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神創造了一頭牛。 衪對牛說:「你要整天在田裡替農夫耕田,供應牛奶給人類飲用,你要工作直至日落,而你只能吃草,我給你50年的壽命。」 牛抗議:「我這麼辛苦,還只能吃草,我只要20年壽命,餘下的還給你。」 神答應了。 第二天,神創造了猴子。 神跟猴子說:「你要娛樂人類,令他們歡笑你要表演翻觔斗,而你只能吃香蕉。我給你20年的壽命。」 猴子抗議:「要引人發笑,表演雜技,還要翻觔斗,這麼辛苦,我活10年好了。」 神答應。 第三天,神創造了狗。 神對狗說:「你要站在門口吠。你吃主人吃剩的東西。我給你25年的壽命。」 狗抗議:「整天坐在門口吠,我要15年好了,餘下的還給你。」 神答應。 第四天,神創造了人。 神對人說:「你只需要睡覺,吃東西和玩耍,不用做任何事情,只需要盡情享受生命,我給你20年的壽命。」 人抗議:「這麼好的生活只有20年」 神沒說話。 人對神說「這樣吧。牛還了30年給你,猴子還了10年,狗也還了10年,這些都給我好了,那我就能活到70歲。」 神答應了。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的頭20年,只需吃飯、睡覺和玩耍。 之後的30年,我們像一條牛整天工作養家。 接著的10年,我們退休了,我們得像隻猴子表演雜耍來娛樂自己的孫兒。 最後的10年,整天留在家裡,像一條狗坐在門口旁邊看門

我覺得神要牛幫農夫耕田,後面卻又說人只要每天吃、睡、玩,但農夫不就是人嗎?既然要人吃、睡、玩,又何來農夫? 但這不是文章的重點,我們就不去計較這個了。 文章所帶給笑遊人間的啟示是,獲得更多並不一定會更幸福,反而知足者才能常樂。 就像文中的人,雖然獲得了其牠動物所不要的壽命,但多出來的壽命卻要他付出相對應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