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01408141047330.jpg    

她很渴望,可隱隱之中我也能夠體察到她的一絲緊張和不安,我抱緊了她,就在我的懷裡,我們的身體貼合在一起,我甚至感受到了她激烈的心跳,像是一篇樂章……她叫芳菲,是我的大學老師,教英文的,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我就愛上了她。

  她很漂亮,溫柔大方,淡淡的素妝,長長的睫毛,乾淨的皮膚,微翹的鼻尖,高聳的胸脯,修長的大腿,無論哪一樣,都是一種致命的誘惑。那一年,我剛滿20周歲,她長我5歲。

  她的英文說得很道地,她的聲音也是那麼的甜美,每次上她的課就像是在大會堂享受著美妙的韻律,我深深陶醉其中,還不止如此,簡直可以用上癮來形容。

  一天不上她的課,我就渾身都不自在,像是鴉片癮發了一樣,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精神來,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哪怕就是和女朋友做ai的時候,腦子裡面也都是她的身影,她佔據了我整個的靈魂和思想。

  她又像是那一把鎖,深深地牢牢地鎖緊了我的心扉,其他的女人再也進不去了,那一刻,我知道她就是我今生的唯一摯愛,為了她哪怕萬劫不復我也是義不容辭的。可是,她已經結婚了。

  那個時候,20歲的我對於婚姻還沒有很清晰的概念,我是這麼考慮的,結了婚也可以再離婚,只是個手續問題而已嘛,沒有什麼複雜的,也不會是最大的障礙。

  我也決定要首先從自身做起,我和身邊的女友說出了分手的故事,女友很不解,也很難接受,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我坦白告訴了她:我喜歡我的英文女老師。

   女友受驚了,她瞪大著眼睛像是瞧著一隻怪物一樣盯著我看:可是她已經結婚了呀,而且她還大你好幾歲,她可是老師啊。女友的詫異其實是我意料之中的,女友 的質疑在我看來也根本不是什麼問題,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道理我是深明其意的,我自信一定可以憑著自己不懈的努力打開女老師的心房。

  她終究還是會完全接納我的這份摯愛的,儘管是來得稍稍遲了一些,但是,我相信上天也會因為我的那片至誠至愛之情而感動落淚的,我一定可以的,我可以的。

  接下去的日子裡,我嘗試著用各種辦法進一步接觸我的女老師芳菲,我嘗試著約會她,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都被她委婉地拒絕了,我卻並沒有因此而氣餒,這反而更加激發了我那顆年輕而好勝的心。

  終於,在有一天,一個下雨的季節里,我第一次和芳菲單獨坐在了咖啡廳里,品嘗著面前冒著熱氣的鮮味咖啡。

  向她訴說了我滿腔的愛慕之情,芳菲只是笑笑,並未給我任何的答覆,我認為她沒有拒絕我的愛意,算是一種默許嗎,我當時只是那麼猜測著,心底也暗暗鋪上了一絲喜悅。

  隨著我和女英文老師芳菲的進一步接觸,我慢慢知道了她的一些家庭情況,她的老公長她8歲,是市裡另外一所大學的教導主任,可謂年輕有為了。

  可是她卻並不像人們所認為的那麼幸福,她的心底似乎埋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心事,慢慢地,她信任了在她面前坐著的我,這個才僅僅20歲的毛頭小夥子,她說從我的眼裡看到了一些久違的事物。

  我問是什麼,她淡淡地說,是一種激情,是一種單純,是一種誠懇。對於她這麼深奧的回答,我當時似懂非懂,傻乎乎地摸了摸腦袋,她卻因此笑了,她笑了卻更加美麗迷人了,我幾乎痴獃地那麼望著她,我幾乎衝動地想要上前擁抱她。

  該發生的故事遲早還是會發生的。我和芳菲躺在了一張雙人大床上面,這是在市裡的一家賓館裡面,這裡的位置稍顯偏僻,時間和地點都是她定的,房費也是她支付的,我只是人按時來了。

  那還是一個下午,窗外依舊還有下雨,那種事她比我更加熟練,我的所有動作幾乎都是在她的引導下完成的,我也因此初次嘗試到了不一樣的感受,我很興奮,她也很興奮,我的身體在微微顫抖,她的身體一樣在痙攣。


她好像囈語了一些話,斷斷續續的,好像是說這樣做是不對的,是不應該的,但是她沒能控制住自己的理智和慾望。

  她的表情以及她的身體都告訴我,她很渴望,可隱隱之中我也能夠體察到她的一絲緊張和不安,我抱緊了她,就在我的懷裡,我們的身體貼合在一起,我甚至感受到了她激烈的心跳,像是一篇樂章……

  芳菲最終沒有和她的教導主任老公分手,我可以不在乎一切世俗的眼光以及輿論,但是她做不到這點,還有很多很現實的問題擺在她的面前,僅就她父母的那一關她就邁不過去,還有學校方面,還有很多方面。

   總之是方方面面,和我說出這些的時候,她哭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她,想方設法地寬慰她,那一時刻,我第一次明白了,原來所有的理想在現實面前總是顯 得蒼白而無力的,我和她的這份感情,我沒了概念和定義,那一晚,我有生第一次喝得亂醉如泥,後來的事情我在自己的潛意識中模糊了印象。

  十多年過去了,我至今偶爾都會懷念她,我的英文女老師———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