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非本人)

作為來自城市的獨生子女,我一向以自我為中心,堅強獨立,女強人型。人際關係一般般,特別親近的朋友就特別親近,大多數人都是泛泛,從來不花心思打理關係。結婚後對待公婆只有遠敬,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和他們相處。好在只有過年才會和公婆相處十來天。

我在懷孕時也不要老人的照顧,自己的媽也沒有讓來。直到產前三週,婆婆從老家趕來。她是非常勤快的勞動人民,地板拖得鋥亮,所有事情都收拾得井井有條。但是她不會燒我要吃的菜,我也不知道跟她說什麼。於是她負責收拾家務和看電視,我負責喂好自己,定期產檢。懷遠34周時,我都是自己下樓買菜,有時還拎個西瓜爬樓梯。

這些,在當時我對婆婆的想法是:我可以做好的,不需要你來。最好你不要出現在我家,這樣我拘束。而且你的談吐眼光,跟我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現在想來當時真的好幼稚)

我也有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階段,覺得公婆是鄉下的,好土,買的東西各種嫌棄。        

後來事情出現了神轉折。簡單概括為作死的對比!

孩子出生後,我的親媽也過來伺候月子,兩個媽媽一比較,簡直要哭瞎。

月子裡,我媽從來沒有打過一次尿不濕,她說她不敢動,怕把小孩弄骨折。我老公覺得好神奇,我真的是我媽親生的麼,不是說我是我媽一手帶大的嗎?

月子還差幾天的時候,我媽就提出要回家了,完全不顧我還虛弱的身體,要上班的女婿,那兩個嗷嗷待哺的雙生寶寶。就算是最基本的數學加減,也知道家裡人手完全不夠用。可我媽就是這樣毅然決然地回去了。

後來,寶寶哭的時候,我婆婆左手一個右手一個,坐沙發上踮著腳哄。睡著一個放下一個,兩個都睡了,她立刻去打掃衛生。(啊,我寫到這裡眼眶都濕了,我從來沒正正經經地開口對她說過謝謝。)

寶寶生病了,我婆婆在書房偷偷打電話,把家族裡有小孩的婦女電話都撥了一遍,各種問情況,什麼藥,怎麼處理,記下來。哪怕是最簡單的濕疹,她都這樣問過一圈。

自從生了孩子,婆婆基本就是長住我家。她對她的兒子和孫子,是真正付出真心了,因此也贏得我的尊重。即使她是個農村婦女,也沒有固步自封的教育孩子。我們夫妻說的教育方式,她都肯接受,雖然有時候會忘記。

比如小孩吃飯哭鬧,我們都說別吃了,餓一頓。一開始她嘴上這麼說,背地裡還是喂點心,怕孩子餓到。次數多了,她現在就真的肯讓小孩餓一頓啦。

所以,人都是會成長的。我從一個固執自私的新媳婦,到現在婆媳關係融洽,她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也很努力。        

如果當初我遇到困難就放棄,可能現在我們的關係還是疏遠的。作為家庭的頂樑柱,我們有義務說不放棄,有義務去引導家人放下己見,多看看對方的好。然後,共同經歷一些事情,只要是有心人,就一定會思考,會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