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船王,包玉剛
據了解,“江南第一藏書樓”天一閣收藏著海量家譜,目前總共收藏家譜近五百五十部,涉及一百多個姓氏。上世紀八十年代,包玉剛曾在天一閣裡發現自己是包拯的二十九代嫡孫。
1918年出生的包玉剛,是浙江寧波人,父親包兆龍是一位經營造紙業的商人。包玉剛小時候在上海求學,他上大學時,正遇上日寇侵略中國,書是沒法讀下去了。他先是到衡陽一家銀行當職員,後去重慶中央信託局工作。他以寧波人的精明和兢兢業業的作風,使自已經手的業務蒸蒸日上,所以到抗戰勝利,他已是重慶礦業銀行的經理了。以後,他又回到上海,擔任上海市立銀行的業務部經理。許多人都認為,憑包玉剛的業績和才幹,再奮鬥幾年,行長的交椅一定會是他的了!
然而就在這時,包玉剛卻出人意料地向行長呈上了辭職書,說他的興趣不在銀行方面,而在其它方面。他和父親一起放棄了在上海的事業,全家遷往香港,靠著多年積蓄下的一點錢,去另闖天下了。
  開始,他與父親合夥,做進出口生意,從國內購買乾貨、豆餅、鴨毛、肥料以及牲畜飼料等土產,向外銷 ​​售。後來,因為中國政府決定實行國家統辦土產出口,包家小公司的生意做不下去了。以後乾什麼呢?父親的選擇是經營房地產,他是一個老式的商人,相信“無地不富”是真理。可是包玉剛卻以自己的眼光,認為當時香港的房地產業只能坐收地租,是保守的投資,是“死的”;而且他們資本不大,去炒地皮,萬一被人吃掉了,就什麼也沒有了。他看中的行業是搞航運生意,他對父親說:“航運是世界性的業務,資產可以移動,範圍涉及財物、科技、保險、經濟、政治、貿易,幾乎無所不包!”包兆龍儘管不是十分樂意,但他很欣賞兒子的獨立思考和勇氣,所以最後還是同意了包玉剛的意見。
  1955年,37歲的包玉剛開始了他的“船王”之夢。可是,憑他們包家當時的資金,連一艘舊船都買不起。他專門去了一趟英國,想向一個很談得來的朋友借錢。可是那個朋友一聽說他要藉錢買船,就變得像個陌生人一樣。不肯幫忙也罷了,他還抖了一下包玉剛的襯衣,譏刺地說:“玉剛兄,你年紀還輕,對航運一無所知,小心別連襯衣都賠進去!”這大大地刺傷了包玉剛的自尊心,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幹出番大事業來。
  包玉剛兩手空空回到香港,只好向香港匯豐銀行貸款。可是匯豐銀行對航運業不感興趣,他們認為航運的風險太大,這些船老闆不知道哪天就會被風暴刮成窮光蛋,甚至落到什麼荒島上去做“魯濱遜”!而華人根本不懂航運,借錢給他們去買船,那風險就太大了??銀行業的原則是不搞風險投資的!連碰釘子的包玉剛並不氣餒,他轉身就去了日本。有趣的是,日本銀行竟沒有要他找日本公司作擔保,就同意貸款給他。這樣,包玉剛才湊足了77萬美元,再次前往英國,買下了一艘以燒煤為動力的舊貨船,這艘船已經使用了28年,排水量也只有8200噸。包玉剛看著這艘小山一樣的舊船,卻像得了稀世珍寶一樣,請人將它整修油漆一新,並且取名為“金安號”。他說,這個名字,象徵著他對經營航運業的設想和構思:“金”字表示要賺錢,而“安”字表示要穩中求勝。
  當“金安號”從英國駛向香港,途經印度洋的時候,包玉剛已經辦好了兩件事,一是成立了“環球航運集團有限公司”,二是與日本一家船舶公司談妥,將“金安號”轉租給這家公司,從印度運煤到日本。包兆龍看著兒子坐在香港的沙發中,就安排好了這一切,也不能不佩服兒子的能耐。這艘他還沒見過模樣的船,就已經開始為包家賺錢了!
