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她22歲,愛上了壹個男人,男人留披肩的長發,穿故意剪了洞的破牛仔褲,站立的時候也沒正形,腳篩糠似的抖著,那肩膀壹聳壹聳做著怪樣子,嘴裏不時會冒出壹句不雅的口頭語,連眼睛裏放出來的光都帶著壹股子流氣。她卻把這流氣當成了酷,喜歡得如癡如醉。

欣欣然帶回家,父親當下就急了,把男人帶來的東西扔出了門外,堅決不允許她和他交往,她是烈性子,放出話來:“這輩子非他不嫁!”父親也下了死令:有他,就別要這個爹。

她拉著他摔門而去,甚至沒有回頭看壹眼把淚流了滿臉的母親,從此斷絕了和父母的壹切來往,和男人壹起在外面租房過起了日子。

他們走進了婚姻,男人卻不是她想的那般如意,那般甜美與幸福。他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動輒對她打罵,幾年裏,她不斷懷孕,可男人說養不起不能要孩子,她連著做了幾次流產。

直到六年前,醫生給她下了最後通牒,再流,這壹輩子就再也沒有生孩子的機會了,她固執地生了孩子,月子裏男人沒有給她半絲溫情,沒有照顧她,他依然出去喝酒、賭博,半夜不回家,她當然沒臉讓母親來照顧她,況且母親就算想來,父親也不會同意,這些年來,她沒有見過他們壹面。

幸運的是,她有壹個從小長大的女友,經常來照顧她,隔三岔五給她在家裏熬了雞湯或魚湯送來,還給她買了紅糖、小米和雞蛋。

孩子三歲時,男人卻狠心地跟著別的女人走了。她離了婚,獨自帶著三歲的兒子艱難度日。既要管孩子又要去超市裏打工,每日裏回到家,已是筋疲力盡,陰暗逼仄的出租屋裏,她和兒子經常冷壹頓熱壹頓地吃。

還好有那個女友,心疼她,這些年來經常接濟她,給他的兒子買零食和衣物。女友勸她回家,請求父母的原諒,有母親幫著看孩子,她也輕松些。她卻不肯,說再難,也不求他們。

有壹天,母親卻跟女友壹起來了,環視她的出租屋,看著消瘦的她,母親臉上的哀傷連成了片,淚流成了不停歇的溪水。她想起那些艱難的日子,狠心的母親並沒有給過她壹絲幫助,並沒有看過她壹眼,即使在月子裏。當然,以她的性格,她也不會接受。

她板著臉,說:“妳回吧!妳是來看我笑話的吧!我不用妳管!”她壹句壹句生硬的話,刺得母親說不出壹句話來。女友終於忍不住說話了:“妳以為妳坐月子喝的雞湯魚湯,是我給妳做的嗎?妳以為這些年,接濟妳給孩子買吃穿都是我嗎?妳錯了,這些年阿姨天天打聽妳的消息,時時刻刻關註妳,知道妳性子強,怕妳不接受,就請我幫妳,我是實在看不過去,才把妳的狀況告訴阿姨的!她哭了,卻不肯回家。

母親知道,她是怕見父親,怕父親不能原諒她,更何況這是自己的選擇,混到如今這個樣子,又有何臉面見父親。

隔幾日母親再來,說:“這樣,妳可以每天的早上七點到九點這段時間回家,妳爸天天六點半後去公園練太極拳,九點多才回來。這樣我也可以給妳們做點好吃的,妳看孩子瘦的。”她看壹眼幹瘦的兒子,終於點了頭。

幾乎每壹天的早上,七點後,她帶著兒子去母親那兒,母親總會把好吃的熱騰騰的飯菜端給她。餃子、面條、排骨、醬牛肉、蔥油餅,隔三岔五總有她最愛吃的韭菜合子,吃飽了,還有幾個給她打包帶走。

以前,合子壹直是父親做的,他最拿手,餡裏有蝦米、雞蛋、豆腐皮。如今,餡壹樣,面壹樣,甚至味兒都壹樣,可父親再不會給她做了。

壹日早晨,母親照舊打電話叫她來吃韭菜合子。半路卻突然下起了雨,進了母親的小區,卻看到正在屋檐下躲雨的父親,四目相對,想躲避已來不及。她過去,低著頭,半天悶出壹個字:"爸。"父親尷尬地搓著手,用壹種極其嗔怪的聲音:“以後再回家吃飯,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害得我下這麽大雨都得出來!”那壹刻,她的淚與雨水交織在壹起,爬了滿臉。

母親告訴她,父親根本沒有鍛煉的習慣,更不會打太極,為了讓她能回家吃口熱飯,父親和母親壹起編造了這個練太極拳的謊言。那韭菜合子依然是父親的傑作,父親不肯晚上準備餡料,怕隔了夜不好吃,說丫頭喜歡吃新鮮的韭菜,總是早早地起來,和面、切餡、烙,七點前完工,然後悄悄躲到外面去。

咬壹口韭菜合子,她淚雨滂沱,那滿口的清香,那依然的老味道,她壹直奇怪母親為何能夠做出和父親壹樣味道的合子。透過淚眼,她似乎又看到了坐月子時喝到的那雞湯、魚湯,有了孩子後,女友送去的那些零食衣物。

她壹直固執地認為,父母會記恨她壹輩子,甚至狠了心不要她這個女兒,直到此刻,透過韭菜合子的清香,她才發現,不管自己做了多少錯事,不管自己走得多遠,父親母親永遠是那個踮起腳來愛自己的人。

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愛,就是父母的愛,希望即使不能回家團圓的妳,也要給父母打個電話,因為,他們真的很惦記妳!
欢迎订阅我们的频道 //tw.push01.com/channel/push96/

我们将全天候为您分享最新最精彩劲爆博文哦!

免费注册一起赚美金//www.push01.com/?r=11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