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味十足的世紀婚禮



豪宅的白色鐵門門口,他們全神貫注地守望著鐵閘內那段三十米的斜坡。這條兩旁插綴著淡紫玫瑰和粉白牡丹的斜坡,正通向一個傾國傾城的世紀婚禮。新郎是這座7億豪宅主人的孫兒,中建企業集團主席許世勛的公子許晉亨,新娘是香港最美麗的女人----李嘉欣。



許宅的後花園連著懸崖峭壁,大浪灣在崖底激起浪花。花園的白色欄杆上裝點著花球和燈飾,新人手牽著手,在大草坪上接受官方攝影師的影相。懸崖對面的後山
上,幾十隻「長槍」正在瞄準草坪上的一舉一動,男記者們在烈日下赤膊工作,更有「常客」乾脆把三腳架和梯子鎖在山徑欄杆上。



婚禮當日更像一場準備充分的公關活動,婚禮的流程全部由專人負責安排接待媒體,記者到達現場後,就有人負責安排簽到,然後告知整個流程。每一個守候在門外
的記者,都可以憑藉登記時派發的手袋和編號卡,在下午兩點領取一份製作精美的午餐----一個三明治、五個泡芙、一瓶礦泉水加一瓶果汁。另外則有公關向大
家介紹當日的流程,五點會有官方發言人出來接受訪問,七點則有婚禮照光碟發送。另外,每一個在場記者均獲得一份豪門利是1000元港幣!利是封上是欣亨二
人設計的M和J(兩人英文名第一個字母)纏繞在一起的LOGO。



整個婚禮耗費一億港幣。但珠寶、華服、定製的美食,都比不上註冊時分,新娘的眼淚,20秒鐘的親吻,彼此的誓言,和那句「我愛你」。





幼年葡萄牙裔的父親





很小的時候,李嘉欣就意識到自己與同齡的孩子多少有些不同,因為她的名字是一串奇怪的字母:Michele Monique
Reis,直到上小學都沒有一個中文名字。她的父親,是一個出生在香港的葡萄牙人。有關李嘉欣父親的故事幾乎可以拍成一部電影,這位名叫Francis
Reis的葡萄牙人在二戰期間被日軍所俘關進深水集中營,因為身材高大,被送往日本的礦場做事,直至日本投降,才回港結婚,生下李嘉欣和姐姐李嘉明。李嘉
欣父母的關係不好,在她的記憶中,這個童年沒有玩具,沒有新衣服,只有媽媽的眼淚和父母無止境的爭吵,直到她越來越少看到父親回家,生活中沒有了這個父
親。李嘉欣與媽媽、姐姐開始了相依為命的生活。



一直到很多年以後,這個父親才想到要打個電話給李嘉欣,這時候她已經是小有名氣的明星。多年以後李嘉欣回憶起這個電話依然感覺受傷害,她說:「你應該關心
三個女人的生活的時候,你從未打電話來問過,反而等到我們的生活有保障了,你想這樣找我們要錢。」總之到了那個時候,她也沒有釋懷對父親的惡感,直到父親
患病,後來又過世,她又更成熟了,回頭想想才能說出一句:「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兩個人的時機不對。」





漏雨的鐵皮屋





父親離開之後,李嘉欣母女三人的日子可想而知。當日的香港尚無如今的發達,窮人的生活過得更加緊巴巴。李嘉欣全家都搬到在天台上搭建出來的鐵皮屋裡住,這種鐵皮屋在寫老香港的很多電影里都看得到,破舊得有些凄涼。一下雨,李嘉欣就要幫做飯的媽媽打傘,因為屋頂到處都漏水。



從14歲開始,李嘉欣就半工半讀地完成學業,她做的兼職就是廣告模特,這種工作賺錢多不辛苦,但前提就是要夠漂亮。除了漂亮,她的成績也相當不錯,後來曝
光的會考成績有四個A,全香港一年能拿超過四個A的考生也不過幾百個,她已經做得不錯。但多年以後李嘉欣回憶當時拿到某次考試成績單的心情,依然是「這怎
麼辦,這簡直是世界末日。」她往自己的身邊看,那些優秀的人,幾乎不需要讀書就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績,她很用功很努力,或者也難以成為最好的一個。



這時候,廣告圈的人都和她說:「你這樣靚,為何不去選美?」----於是她選擇了一條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一條將帶她走向名利場的捷徑。





