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逢源的人和誰看起來都很好,但是誰也不跟他真正好。低調的人,跟誰也疏疏落落的,但每個人心底裡都盛著他。

一個單位裡,活得逍遙的人,是低調的人。活得囂張的人,是左右逢源的人。

但囂張比不過逍遙。因為,再大的熱鬧,也有冷清的時候,而平淡無所求,卻可以永恆。

從精神層面來看,左右逢源的人,需要周旋於各種復雜,於是自己變得很復雜,人一復雜就會疲憊。低調的人,只需靜對自我的世界就好了,所以,活得很簡單,人一簡單,就會很快樂。

左右逢源幹不過低調,就是因為,復雜永遠拼不過簡單。


一個跌倒的小孩子,倘若沒有大人看見,哭一會兒就會自己爬起來。如果看到有大人注意,就會一直哭,不到大人把自己哄舒服了,不罷休。

每個成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小孩子。被滿足,是人的一種本能。如果需要得不到滿足,就會痛苦。最痛苦的是,夠得著的,卻得不到。最癢人的是,好像能夠著,但就是夠不著。至於無論如何夠不著的,看一番,賞一番,然後,一陣風,一場空,一幀迷蒙給黃昏。

人都是在夠得著的世界裡,掙紮,浮沉;在夠著夠不著的世界裡,糾結,迷亂;然後,在徹底夠不著的世界裡,寂靜,歡喜。

有一個晚上,很晚了,睡得迷迷糊糊,覺得有好句子闖入腦海,趕緊記在手機上。

一邊記,一邊激動,覺得妙語實乃天賜,華章絕是天成。

白天看了看,很傷心。是極普通的幾句話,甚至邏輯都不通。

恍惚間的感受,絕比不上時間綿長的體悟。因為,瞬間永遠不會比久遠厚重。

人世的好多人,好多事,直到後來,才能看得真切,看得分明。只有時間的風,才會為我們披沙揀金。

喜歡於瞬間的感受,卻未必去相信瞬間的所得。就像相信一見鐘情,而不在結果上苦苦拷問愛情。

因為真正長大的人,只在時光的長廊上,去看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