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先生說道:我有一個朋友,單身半輩子,快五十歲。 突然結了婚,新娘跟他的年齡差不多,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只是知道的朋友都竊竊私語:「那女人以前是個演員,嫁了兩任丈夫,都離了婚,現在不紅了,由他撿了個剩貨。」 話不知道是不是傳到了他耳裏。 有一天,他跟我出去,一邊開車、一邊笑道:「我這個人,年輕的時候就盼開賓士車,沒錢,買不起,現在呀!還是買不起,買輛三手車。」 他開的確實是輛老賓士,我左右看看說:「三手?看來很好哇!馬力也足!」 「是啊!」他大笑了起來。 「舊車有什麼不好?就好像我太太,前面嫁個四川人,又嫁個上海人,還在演藝圈二十多年,大大小小的場面見多了。現在老了,收了心,沒了以前的嬌氣、浮華氣,卻做得一手四川菜、上海菜,又懂得 佈置家。講句實在話,她真正最完美的時候,反而都被我遇上了。」 「你說得真有理!」我說:「別人不說,我真看不出來,她竟然是當年的明星。」 「是啊!」 他拍著方向盤:「其實想想我自己,我又完美嗎?我還不是千瘡百孔,有過許多往事、許多荒唐,正因為我們都走過了這些,所以兩個人都成熟,都知道讓、都知道忍,這不完美,正是一種完美啊!不完美,正是一種完美! 「我們老了、都鏽了、都千瘡百孔了。 「總隔一陣子就去看醫生,來修補我們殘破的身軀,我們又何必要求自己擁有的人、事物,都完美無瑕,沒有缺點呢? 「看得慣殘破,也是歷練、是豁達、是成熟,是一種人生的境界啊!

我覺得有些人總是喜歡在聊天時說八卦聊是非,或許當下說者無心,但聽者卻未必無意,當那是非之言輾轉傳入當事者耳裡,造成的傷害往往並非我們所能預期。 文章中的主角,若非經過歲月洗禮又明事理,朋友在背後的議論說不定將成為婚姻破碎的導火線。 而文中的主角,明白自己並非完美,對生活、對旁人又何必要求完美,人生觀如此豁達,思想如此成熟,也真是值得我們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