  當時,世界各國經營航運業的人,都是採用傳統的短期出租方式,也就是每跑一個航程,就同租用船隻的人結算一次。這樣不但收費標準高,而且隨時可以提高運價。聞名世界的希臘船王奧納西斯和尼亞可斯,美國船王路德威克,以及老一代香港船王董浩雲,都是這樣做的。可是包玉剛卻出人意料地採取了長期出租的經營方式,就是把自己的船,通過訂立合約,為期3年、5年甚至10年地租給別人,租用者按月交納租金,但租金標準卻要低得多。一些同行見包玉剛這樣做,都譏笑他為“門外漢”,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傻瓜”!然而包玉剛有自己的算盤,他承認自己對於航運業務還不熟悉,不如先長租給別人,倒可以持續、穩定地獲得租金收入;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就可以逐漸學會航運業務了!
  包玉剛確實趕上了一個發財的好機會。他買下金安號的第二年,由於蘇伊士運河因埃及戰爭而關閉,航運費用猛漲。當年年底,金安號賺的錢,就已經夠包玉剛買下7艘新船了!到了1957年的下半年,航運業出現蕭條,運價跌到最低點,那些搞短期出租的船主,每天都要賠老本,只有包玉剛卻可以憑著合約穩收租金。事實證明他這個“門外漢”的經營策略是最好的經營策略。人們不得不承認,包玉剛的運氣和眼光都是一流的!
  這次低潮過去後,不少人都學包玉剛的辦法,開始買舊船長期出租。可是包玉剛又改變了方針,將新船長期租給人家,舊船留著自已經營。因為,新船出租,租金自然比舊船高;而舊船自己用,效果則與新船一樣。
  儘管連戰皆捷,包玉剛仍不滿足,他認為單靠經營利潤來買新船,這個發展速度就太慢了,一定要設法爭取銀行的貸款。當時,包玉剛還是個不太出名的小富翁,遠不是銀行家眼中看好的投資對象。可是包玉剛也有他的優勢,那就是他自己曾做過10年銀行家,對於銀行家的心理把握得很準。要找就找最大的銀行,而香港最大的銀行就是匯豐銀行。有人說香港是由四大勢力操縱的,指的就是政府、馬會、匯豐銀行和怡和集團。匯豐銀行的資產超過50億美元,香港的鈔票大部分是由它發行,大部分貿易也是由它支持,它發揮的作用更是難以估量!
  包玉剛找到了匯豐銀行的高級職員桑達士,憑著一口流利的英語,更憑著他對銀行業務的熟悉,很快就贏得了桑達士的信任。桑達士了解了包玉剛的長租經營方式和收入狀況後,當即拍板同意向包玉剛提供數額不大的低息貸款。

有一次,包玉剛有機會以100萬美元購買一艘7200噸的新船,並把它租給一家日本航運公司,雙方議定租期為5年。日本航運公司急於用船,所以願意出面請它的銀行資助包玉剛買船。包玉剛算了一下賬,航運公司應該​​付給他的第一年的租金是75萬美元,那麼,由日方銀行給他開一張75萬美元的信用狀該是沒有問題的。於是,包玉剛就去找桑達士,希望匯豐銀行貸款100萬美元給他買船,他說他可以用75萬美元的信用狀作擔保,匯豐銀行不會有什麼風險。

  100萬美元可不是個小數字,謹慎的桑達士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他毫不客氣地說:“包先生,你不是在向一個小孩子說你會發財吧?”包玉剛不慌不忙地反問:“桑達士先生,如果我拿到信用狀,你能不能貸款給我?”
  桑達士乾脆地回答:“貸!只要你有信用狀,我馬上貸給你!”
