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下廿二2】「說:“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        

   〔呂振中譯〕他說:『永恆主是我的磐石、我的營寨,又是解救我的,        

   〔暫編註解〕他說。這些話出現在詩篇第18篇的標題的結束語中。然而,在那首詩篇中,開篇的話是:“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這句話並沒有在這裡出現。大衛所表示的對神深切而溫柔的愛形成了適宜於整首詩篇的導言。        

     耶和華是我的岩石。這是大衛典型的表達法。在逃避掃羅時,大衛經常在群山的岩石中找到避難所和力量。神對他來說就象岩石的力量一樣,給他提供保護並救他脫離他的仇敵。這首詩篇的風格特別具有大衛的特徵,充滿了莊嚴、力量與活力。這首詩篇自始至終彌漫著大衛的全部精神。他曾那麼接近地生活在永恆的山嶺中,曾那麼久居住在岩石中,它們已經形成了他的生命與生活的內在部分。將這些自然界的象徵交織到從他心中湧出的詩歌之中成了他的第二本性。        

     ●「岩石」:「岩石」、「山崖」。        

         ●「山寨」:「要塞」、「堡壘」。        

         ●「救主」:「帶到安全的地方」、「解救」。        

 

【撒下廿二3】「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臺,是我的避難所。我的救主啊,你是救我脫離強暴的。」        

   〔呂振中譯〕我的神、我的碞石、我避難於他裏面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壘,我的躲避所;拯救我的阿,你是救我脫離強暴的。        

   〔暫編註解〕“拯救我的角”。以角來表達能力的比喻取自於動物;角是用來保護和防衛的。參看路加福音一章69節的腳註。        

         投靠。字面意義是“尋求避難。”這是大衛在詩篇第7篇和第11篇中奏出的勇敢之音。大衛已經學會了相信並信靠神。他知道無論人可能做什麼,神都不會使他失望。神就象永恆的山嶺一樣可靠。人可以完全信賴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