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單位一男同事跟我講了一件他特別悲催的事兒。

一天,這個男的和他女朋友在一起聊天,男的想逗逗他女朋友,於是對她說:「剛才我接到一個電話,電話是一個男的打來的,他說他包養你有兩年多了。」

他的女朋友立馬說道:「怎麼會呢,他沒有你電話號碼啊。」

跟一女網友開房回來,遇見一個算命的,算命的掐指一算,說你們兩個是不是才偷情回來,我趕忙遞過去二十,大哥算挺準啊,忽然那個算命的一巴掌拍過來,准尼瑪,那是我媳婦兒。

隨時準備戰鬥的女程式設計師

影像.jpeg

某君高中時沉迷網絡,時常半夜翻牆出校上網。一日他照例翻牆,翻到一半即拔足狂奔而歸,面色古怪,問之不語。從此認真讀書,不再上網,學校盛傳他見鬼了。後來他考上名校,昔日同學問及此事,他沉默良久說,那天父親來送生活費,捨不得住旅館,在牆下坐了一夜。

今天在家突然想起姨媽巾沒了,又懶得出門,於是拿起手機給男友打電話:「老公,在外面嘛?給我買包衛生巾!」 那邊隱隱傳來:「網面還是棉面?加長的還是普通的?厚的還是超薄的?」 尼瑪這貨知道的真多。。

我住公司,昨晚到樓下打水時, 看到保安從我面前很快跑了過去。我心想,不妙,出事兒了。 然後,我放下暖瓶就去追,追上後,問他:「出什麼事了?」 保安道:「站崗太冷,跑兩圈暖和暖和。」

今天去小學接侄子,小傢伙一放學就飛奔過來對我說:舅舅,快,快跑快跑…,當時我很迷茫的就拉著他走了,後來問他怎麼回事,小傢伙天真的看著我說:老師今天忘記佈置作業了,怕走晚了老師想起來……

這妹子昨晚肯定沒回宿舍

影像_001.jpeg

本人女漢子,。。。。。一天上班時,一位特別娘的同事說,你和你對象在一起有木有搞基的感覺,我說沒有,這時同事說,怎麼可能,你前胸和後背都分不清,這是我用悲傷的語氣說,因為我沒有小雞雞。結果他說,我以為你已經完全進化成爺們了。

高中生物課,講到男性生理那章,大多數同學都不會寫睪丸的「睪」!結果老師一句話震驚全場,從此再也沒人寫錯!老師說,以後你們都會都懂的,只有男人充血女人才會幸福。

剛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影像_002.jpeg

有一天同事去銀行,我給了他我的銀行卡讓他幫我全取出來,我知道里面錢不多了,但是忘了有多少了,他回來以後扔給我三塊錢和銀行卡,說以後這事別特麼找我,丟人丟大了。

男友和女友去看新買的房。一開門,老鼠從眼前跑過。男友迅速關上門,拿起東西追打,就在老鼠快要被打的沒氣時,男友開門將其放走。女友抱怨沒打死它,男友說:「我這是讓它會去給其他同類捎個口信,咱們這家人不好惹,以後繞著過!」

衛生間裡掛這個,你是幾個意思?

影像_003.jpeg

有年學校體檢,驗尿的時候不是每人發個小杯子麼,滴一點就好了我出來的時候看見一個二貨同學雙手捧著滿滿一杯很艱難的走到醫生面前,小心翼翼的把杯子放下!醫生是個大媽,大媽說:小夥子,你這是來敬酒啊?

終於知道大叔和小男孩的區別, 朋友的男朋友是個大叔,朋友感冒了, 大叔各種貼心告訴她買什麼藥還要她拍說明書照片親自告訴她該怎麼吃才放心,我感冒了和小男孩男友說,他給我回一句: 「我也感冒了我左鼻孔塞住了,你哪個鼻孔塞住了?「

初次到工地上做事,在那麼高的樓層有點怕,就問那些老師傅,你們在這麼高做事不怕嗎?師傅說 過了5層就沒什麼好怕的了我一想 嘿,肯定有秘訣!師傅繼續說道:因為你從6樓掉下去和60樓掉下去沒什麼區別。。。

我上小學的時候,姐姐經常用灌了水的氣球丟我。一到夏天,我全身老是水淋淋的,一回家就被老媽臭罵一頓。後來我實在忍不下去了,便偷偷把每個氣球上都紮了眼兒。終於逃脫了每日水災。第二年的夏天,我妹妹誕生了。。。

媽媽說他要送我一套新衣服,我欣喜若狂, 果然,過了一會兒—— 我收到了一套QQ秀…

今天老闆的小秘書跑來問我 痣 也會遺傳嗎? 我說應該不會吧!你怎麼想起問這個? 她又說:「我就是覺得奇怪, 為什麼老闆的兒子雞雞上也有一顆痣!」.....

和男朋友xxoo,奇葩的是男朋友變的好厲害,一分半…三分鐘…心想絕對不可能,肯定是做夢,猛的捏下自己,果然在做夢。

商場裡總有那麼一群人,他們並不是來購物的,他們卻提著購物袋,常年佔領著商場各個店舖的座位。他們的臉上總帶著一絲淡然,卻目光呆滯,他們永遠坐在一起,沉默不語,這麼近,那麼遠。同在一座商場,和女伴的狀態卻截然相反~~他們是守候女人的天使。

跟老婆的閨蜜聊著聊著,老婆的閨蜜突然說老公今晚不在家,家裡燈壞了,能來幫幫我嘛?正好老婆打電話來說晚上加班不回來了,我狂奔到閨蜜家,發現老婆拿著搟麵杖等著我呢。

看到新聞美國3歲女童智商高達160,而父母智商並不高,而鄰居是大學教奧數的,當時我沉寂了,因為我覺得她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隔 壁少婦才離過婚不久,挺漂亮,自己帶著一個兩歲男孩。下班回家看見小孩在樓道里玩,恰巧手上有兩塊糖,便逗小孩:叫爸爸給你糖吃,小孩真的叫了。剛回到家 少婦就帶著孩子進我屋,一臉羞澀的問我:你真的願意做孩子他爸? 還沒等我回答,就走到我廚房,給我洗碗做飯去了! ?我靠,這是什麼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