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的星期天,天气不错。我去了舅舅家,一进屋舅妈就把我拉进厨房悄声对我说:静初,最近我发现了一件怪事我好笑地问:舅妈!啥怪事呀?弄得神神秘秘的。


舅妈叹了口气,趴在我耳边说道:这几天半夜我老是听见厨房有动静,昨天晚上我忍不住好奇偷偷的起来趴门缝一看说到这里舅妈突然住声,向屋里看了一眼,然后才说:我看见小伟(我表弟)在厨房吃东西。我听完哈哈大笑道:舅妈你也太大惊小怪了,他那是饿了起来吃东西吧!舅妈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颤声说道:可是可是他吃的是冰箱里的生肉生肉?我高声叫道,舅妈连忙捂住我的嘴,指了指屋里,我一下子住了声,脸色变得煞白,心理揣测难道表弟梦游?


他以前可没这个毛病呀!舅妈见我一脸凝重,拉着我的手说:静初你得帮我我点点头说:我今晚就住这里好了。刚说完,小伟像是一阵风闯了进来,他拉着我的胳膊撒娇道说:姐,你今晚不走了?我笑着拔开他的手说:这么大了还和姐撒娇,快点帮你妈妈端菜吧!小伟听了嘻嘻笑着,端起一盘菜进了屋,我匆匆在他脸上一扫,明显见他眼眶子发青,脸色苍白,走路姿势奇怪,脚尖用力,后脚跟不着地。


吃过晚饭我住进了舅妈家的客房,我拉着小伟聊了一会,他神不守舍地说要回卧室上网,让我早点休息,我点头让他回去。然后偷偷跟在他的后面,还好他没有把门关死,我透过门缝悄悄往里面望。他打开电脑,玩着炫舞游戏,一切看上去非常正常,我忍不住锤了捶僵硬的腰,打算回去睡觉。就在这时我见电脑里发出一道极亮的白光,然后在电脑里飘出一个白色影子,这个影子飘到小伟的身后,然后紧紧地贴在小伟的后背上。小伟便僵硬地站了起来,然后像门口走过来,我急忙躲在暗处,见他翘着脚尖,姿势怪异地向厨房走去,我悄悄地跟着他的身后。


他走进厨房后门,我趴在门缝向里看,只见小伟打开冰箱,拿出一只冻鸡放在嘴边。我一惊险些坐在地上,再抬头一看,小伟竟然就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杯水冲着我问:姐,你还没睡呀?我哼哈地答应,心有余悸地对着他看,他见我眼神怪异,说道: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说完他往卧室走去,我惊魂未定地回头去看他,正好和他背上射来一道冰冷的目光相对,惊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大叫道:小伟,你后面你后面有人。


小伟听我这么一说,一下子跳起来叫道:姐!你可别吓我,我胆小。这时舅妈闻声从她的卧室里探出了头,也忍不住向小伟身后看去,她看了半天说:没什么人影呀!静初,你眼花了吧!舅妈这么一说,我揉揉眼睛再去看,他身后的白影确实没了。我疑惑地说:噢!也许是我看错了,睡吧!


说着率先走回了客房。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突然吱嘎一声门开了,我闻声抬起头,看见门缝里飘进来一个白影,这白影逐渐变成一个人的轮廓,他慢慢地飘到我的头上。我吓得想叫,可是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想动身体一点也不受大脑控制,只能感觉它正在一点点向我靠近然后停在离我脸一寸的距离处,呲牙咧嘴冲着我阴阴一笑,然后我听见他说:我饿!我只想吃饭我没害人。我急了,心想你是什么?饿死鬼吧!别找我表弟麻烦,他还小,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如果继续害他的话,我也可以找人收了你。他似乎听见了我心里的话,沉默一会突然向我的身体撞过来。我吓得闭上眼睛,耳边只听见啪的一声。我一下子惊醒了过了,房间里一片漆黑。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的鸡血石,它竟然是热的,再摸摸身上已经湿透了。仔细回想刚才,似真似幻更像是一场梦。黑暗中我瞪了一会眼睛,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个微小的声音突然钻进我的耳朵里:我不缠着他也行,你要给我的坟前烧些吃的用的和钱,我的坟在你弟弟前不久郊游的山地边,要不是他踢了我的坟,我也不会跟上他记得你临走的时候,一定要拿着他家门口那把红伞。


第二天醒来,我只觉头重脚轻,可那声音一直留着我脑海里,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砸开小伟的房门,问道:小伟最近是不是去山边郊游了?小伟揉着眼睛惊异地说:姐!你怎么知道,我连我妈都没告诉。我让他带我去郊游的地点,他一再追问我为什么,我没告诉他。他开始不肯说,后来见我生气,只好说了。我让他和我一起去,他说什么也不肯去,没办法我只好独自拿着那把红雨伞,没告诉舅舅舅妈就出了门。


路上我买了纸钱、元宝和一些纸扎的生活用具,独自驾车来到那座山边,找了半天才在乱草丛中找到了那座孤坟,我小心地把红伞放在坟墓的边上,然后开始烧那些东西。等都烧完了,我把那把红雨伞扔到了火里,不一会在火里飘出一道白影冲着我张了张嘴,像是表现感谢,然后我的眼前一花,白影就不见了。事后我问舅妈,小伟半夜还起来吃东西吗?


舅妈说:怪了,自打你住了一夜只后,他就好了。我点头说道:那就好,他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舅妈问我:静初,小伟这孩子是不是病了?怎么会有那么怪异的行为?我避开了舅妈紧盯着的眼睛说道:有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造成的精神紧张导致的梦游,以后我多来和他聊聊,开导开导他兴许就好了。


舅妈哦!了一声,有些沮丧地说道:现在的孩子真难管,管深了不行,管浅了没效果,哎!要他们能理解当家长有多难就好了。我安慰了舅妈几句,便起身告辞了,走在外面的时候,才发现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走在雨里我想,这世界有很多我们无法解释事情和东西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式存在于我们周围罢了。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