  桑達士相信自己的經驗:你包玉剛船還沒有買,就要人家租你的船?還要人家請銀行給你開信用狀?這不等於是人家出錢讓你買船了麼?!世界上哪會有這樣的好事!他認定包玉剛是在說笑話。
  包玉剛一點也不含糊,他到家就打點行李上東京,他對那家日本航運公司說:“我是來拿信用狀的。因為我買船的錢還差一點,只要把信用狀開給我,我保證在3天之內就把船交給你們。你們信得過我,就先把信用狀給我吧!”
  在這場“空對空”的鬥爭中,包玉剛的良好信用成了最有力的武器。結果,桑達士不但實踐諾言貸給包玉剛100萬美元,而且還從此確定了與包玉剛的長期合作關係。1962年,桑達士升任匯豐銀行總經理,不到2年,匯豐銀行便開始投資包玉剛的環球航運集團有限公司。匯豐銀行實際上成了包玉剛的後勤部,使包玉剛的資金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包玉剛在匯豐銀行的地位也穩步上升,後來競成為匯豐銀行的副董事長!
  而日本船廠呢,也同樣更加信任包玉剛,常常是要包玉剛“先把船開走,慢慢付款!”
  在包玉剛的精心經營下,環球公司的船隊迅速壯大,1980年達到巔峰,船數達到200多艘,總噸位達2000萬噸。國外報紙上都以大量篇幅介紹包玉剛,用的標題是《比奧納西斯和尼亞科斯都大??香港包爵士》。第二年,包玉剛的船隊總噸位達到2100萬噸,比美國和蘇聯的國家所屬船隊的總噸位還要大,成了名副其實的“世界船王”!
  包玉剛雖然成為世界船王,但他也看到,航運業的風險太大,不少曾經成功的航運商都被無情地淘汰了。所以從70年代初開始,他就開始“登陸”,將賺得的部分財產投資於越來越紅火的房地產業,兼營酒店和交通運輸。為了在陸上也能取得海上那樣輝煌的成就,他和香港首富李嘉誠一起,和英國資本集團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鬥爭。
  英國資本集團和華人資本集團一直是香港實業界長期摩擦的兩大資本集團。自從香港淪為英國的殖民地,英國資本集團壟斷了許多行業,華人資本長期處於劣勢。然而自20世紀6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開始,華人資本漸漸壯大,李嘉誠等人早已躍躍欲試,要與英國資本集團一爭天下。李嘉誠先是悄悄地收買英國怡和集團所控制的九龍倉的股票,已經掌握了其中的18%。但是這時,李嘉誠感到同屬於英資集團的和記黃埔對他更有吸引力,而要想同時吃下這兩個地方,又是他的財力難以達到的,所以他約包玉剛密談,希望包玉剛能接手九龍倉。如果他們兩人能順利地控制和記黃埔和九龍倉,則英國資本集團在香港的壟斷地位就一定會被動搖!
  作為一個中國人,包玉剛早就希望華人資本集團能揚眉吐氣。他也深知九龍倉的重要地位。九龍倉是香港最大的碼頭,擁有資產18億港元,那一帶的地價早已是寸土寸金,掌握了九龍倉,就等於掌握了香港大部分物資的裝卸和儲運業務。所以包玉剛表示願意接受李嘉誠的建議。李嘉誠坦率地說:“我所掌握的2000萬股九龍倉股票,以40元一股的價格全部轉讓給你。另外,你把匯豐銀行的股票轉讓一部分給我。”
  包玉剛知道,當初李嘉誠買這些股票時,每股只花了十三四元,但是他更知道,掌握九龍倉能為他帶來怎樣的利益。他沉吟片刻後說:“你每股降4元,我們馬上成交!”
