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十几年前,地点是离蔴坡市十几公里外与的“红桥港 ”隔邻;有一个无名的小村子,村民全是马来人,很突然的竟有一户姓梁的华人搬进这村子来,过后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人鬼婚”事件,酿成悲剧的收场..........        


 0 e. L1 e6 W6 ^2 t) T
    当年我在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个插班生,这个名叫“梁福”的新同学,他不爱与人交谈,总是一问三不答;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同学们对他那种神神秘秘的举态,久而久之;习以为常,虽然如此我和一群死党们,终于忍不住了,商量如何掀开梁福的神秘面纱。        


( O, J  y8 i6 F9 }( @+ `
    那天放学后;我们几个秘密跟踪梁福回家的路上,发现梁福一家是这无名村里的唯一华人居民,屋子四周是一大片荒废的园地,野草纵生及密密麻麻的树林,几乎要把梁福的屋子吞噬,附近也没有其他人家居住,好在是大白天,若是夜晚我们绝对不敢到这“鬼地方”来。        



    梁福一进门就把门关上,窗子也是紧紧关闭着,在乡下的地方哪有人家将门窗都紧紧关闭?显然有点不寻常,好奇的心理驱使下,大伙们决定前去查看个究竟, 我们鬼鬼祟祟的来到梁福的厝边,向门缝和窗缝往内瞧,里面黑漆漆的,看来他们连灯也不开,走走看看着来到厨房外头,终于看见梁福和一个老太婆在进餐,两 人各吃各的始终没说一句话,猜想梁福与老太婆的关系应是婆孙吧,我们不敢久留,小心翼翼的撤退;幸好没被他们发现。        


- ^/ O# A. u, I# Z, x
    第二天放学回家的路上,见机不可失;我们把梁福“挟持”了,逼他说出这一切诡异的原由,否则绝不让他会家去,如此却把梁福逼急得哭了起来,倒是我们几个小瓜不知所措,万一他明天向老师报告此事,我们几个的屁股一定开花,只好又哄又慰梁福,这招果然见效,梁福边擦眼泪边说:『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要答应 保守秘密,不可泄漏出去.』 ……….: U6        


 V, ^! \; M& M4 K
    原来梁福是个孤儿,父母在他出生后不久就逝世了,从小由他的阿嫲(祖母)抚养长大,他与阿嫲及一个叔叔相依为命,以前他们住在马六甲,后来家道中落,逼不得已 才搬来此地。  搬来不久后遇着清明节,与往年一样叔叔带着梁福骑着电单车回原乡马六甲扫墓,祭拜他的先父,以及梁福的父母,当他们叔侄俩到达梁福父母合葬的坟前,发现旁边多了一个新墓,墓碑上的照片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子,梁福叔叔走到那墓前,伸手抚摸墓碑上的照片嘴里说着:『你这么年轻美丽就死去太可惜了,如果你没死之前;嫁给我做老婆不知有多好!』梁福也未把叔叔突然的举动放在心上。            


& f% w! |1 ^  O3 \! p! N
    扫墓回来后当晚,家人都进入了梦乡,梁福叔叔出现些异常状况,半夜竟把大门打开,坐在门前的五脚基上;独自一人自言自语 ;又像在与人谈天说地 ,而且 语气特别的温柔   ,好像男女对话搬,这情景刚好被半夜起身小解的梁福撞见,梁福平时极怕这位叔叔,所以不敢多问,急忙回房继续睡觉。                      


                                                                                       
    第二天梁福去上学,叔叔还未起身,放学回家后,叔叔还在房里睡觉,当时只有九岁的梁福完全不知叔叔已出了状况,还以为叔叔大概是病了,也没把昨晚的事情告诉阿嫲。           


             
    自从扫墓回来后,梁福的叔叔不分日夜一直躲在房里;足不出户,连三餐也在房里解决,只在须要大小解时才步出房门片刻,几乎长时间都在喃喃自语,有时又静得可怕,如此情况持续了两个星期,有一晚叔叔踏出房门时与梁福擦身而过,梁福不经意叫一声『阿叔』,还望了他一眼,这一眼可把梁福吓呆了,叔叔怎会完全判若两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得像活死人的人就是自己的叔叔。   ! w) i( a$ |' o' L3 `# K# j        



