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見的借屍還魂人我以前是不相信“神秘現象”的,是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但去年我遇到了一個“借屍還魂”的老太太,經過採訪不得不承認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魂方及屍方兩村人都可為證)。以前我接受的教育告訴我:意識是大腦的功能,沒有離開大腦的意識。但在鐵的事實面前,我只能改變自己的看法(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一個人的意識怎麼能佔據另一個人的大腦)。
該老太太現在還非常健康的活著。這個老太太現在大約有70歲,去年秋季某天我與一朋友去辦事,聽一修自行車的老人提及此事,當時我感到很驚奇,就問明地址與朋友一起去核實,我們按修車人提供的她丈夫名字,很快找到了她的家。當時她的孫女正在大門下寫作業,我們提她爺爺的名字,她說不在,而後讓她喊出了奶奶——也就是我們要採訪的“借屍還魂”人。只見這個老太太個子不高,偏瘦白臉,穿戴樸素而乾淨,面容祥和。我們向她問好後,我說:“大娘,有個事想問問您,不知您是否生氣?”,她說:“是什麼事?”,我不好意思的說:“就是哪個,您,您又復活的事。”沒想到老太太一聽竟非常爽快的說:“不生氣,不生氣,你不是就要問我有兩個娘家的事嗎,這是我小時候發生的事了,現在我已經幾十年沒提過了。”(原因是本村人早已習以為常,沒有人再對此感興趣了)。
而後她就隨著我們的提問說出了她還魂的過程。在她大約5、6歲時,哪時她家在白樓村,不知生的什麼病父母沒給看好而被埋葬,但她的回億是當時不知自己已死,只感到自己隨著爺爺到李台村賣白菜,來李台後即甦醒過來,醒來後是奶奶(肉身女孩之奶奶)抱著自己,當時奶奶很驚訝(因肉身之女孩已昏迷3天未醒),但她當時並不認識奶奶及周圍的人,只是不斷的說:“我是白樓的。”此後不久既領她回白樓認家。她回憶自己認家的情景時說:“當時見我爹和叔叔等許多人坐在一起,我進家後爹並不說話(哪是試驗她是否認出自己的父親),而我馬上就跑到了爹的跟前,同他說話,爹當時就抱著我哭了,並說:'孩子啊,爹對不起你,你的兩個哥哥當時也都有病,而沒有給你看好。'當時我娘也哭了,我對娘說:'你給我做的小紅鞋還在嗎?'娘說:'在,還在箱子裡放著'。從此以後我就有兩個娘家,雙方老人都對我很好”。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