  李嘉誠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這兩位香港的“海陸大將”微笑著握手告別。掌握了九龍倉股票20%的包玉剛,理所當然地進入了九龍倉董事局。但是他並沒有滿足,而是繼續悄悄地收買九龍倉股票。1980年4月,包玉剛宣布,他已控制了3900萬股九龍倉股票,約佔總數的30%。英國人慌了,因為他們只掌握著20%的九龍倉股票,這就意味著董事長的大權必須交給包玉剛了!也就是說,怡和集團將失去九龍倉。
  怡和集團找到後台匯豐銀行商議,要匯豐銀行支持它足夠的現金,讓它有可能大量收購九龍倉股票。這年6月20日,趁著包玉剛在歐洲度假的機會,怡和集團突然發起反撲,打算以每股95元的高價,收購九龍倉股票3000萬股,使他們掌握的股票占總數的49%,遠遠超過包玉剛所掌握的股票數量,他們認為,只要這個計劃一宣布,包玉剛一定會退出這場競爭。因為,包玉剛必須再收購2000萬股股票才能繼續保持他的優勢,而一夜之間必須拿出20個億的現金來,簡直是無法辦到的事情。
  包玉剛是在法國的別墅裡接到這十萬火急的情報的,他的心不禁隱隱作痛,深感英國這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實力的雄厚,他幾乎要被逼到絕路上了!同時,他也意識到,李嘉誠送到他手中的,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包玉剛決心要同英國倫搏一搏。他一邊放風,說還要去拜會墨西哥總統,卻在6月22日悄悄啟程趕回香港。幾個小時以後,他在記者招待會上談笑風生,宣布他“到當舖裡轉了一轉”,已經籌集了足夠的資金,要以105元一股的高價,收購九龍倉股票2000萬股!
  第二天一早,大批持有九龍倉股票的小股東蜂擁而上,拋出他們手中的股票。在短短的2個小時內,包玉剛就調動了21億元資金,完成了他的收購計劃。至此,他所掌握的九龍倉股票比怡和集團整整高出19%,完全控制了九龍倉!
  不知有多少人在感嘆:我的天,21億,要2100個百萬富翁湊起來,才能有這麼多的錢哪!
  “世界船王”一舉“登陸”,並且牢牢地掌握了陸地的控制權!包玉剛功成名就,他所受到的尊重,遠遠超出了實業界的範圍。在英國女王封他為爵士後,日本天皇、比利時國王、巴拿馬和巴西的總統,紛紛授予他勳章或獎章。在他辦公室的牆壁上,掛著他與世界風雲人物鄧小平、裡根、伊麗莎白二世等人的合影……
  儘管包玉剛有如此顯赫的威望,但數十年來,他一直遵循著父親的教誨: “腳踏實地地工作,平易近人地待人.身體力行地做事。”
  儘管包玉剛有難以數計的財產,但他從來不允許自己和親屬的生活過分奢侈。他每年只准許家屬在夏威夷度假10天,他的女兒們一次只能買一雙鞋,他從不讓孩子參加香港“富翁環球遊覽團”……
  然而,對於生養他的祖國,他卻慷慨大方。新中國成立不久,首次發行建設公債,他儘自己的財力,認購公債達數万港元。改革開放後,他率先購買中國建造的船舶,推動了中國船舶的出口。1979年,他捐款1000萬美元,在北京建造新型的旅遊飯店??兆龍飯店;不久,又捐資1000萬美元,在上海交通大學建造兆龍圖書館。他捐款5000萬元人民幣創辦寧波大學,投資600萬美元與內地合資建造寧波鋼鐵廠……
1991年9月23日,73歲的包玉剛在家中逝世。



包玉剛
包玉剛(1918—1991),鎮海莊市鐘包村(今屬浙江省寧波市鎮海區)人。
  父包兆龍(1895—1982),早年在武漢開鞋店、在上海設錢莊,後任衡陽工礦銀行、重慶工礦銀行經理。
  抗戰勝利後任上海市銀行業務部經理。
