地笑:“雖然我沒家也沒錢,可每天都能討取到一些零錢,入了夜還有賓館的彩燈相伴,這樣我便總能夢到自己住進了那棟舒適的賓館。”

鮑比對這種近乎自欺欺人的開心深感同情,於是大方地往乞丐的帽子裡放了100美元。乞丐顯然從未接收過這麼大額的施捨,他直愣愣地盯住鈔票,一個勁地道謝。

第二天,鮑比和女友路過公園時又遇見乞丐,鮑比擔心變了天氣乞丐會被凍著,便又仁慈地留下100美元。乞丐禁不住對麗莎誇讚:“你男友真是大好人。”

到了第三天,兩人路過公園,乞丐已站在長凳旁等候:“我也想有機會能住一次豪華賓館,你能再幫幫我嗎?” 鮑比點了頭,又掏出100美元。

那之後,每次下班,乞丐都會主動跟鮑比友好地打招呼,然後總以住賓館為由伸手要錢。鮑比照例每次都慷慨地留下了錢。如此持續了十幾天,鮑比再沒有更多的錢救濟,便只能自個兒繞遠道而行,以避開乞丐。

回到家後,麗莎樂呵呵地說:“今天那個乞丐專門向我問起你,他擔心你是不是生病了?”

鮑比沒吱聲,他當然明白乞丐並非真正關心自己的身體,而是因為沒見著便無法討到錢……

日子一天天過去。終於有一天,鮑比遠遠地看見那個乞丐一直跟著麗莎往自己家方向走,還反復抱怨:“你男友是生病了嗎?如果不是,他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呢?以前我只會做住賓館的美夢,是他讓我產生了住進賓館的想法,可他卻消失了,真讓我痛苦無比!”

鮑比這才知道,自己的慷慨施捨,一不小心竟然導致乞丐終結了快樂。

人生的痛苦,往往因為設定的幸福標準和期待超過了自身能力,或錯誤地將它們寄託於他人。乞丐是這樣,常人又何嘗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