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公汽一般收车时间较晚,有些是夜里十二点才收车,有一天晚上,有一辆公汽的未班,只剩下四个人,一个老头和一个年青人并排坐在一起,就坐在后门上车的地方的那排坐位上,还有一个售票员和司机(那时候有的公车还未使用自动投币系统)。

当时车行到一个比较偏僻的站时,上来三个人,都是男的,两个人扶着一个人,中间那男的头垂得很低,好像是喝醉酒的样子,另外两个男的架着他,从后门上来了,他们坐下不久,那老头就突然扯着那小伙子说:你干嘛偷我的钱包?那小伙子莫名其妙的看着老头,骂他是神经病,两个人吵起架来,老头就对司机喊:下车,我们要下车,咱们去公安局讲个清楚,那年青人受了如此污侮当然不甘心,也叫着下车,说去就去,还怕你不成,结果司机停车他们下车了。

一下车,那老头就对年青人说:小伙子,不好意思,刚才我冤枉你了,因为情非得已啊,你有没有发现那个被他们扶着的人其实是个死人啊,年青人大吃一惊,那老头说,你没看见吗?他们上车上台阶的时候,中间那个人的腿是硬梆梆的被拖上来的,如果是喝醉酒的人,不论怎样醉,你如果扶他上楼梯,他还是会有些意志的,上楼梯的时候他的脚也还是会弯曲的,而刚那个人,显然已经死了。年青人这才觉得后怕。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