  1946年與人合資在滬開辦國豐造紙廠。
  1949年春攜眷遷香港,從事進出口貿易,後營航運業。
  1967年擴為環球航運集團,任主席、名譽主席。
  為了促進故鄉建設,應聘任國務院寧波經濟開發協調小組顧問和甬港聯誼會、寧波經濟建設促進協會名譽會長等職,捐資5000萬元創建寧波大學,繼捐資建包玉剛圖書館,並偕同親屬、同鄉捐資興建中興中學、兆龍大橋、鐘包新村、兆龍公路等,德澤桑梓。故居今存。
[編輯本段]包玉剛一生
  1918年,包玉剛出生在浙江寧波一個小商人家庭,父親包兆龍是一個商人,常年在漢口經商。儘管他事務繁忙,但卻對子女非常嚴格。由於家庭還算富裕,他決定讓子女接受當地最好的教育。
  寧波地處東海之濱,是浙江省最大的港口城市,是鴉片戰爭後“五口通商”的口岸之一,有著悠久的商業傳統,形成了歷史上著名的商幫——寧波幫。包玉剛家所在的村落,離海不遠,但自從跟其父到鎮海後,他念念不忘那無邊的大海和海上的商船,他上學時最喜歡的就是去看海,去看船,在這裡,他度過了愉快的童年時光。
  13歲那年,父親送他到上海求學。到上海不久他就一頭扎進吳淞船舶學校學起了船舶。抗戰爆發後,他輾轉到了重慶。在這裡,他沒有按照父親的意願繼續進大學深造,而是自做主張跑到一家銀行當了一名小職員。
  1938年,包玉剛來到上海,在中央信託局保險部工作,憑著自己的努力和在銀行里積累的經驗,在7年短短的時間裡,他就從普通職員升到了衡陽銀行經理、重慶分行經理,直到最後的上海市銀行副總經理,前面的路途可謂一帆風順。但在這時,他卻辭職了,因為在這個方面沒有興趣,親友對此都迷惑不解。
  1949年初,包玉剛與父親一起攜著數十萬元的積蓄,到香港另闖天下。開始的時候做些小生意,積累了點錢,但接下來幹什麼呢?包玉剛想起了童年對海的嚮往,於是提出了海運的主意。母親勸他,“行船跑馬三分險”,搞海運等於把全部資產都當成賭注,稍有不慎,就會破產,父親認為,香港的航運業已經十分發達,競爭相當激烈,而包玉剛對航運完全是門外漢,憑什麼經營航運?但包玉剛主意已定,矢志在海洋運輸業謀求發展。他一面繼續做好父親和其他家庭成員的說服工作,一面四出了解有關船舶和航運的情況,認真研讀有關航運和船舶方面的書籍。
  包玉剛終於可以一圓自己的海上之夢了!雖然這個路程十分艱難,而當時他已經37歲了。
  開始的時候,資金不夠,在朋友的協助下,籌集了70多萬美元,包玉剛專程到英國買回了一艘以燒煤為動力的舊貨船,這艘船已經使用了28年,排水量也只有8200噸。雖然這艘船很破,但包玉剛卻像得了稀世珍寶一樣,請人將它整修油漆一新,並取名叫“金安”,這艘船就是事業的開始。1955年,包玉剛成立了“環球航運集團有限公司”,並與日本一家船舶公司談妥,將“金安號”轉租給這家公司,從印度運煤到日本,採取長期出租的方式。
  這是一個冒險的決策,因為當時世界各國經營航運業的人,都是採用傳統的短期出租方式,也就是每跑一個航程,就同租用船隻的人結算一次。這樣不但收費標準高,而且隨時可以提高運價。聞名世界的希臘船王奧納西斯、美國船王路德威克,以及老一代香港船王董浩雲,都是這樣做的。可是包玉剛與他們都不一樣,他出人意料地採取了長期出租的經營方式,把自己的船為期3年、5年甚至10年地租給別人,租用者按月交納租金,但租金標準卻要低得多。許多人都在嗤笑這個不自量力,不懂規矩的小孩子,但包玉剛自有他的打算,他曾對人說:“我的座右銘是,寧可少賺錢,也不去冒險。”他謀求的是長期則 ​​穩定的收入,這是放眼未來的一種經營方法。而短期出租就要承擔一定的風險。
  事實上,就是這種穩紮穩打的方式讓包玉剛區別於其他的船主,最後坐上了世界船王的寶座。
