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曾经交过一些的警察朋友,他们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案件是什么呢?自杀案,尤其是那种上吊自杀的。为什么?因为它们的发生很多时候是没有根据的,也蛮有“创 意”的,难为了他们尤其是写报告的时候(往往需要自行创作)。一、没有动机。有时候明明调查了死者的感情角度,经济状况,一点儿疑点都没有,但报告怎么写 呢?所以很多时候找来了死者的前男友、现任男友来调查。问问下,拖拖下,案情就不了了知了(通常会以感情纠纷来写报告)。


二、地点。不管是厕所、睡房、公 园、楼梯间、总之任何僻静的地方,都会被死者想到法子来悬梁自尽的。


三、上吊的东西。不要以为只有绳子可以用,一件件的布料、皮带、衣挂等都可以被用作来 上吊的东西。


四、现场。有时根本想不到死者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挂上去的,所以有时候方便交差,他们就随处找一张椅子,好让鉴证小组的人来拍照后,方便大家写 报告,完成工作。


五、最离谱的事,有的死者根本在上吊时,脚还是着地的,真的那么有毅力挨到断气吗?*注:因此,他们普遍上认为上吊自杀案,应该是有其它东西在主导的......


六 .“云顶山脚第xx段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附近巡逻的警员请马上到现场支援。”沙力夫和阿当收到了总台的报告,正在附近巡逻的他们马上驱车赶到现场。雨天的路不好走,加上云顶山脚的浓雾、路滑和视野低,最近发生的车祸次数实在多不胜 数。沙力夫和阿当两人在车内谈道。大约十分钟后,俩人终于到达了车祸现场。一辆轿车不知何故撞向路旁的一棵大树。只见一个年轻人一脸恐慌,衣衫还染着血 迹,在车旁徘徊着。沙力夫和阿当下车后,沙力夫马上从车后拿出一些站柱,围起车祸现场;阿当则走向那伤者,吩咐他远离肇祸车子。

那人的反应略显迟钝,好像 不大听他的指挥似的。疲累的原因,再加上妨碍他们执行任务,脾气多好的人都忍不住,阿当就厉声喝了他一声。这时,那人才仿佛有了一丝儿反应,走到路旁的石 礅坐下,然后拿出手提电话不停的拨电话。沙力夫摆好站柱后,就走到肇祸车子旁察看。“阿当,快帮忙,救救车里面的伤者!”阿当赶紧过去帮忙。一看之下,怎么车里的伤者那么眼熟?怎么那么像那位伤 者?不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好不容易撬开了车门,把司机抬出车外后,发现该司机已没有了心跳。

阿当说:“你去找些报纸和垃圾袋把死者盖好吧,我去看看那 位伤者。”沙力夫一脸疑惑地看着阿当,“哪里还有伤者?”他们四处找了一遍后,都找不到阿当所说的那个伤者。阿当开始端详死者的样貌,再回想起刚才看见的 那个人,果然是同一个人来的!不懂这种是不是叫灵魂出窍,反正报告不好写,所以这件事就理所当然地被盖掉了,只在他们同事之间流传。


七. 又是一个下着微微细雨的夜晚,阿玛、东尼和一行人如常在通往芙蓉的隆芙大道上设起了路障,对路过的车辆进行路检。车辆一辆又一辆的减速下来,阿玛、东尼和同僚们不断地仔细检查来往车辆的路税和车内的人士。一辆红色的车子在他们的面前停了下来,就在阿玛挥手让该辆车子通行时,东尼突然猛地一拍那辆红色车子的车尾厢,喊了一声“停”!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住了,远处驻守的机枪手也顿时紧张了起来,把机枪给挺了起来,瞄准了那辆红色车子。


指挥官也走来了,一同看个究竟。只见东尼说道,车后座有个少女在拍窗求救。大家一窝蜂地把司机给拖出车外,然后勒令该司机双手放在头上,面向地下躺着。大 家再回头一看,东尼已坐上该辆红色车子开走了。大家顿时被吓傻了,指挥官在咆哮着,大伙儿不断地拨手机联络东尼。


另一小组的两名警员和阿玛马上跳上警车从 后追上。追了一段路程,只见那辆红色车子在一所排屋前停了下来,阿玛和两名同僚赶紧下车察看,只见东尼的双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眼神呆呆的望着前面的屋子。阿玛立 即打开车门,把东尼给拉出车外,另一警员就马上把车匙给拔掉。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东尼,东尼就先问道:“我在哪里?”正当大伙儿想大骂东尼闯祸了的时候,指 挥官就打电话来破口大骂了。骂完了后,指挥官才问他们究竟在哪里?“咦,怎么那么巧?”指挥官说道,“你们所在的位置就是那位被我们制服的红色车主的地址。”于是指挥官下令现场的警员破门而入,搜索该间屋子。

果真有意外 收获,从屋内救出了一名被禁锢的少女。反复审问后,该名红色车主嫌犯终于招认了他意图勒索该名被绑架的少女的家人。可是东尼觉得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就把 那个嫌犯独自关在一个较荒凉的扣留所,然后关上了所有的灯,黑漆漆的营造出一阵阵莫名的恐惧感。期间还不断地说着冤有头,债有主,如果谁有冤情的,大可在 这里为自己讨个公道。才关了一个晚上,该嫌犯就多招认了多一项罪行。就在同一个地点,他们在离该排屋不远的一块空地挖掘出一具女尸,是之前被该名嫌犯撕票后埋藏的。从该尸体身 上残留的衣物及她的生前照片,东尼几乎可以肯定当晚在车后所看到女人就是她。

破案后,大家在写报告时也如常地避重就轻,只写些对案情有帮助的东西。当然案 破了,指挥官也就一只眼张,一只眼闭地通过了那些报告,当然更不会提到发生在东尼身上的事情。有些事好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懂是第六感帮了东尼他们破案,还是冤魂在为自己讨个公道。东尼为什么会突然失控把车子驾向那间屋子,也无人晓得。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