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车场不洗运尸车,工人们只好自己洗    “我没听错吧?只要听说我们是运尸工,很多人不愿和我们同桌吃饭、握手……连家人都怕靠近。”昨日,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负责人接到记者的采访要求很吃惊,随即面露难色。在记者反复保证“绝不透露姓名”后,终于同意。 敢握手就接受采访 昨日上午8时,记者进入殡仪馆,之前虽有充分心理准备,可跻身满目祭葬物衬托下的环境,心里仍忐忑不安。 接运组办公室10多名司机、运尸工已到位,听完负责人对记者的介绍,众人纷纷借故离开。“不要怕,记者不会报道你们的真实姓名。”负责人做工作。“你敢不敢和我握手,要是敢,我们就接受采访。”僵持10多分钟后,从业34年的老李站出来发话,记者马上伸手握住老李的手。老李激动地说,因工作需要,他们有时要与一些单位接洽,得知是殡仪馆的,对方伸出的手往往会顺势做一个欢迎状,“绝不和我们沾边。”类似情况,老李说,几乎每人都遇到过。因此,为避免尴尬,他们绝不主动与人握手。 大学生瞒着家人运尸 “我们受的委屈和歧视,用火车都拉不完。”被记者的真诚感动,运尸工们拉开了话匣子。他们告诉记者,很多时候,运尸车本可以直接抵达目的地,但对方认为“触霉头”,不准停车,他们只得停在很远的地方,靠人工抬运。有一次,长江里打捞起来一具浮尸,运尸车本可通过一厂区直达江边,可该单位死活不让入内,无奈,运尸工只好抬着尸体绕道走山路。 因运尸车有标志,洗车场老板宁愿不做生意,也不洗运尸车,餐馆、宾馆也不接待。无奈,运尸工们只好将车开到偏僻处,再步行去吃饭、住宿。由此,饿着肚子连夜赶路是家常便饭。 小张,23岁,内蒙古人,是接运组最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女友得知他的工作后,与他分道扬镳。怕家人被人瞧不起,工作一年多,他一直不敢向家人透露自己的工作。 老李称,工作34年来,家人虽知道他在殡仪馆上班,但不知他从事的具体工作。“有一次,我无意说漏嘴:弄了一个腐尸。老婆吓得跑出好几米,让我立即洗澡,连外套也不给我洗。”“我从来不去参加同学会”、“娃儿填简历时,父亲职位栏只得填下岗”……谈起各自的受歧视史,工人们说,他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行规:不对家人谈工作,对外称是民政局的、在家待业等。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