  世界船王
  俗話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包玉剛在經營方式上選擇長期出租的同時,也在思考另一個問題,在銀行幹事的經驗讓他明白資金對一個企業的重要性,要使自己的航運事業迅速發展,光靠自己是不行的,必須得到銀行的支持。於是,包玉剛到處奔走,積極尋找門徑。他找到了早年搞進出口貿易時結交的朋友——香港匯豐銀行的高級職員桑達士。眾所周知,香港英資匯豐銀行是香港金融界的巨頭,是100年來香港資金最雄厚的銀行。
  憑著自己流利的英語和嫻熟的業務,1956年,包玉剛以一艘船向匯豐銀行承作抵押借款,得到桑達士的同意,取得了一小筆貸款。稍後,包玉剛得到一個用100萬美元買一艘7200噸船的機會,而且也找到了租主了,可是沒有錢,買不下船,怎麼辦?於是包玉剛向桑達士貸款100萬美元,100萬美元!在當時絕對不是小數目,桑達士認為包玉剛簡直是開玩笑,一無資金,二無保證金,萬一賠了怎麼辦,但是包玉剛利用租船人迫切心情,竟然真的弄來了一張75萬美元的“信用狀”,桑達士對這個年輕人的毅力算是徹底折服了,他同意貸款給包玉剛。這次“空對空”的勝利,是包玉剛與匯豐銀行建立借貸關係的開始。在後來的無數次借貸合作中,他以誠信為本,取得了銀行的信任和支持,使自己事業的發展有了一個雄厚的資金來源。後來,包玉剛作為“亞洲第一人”榮任匯豐銀行董事。
[編輯本段]平身傳奇
  在海洋上,包玉剛成就了自己的事業,但他並不滿足,70年代,他決定逐步把重心轉移到陸地上來。將賺得的部分財產投資於越來越紅火的房地產業,兼營酒店和交通運輸。為了在陸上也能取得海上那樣輝煌的成就,他和香港首富李嘉誠一起,和英國資本集團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鬥爭,這就是著名的“九龍倉”之戰。
  在當時,“九龍倉”是香港四大洋行之首的怡和洋行旗下的主力,也是香港最大的英資企業集團之一。在李嘉誠的幫助下,包玉剛暗中購入了大量“九龍倉”股票。1980年4月,包玉剛屬下的隆豐國際有限公司宣布,已控制了約30%的“九龍倉”股票。而怡和財團屬下的另一個主力置地公司手中才有約20%的“九龍倉”股票,形勢對怡和財團明顯不利。為了保住“九龍倉”,置地公司氣勢洶洶地調動了大批資金,以100元一股的高價收購“九龍倉”股票,想把包玉剛從“九龍倉”中擠出去。包玉剛面對強敵,沉著應戰,奇蹟般地在三天之內調集了21億元現款,只花了兩個小時,便使“九龍倉”股份增加到49%,徹底控制了這個企業。一向看不起華人資本的置地公司,不僅沒有爭得“九龍倉”,還傷了自己的元氣。
  這次戰役轟動了整個香江,大漲了華人誌氣,打擊了英資財團的囂張氣焰,包玉剛在談笑之間,調集了20個億的事情,也成為一個傳奇。
  1985年,包玉剛又以5億新加坡幣奪得英資集團會德豐股權,成為繼李嘉誠入主和記黃埔之後,奪得英資四大洋行的第二個香港人。1986年,包玉剛又一舉收購香港另一個發鈔銀行渣打銀行14.5%的股份,成為該行最大的個人股東。船王“棄舟登陸”創造了又一個奇蹟!
  至此,包玉剛的海上王朝和陸地王國都達到了頂峰。他的財富也多得令人咋舌,有人說他曾經考慮買下一個國家。他自己也開玩笑說:“我不願意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財產,因為害怕由於不知所措而引起心臟停止跳動。”
喜歡我的文章請來我的專頁案讚吧!!(以下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