    梁福终于想起半个月前和叔叔一同去扫墓,在他父母坟边的新墓以及那天叔叔的异常举动连想在一起,会不会叔叔撞邪了?叔叔曾对新墓女子的照片说:『嫁给我做老婆不知有多好』这话,可能那女鬼信以为真;就跟着回家痴缠着叔叔?倘若真有此事该怎么办?梁福决定还是一五一十告诉阿嫲,让阿嫲来做主解决。                      


                                                             
    梁福的阿嫲赶紧请来村里的马来巫师施法,在法事进行当中;毫无提防下叔叔从房里跑出来!冲着巫师拳打脚踢,并将巫师施法的道具砸毁,害得梁福的阿嫲赔上一笔医药费给受伤的巫师,巫师无功而返前说了一句:『这鬼太凶猛了,我已无能为力,你们另请高明吧!』   之后梁福阿嫲聘请相当闻名的永春道士“师公周”开坛做法,梁福叔叔手脚被绳子捆绑着,时不时怒吼及争扎;女鬼上了他的身,嘴里发出女人的声音,就如梁福所料,果然是新墓女鬼痴痴缠着叔叔不放。          



       


     “师公周”三两下子已掌控全局,女鬼愿意进行谈判,只听见女鬼非常凌厉的声调说:『是他自己说的;要娶我为妻,我们已私定终身,现在已经不能改变了!』                       


                                


    本来凭“师公周”的法力,要收拾眼前这女鬼并非什么难事,但道家也有道家的道义准则,总不能如此草率了事,否则多添些“冤魂”,对自身对主家皆不是好事,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后谈判的结果:“师公周”道士主持一场“人鬼婚”的法事,此乃救梁福叔叔性命唯一的办法,女鬼要“明门正娶”以发妻之誉嫁入梁家,梁家须在大厅上以媳妇之名设立神主牌供奉女鬼,之后女鬼自愿离去,看来女鬼的要求并无过分,梁家阿嫲即刻答应所有条件。                    



       


    当晚“师公周”道士驾轻就熟主持这场“人鬼婚”法事,婚礼以传统仪式进行,梁福叔叔已回复清醒,穿着传统礼服;双手抱着“纸扎人”;这是鬼新娘的替身,而且也同样穿上传统的新娘妆扮,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待到新郎抱着“新娘”进入洞房后;法事就圆满结束。                 



    “师公周”临走前交代梁家阿嫲一些事项,记得最重要的是“纸扎新娘“明日中午时辰必须焚化,象征送新娘离去,梁福和阿嫲任为功德圆满结束厄运已过去了,今晚可好好睡个觉,当晚他们的确睡个好觉。         



       


    第二天清晨,梁福的叔叔起个大清早,看来精神饱满心情愉快般走出房门,到厨房冲了两杯咖啡,自己喝着一杯,另一杯放在桌子上,旁边有只空着的椅子,梁福的叔叔对空着的椅子说:『今天你真的要走吗?』…………….『我好想跟你一起走』,梁家阿嫲刚睡醒,要到厨房后方的浴室刷牙洗脸,无意中听见看见儿子的一举一动,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兆,这一切真的圆满结束了吗?“师公周”道士只问女鬼的要求,却不问儿子的意愿,万一儿子自愿跟随女鬼走…?她不愿再想下去,似乎一切只有听天由命的无奈。         


                                              - d' Q5 p8 X0 e" x. h# P  w
    尊照道士的吩咐午时必须要送走“纸扎人”梁家阿嫲果真准时进行,一把火将“纸扎人”焚烧了,真可把鬼新娘送走吗?梁福的叔叔看着熊熊的烈火呐喊 :『阿玲.....阿玲….你不要走!阿玲你等我!阿玲……我会去找你….阿玲…』鬼新娘是送走了,可是儿子……...,梁家阿嫲的心碎了。送走了鬼新娘,梁福的叔叔整日闷闷不乐,不论白天夜晚总是在“送走新娘”的地方徘徊着,断断续续的呐喊 :『阿玲…..阿玲…』,断断续续的哭泣,直到心疲力歇就地而睡,怎不叫阿嫲痛心疾首,梁福无可奈何。              



       


    送走鬼新娘的第七天早晨,梁福踏出家门要上学去时,惊见叔叔已吊死在门前的一棵树上,梁家阿嫲已欲哭无泪,也许她早已料到会有此结果,鬼新娘是送走了,儿子也跟随而去,道士只问女鬼的要求,却不问儿子的意愿。办完儿子的后事,梁家阿嫲带着梁福离开这无名的小村子,从此不知去向,至今音讯全无。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都有鬼故事)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请点击图片加入: 天天情色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