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年度財政預算案中的“防衛費用”,不出所料地又漲了,輕而易舉達成“新高”,逼近5萬億日元大關。
  這還未包括要支給上年度此項經費的壹大筆追加預算。
  日本目前的經濟境況依然難脫“囧”字:GDP實質負增長,社會收入差距拉大,諸多中小企業“嗷嗷待哺”,少子高齡化形成的社會負擔也在不斷增加,需要花錢的地方著實不少。在日本政府14日剛剛通過的新財年預算案大盤子內,捉襟見肘、挖東補西之處也顯而易見。即便安倍首相本人,在打著經濟旗號提前解散國會突入大選而獲勝後,也明言會以“拼經濟”為最優先考量。
  但似乎仍架不住“上有所好”。自安倍2012年再度上臺執政以來,日本的年度軍事領域開支至今已呈“三連增”。日本共同社在相關的新聞分析中指出,新年度預算中安倍首相重視的防衛開支增加;而另壹方面,公共事業、中小企業、農業和教育相關的支出預算,則與上壹年度或持平或減少。對政府態度溫和的《日本經濟新聞》打圓場稱,因與周邊國家出現關系改善之兆,防衛費的增幅已比上壹財年有所抑制。但也未諱言防衛預算列支顯現出的“安倍色彩”。
  由此可見,“擺脫戰後”、“強大日本”的沖動,依然在壹定程度上左右日本政壇的走向。
  反映在新財年的防衛預算中,便是壹些旨在確保“海空優勢”的大手筆出現。例如壹舉訂下20架P-1新型國產巡邏機(上年度僅列支3架)、5架“魚鷹”運輸機(上年度無列支)、6架F-35新型戰機(上年度列支4架)、30輛水陸兩用車(上年度無列支)、1架新型預警機(上年度無列支)等等。而這些重頭開銷的指向,更高度集中於日方壹直炒作的“西南方向”。
  新的防衛預算案,還折射出日本在軍事領域的新動向。日本防衛省官員在此前的“吹風”中介紹,用於防衛省改革的列支中,包括用於新設“防衛裝備廳”,以整合相關部門。其職能將兼及國際裝備合作、武器技術管理等。此舉無疑將推助日本軍工領域加大“走向世界”的腳步。
  謀求占據軍事技術制高點的腳步也未停歇。據介紹,新預算列支的尖端研發項目,就包括未來型戰機、艦載電磁炮、高機動性肌肉助力服、新型艦載雷達、新型警戒直升機等等。
  而在日本政府日前確定新的《宇宙基本計劃》後,有關“宇宙安保”意圖的內容,也已在新年度防衛預算項目中體現。例如列支48億日元,實施將防衛省試驗開發的2波長紅外傳感器,與日本宇航機構計劃中的光學衛星相結合的實證研究。
  開年伊始,作為安倍新內閣的唯壹新面孔,剛剛上任的防衛省長官中谷元便在官網再炒“中國威脅”。而本系文官的中谷,日前還刻意穿上作訓戎裝,從百米高空跳傘“玩心跳”。
  此外,據日媒透露,日本政府方面已基本定下要在開春之際就解禁集體自衛權後的安保法制整備出臺內閣決議,向國會提交相關法案。而日本新的ODA大綱,也有意解禁面向外國軍隊的支援。
  本系吉祥之年的羊年,很快又在東瀛政壇被染上“尚武”之色,這也引發日本普通民眾的憂慮。就在新防衛預算見分曉的前壹天晚上,仍有不少普通市民頂著寒風,在防衛省門前擊鼓吶喊,表示對政府“尚武”取向的反對與抗議。
  他們有理由擔憂,為政者的壹念之差,有可能令“尚武”滑向“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