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下班通常是一起去菜場買菜,回家做簡單的飯菜吃;然後看電視,他總讓她選台,有時她看得直樂,他卻在一旁睡著了,她就笑他,讓他挑一個喜歡的節目看,他說隨她;他們很長時間才會去吃一次浪漫的西餐或去喝一次奢侈的咖啡,她點什麼他就跟著點什麼;過節時他們也會去看一場電影,也由她指定喜歡的片子和時間。

  剛開始,她很高興也很滿足,漸漸地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了。終於,在一次晚餐是吃米粉還是面條的左右為難中,她生氣了,執意讓他自己拿主意:「你自己就沒有想吃的東西、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嗎?你自己就沒有一點想法嗎?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對和我一起生活真的沒有一點興趣了嗎?」

  他低下頭,半天才說:「我愛你,可我不能送你跑車,連旅游一次我都得讓你一等再等,我怕實現不了你的夢想。而你在我的心裡,是該得到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女人。所以,我願意滿足你在生活中的一個又一個小小的心願。就像今天晚上,你想吃什麼?」

  她看著他,淚就流下來了。

  這世間,有卑微的男女,卻沒有卑微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