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诗人带Tanya“一起飞” 周华健自称“贱弟”贴心披外套

  随意的衬衫、牛仔裤、黑皮鞋,舞台上年过不惑的学员唱起了自己的原创歌曲《傻瓜》。当学员“自报家门”之后,羽泉惊讶了,“你就是马条?”刘欢也连忙表示“有听说过”。

  现年43岁的马条已在北京做了二十多年的音乐,在民谣圈已是小有名气。“看到这么漂亮的歌词,这真是功夫,不是白给的”,在刘欢的概念里,民谣最重要的是词,音乐是第二位的。马条的歌词句句讲的都是生活体验,其中的精彩非一般词句所能比拟。蔡健雅也十分赞同,“当你唱到“飞呀飞”,我感觉我真的跟着你飞。我能感受到你从灵魂唱出来的那种感觉。”

  为了抢到机会跟马条一起合作,羽泉现场高歌一曲表“心意”,刘欢则是“往事重提”:“第一季《中国好歌曲》,我队里有民谣歌手赵雷,我对你们的生活境遇、你们在音乐里想表达的诉求,非常非常了解。”一番争抢下,马条不仅收获两枚“直通”键,大前辈周华健更是不惜“放下身段”,尊称马条为“条哥”,而自己是“健(贱)弟”,还主动上台为他披上了自己的外套,但正当大伙感叹华健大哥“暖男”之时,他突然去而复返:“衣服留给你,里面的现金待会儿再说。”引得现场哄堂大笑。

  孤独歌者吟唱幸福戳中导师泪点 羽凡放话“陪睡陪起床”

  舞台上的歌者着装只有黑白灰三色,当他唱完这首《自己》的最后一个音符,五位导师还未多说什么,歌者就已经泣不成声。见此情景,海泉立马出声安慰他,“我也被你弄得热泪盈眶,你先平复一下心情”,周华健更是上台送上纸巾让学员擦干眼泪。

  这位学员名叫许钧,17岁的时候揣着父亲给的四百元到杭州做乐队,至今已过去了九年。他在舞台上留下的泪水无关伤痛,无关成长,只是因为幸福,“音乐给每个人带来的东西都不同,快乐、悲伤和幸福,而我从音乐中得到最多的就是温暖。”他的一番说辞让海泉感动不已,“我很清楚能够感受到这种温暖,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哭。”而让感性的Tanya流下眼泪还有别的原因,“你那颗真诚的心,连你自己都被你自己写的歌感动了,何况是我们呢?”

  据许钧讲述,这首歌诞生于通宵之后的一个清晨,虽然当时觉得生活既困难又遗憾,但手边的一片面包就解决了他的不安,填饱肚子之后继续跟自己“对话”。这似曾相识的情形,也让海泉回忆起北漂是最困难的一段时光,“借住在锅炉房里,我躺在锅炉房里,闻着一氧化碳的味儿,想着‘我是谁’。”五位导师都曾有过在深夜创作、孤寂难耐的时候,当大家都在将心比心、大方分享自己的心得与故事时,羽凡却突然“反其道而行之”:“我可以陪你睡觉,陪你起床,保证你不孤单。”,惹得蔡健雅在一旁大喊:“不要相信这个男人。”

  “争议乐团”简迷离登场 杨坤同门战罢“好声音”再战“好歌曲”

  一男一女,一中国人一法国人,这“红酒配火锅”的组合一登场就引发现场观众的一阵尖叫。一首欢乐又疯狂的《怪兽不跳舞》让导师们觉得妙不可言。当歌曲结束,这对有着“视觉冲击”的组合出现在眼前时,导师们无法抑制住自己“八卦之心”,“你们怎么认识的?”“怎么会有这个组合?”“你们是什么关系?”问题接踵而至。

当简迷离说出自己的名字时,羽泉就已经“恍然大悟”,“我们其实一度在找你们,想跟你们谈合作,却一直找不到。”简迷离是一支小有名气的小众乐队,05年曾在法国发行专辑《私人生活》,引起强烈反响。两人以组合形式参加了第一季“好声音”但未获转身,当时的导师杨坤大感意外,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好久不见!我们曾经是同一个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这哥们儿叫小文。”但从出道开始,简迷离的独特音乐风格和主唱苏娜的慵懒唱腔一直饱受争议,在2010年发行了《落幕之舞》之后,两人更是选择离开中国,去法国待了三年。据苏娜介绍,《怪兽不跳舞》这个看似怪诞的童话故事,其实讲的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不合作,在那儿耍酷,但实际上他们可能是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这个星球。”

  虽然多年来,简迷离的音乐一直被认为另类、奇怪,但也不乏有“伯乐”,在“好歌曲”这个舞台上,蔡健雅便是其中一人,“你们的创意很棒,我认为有很大的潜力。”周华健也表示自己一直在寻找不一样的音乐风格,“我的大门永远打开。”而早盼望着与简迷离合作的羽泉更是对着电视机前的观众喊话:“简迷离很优秀,他们会是未来羽泉非常大的竞争对手。”究竟这对饱受争议的组合会加入哪位导师的战队?他们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本周五晚19:30CCTV-3第二季《中国好歌曲》,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