最美的港姐





1988年對於李嘉欣而言是一個重要的年份,她參選「香港小姐」並且呼聲甚高,「最上鏡小姐」獎宣布的前夜,所有的報章幾乎一面倒:「四號李嘉欣」最有望
摘得「最上鏡小姐」,連她自己都這麼以為。可是第二天晚上,她在台上聽到的名字,卻是「陳淑蘭」。她覺得全世界都失望了,一回到後台,不爭氣的眼淚便噴涌
而出,李嘉欣一路哭到家裡,對媽媽說想退出比賽。「沒有人逼你去拿報名表,你自己選擇了,就必須把它完成。」



當李嘉欣帶著媽媽的話重新站到決賽的舞台上,似乎變了一個人,重如



泰山的壓力一下子消失了。於是,「港姐中的港姐」誕生了,李嘉欣榮登「香港小姐」的寶座,並獲得「國際親善小姐」的頭銜。同年,她又獲得「國際華裔小姐」
比賽的冠軍及「最上鏡小姐」桂冠。一年中獲得四項選美大賽的冠軍,這在香港選美史上至今都是空前絕後的。那一年,李嘉欣18歲。那一年她拿到的第一筆月薪
是三萬港幣,「生活質量有了很大的改善,起碼想做的事可以做到」,捉襟見肘的底層生活徹底改變。



從此,她僅僅憑藉一個「靚」字,就走紅娛樂圈二十年,有人曾經舉出十條理由認為李嘉欣是香港最美的美人,甚至連王家衛導演都評價她的美貌說:「每個女星穿
上旗袍我都可以想到讓她們去表達什麼,可惟獨李嘉欣,旗袍無法左右她的氣質,我也無能為力!」她在此後的每一部電影的鏡頭前從沒有做過任何一個不美的表
情,花瓶,一個別人想要都要不走的詞語,因為她們不夠資格!





出道倪震的情書





在參加選美之前,李嘉欣通過拍廣告認識了後來也很有名的倪震。倪震有一個有名的父親倪匡和一個有名的姑姑亦舒。某一天在他擔任編劇的一則廣告拍攝現場,他
對這個清純的學生模特一見鍾情。那個時候李嘉欣還在讀中學,他傻傻地用幾百封情書導演了一出「才子佳人」的戀曲。李嘉欣多年以後回憶倪震都覺得他是一個很
有才華的男人,她說:「當時他寫了很多東西,這真的挺浪漫的。」



不過,浪漫不能當飯吃,李嘉欣成名出道後,與倪震的這段感情就陷入了危機,工作滿檔的李嘉欣無法讓這個「大男人」滿意。李嘉欣後來在《志雲飯局》節目里提
過這次分手說:「他認識我的時候是一個學生,我入行後的變化給他很大的壓力,所以很自然地分開了,我覺得自己兼顧不到他的感受,因為這轉折期需要時間去調
節,他難以接受,時間方面有很大分歧,例如那個時候我拍戲,我有時間上的問題,或者我有煩惱,跟他說,他不一定會明白,他或許覺得以前的我好一點,這一點
是導火線。」兩個人的分手倒波瀾不驚,直到事後很多年,李嘉欣提起倪震或者倪震提起李嘉欣都會很客氣地讚賞對方,這似乎都不是倪震的脾氣,在香港的圈子
裡,他是出了名的牙尖嘴利不饒人。







《海上花》





李嘉欣後來的道路和其他選美出身的女演員差不多,拍戲,做花瓶,再拍戲,再做花瓶,如果運氣好拍到一部《阮玲玉》就可以走影后的道路,做如今的張曼玉,不
過李嘉欣的運氣一直一般,拍戲也沒人認可,她自己也說:「這種事情不是勉強得來的。」等到侯孝賢找李嘉欣拍了一部《海上花》她才算找到了點感覺,後來回憶
說:「這部戲的角色和我完全是不一樣的人,演起來很過癮。」不過又很可惜,這是一部群戲。任憑她多次疾呼:「請大家看看我對演戲付出的心機!」





是非金牌「小三」





此後十年間,李嘉欣都與L君的名字聯繫在一起----劉鑾雄,一個充滿霸氣的潮汕商人,身家數百億港幣,出手闊綽,浪漫至死。每天數不清的鮮花,名車出入,豪宅攻勢,細心照顧,李嘉欣無力招架,哪怕對方已經有一個貴氣端莊的傳奇太太。她也成為娛樂圈最著名的金牌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