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雖然相差整整五歲,卻很談得來。比如像今晚這樣坐在月中的桅子樹下無邊無際地漫
談,妹妹突然問 起我的初戀,她正處於豆蔻初開的年齡,對什麼都充滿了好奇,但這個問題卻讓我
猝不及防,往事倏地把我拉進了 回憶的深淵……
  我想我應該是有過初戀的。雖然回想起來,不知那是 單相思還是真正的戀愛。
  踏入大學校門,報到的那一天,辦完了一切該辦的瑣碎手續,送走父親,疲憊的我爬上屬於自己
的上鋪只想大 睡一場,剛躺下卻聽到室友喊我,說有個老鄉兼老生來看我,接著就走進來一個男生。
我坐在上鋪,居高臨下地和他說了些多聯系多關照的話,也許就在那個時候,我的最深最隱蔽的心底
已經為他開啟了一扇窗戶,點亮了一盞燈。盡管,實際上我不是個隨便的女孩,我也不相信一見鐘
情,但內心的真實的感覺卻欺騙不了自己。
  說實話,他說不上英俊,但很高大,看上去穩穩地,很沉著,有那種大男人的氣概,給人很強的
感覺;這符合 我心中一向的審美,以及小女孩最初的那種憧憬。
  至今我也想不通那時自己竟會那麼大膽,原本我自知很有分寸很矜持,卻因為愛而改變——我送
了一枚紙疊的 「心」給他!雖然信中的言辭很婉轉很含蓄也很聰明。
  記得在教室門口叫住他時,我簡直要放棄了;他很奇 怪地但微笑著接過那枚「心」,我說了句
「回去再看」就臉紅紅地逃了。
  等待的日子長如一個世紀;終於,在教室自己的抽屜裡看到了只粉紅色的紙疊的小鳥,很可愛很
精致我從沒看見過的那種。還記得他信中的一句話:爾雅,前面的路還很長,讓我們試著一道走過吧!  
對於我來說,這句話已經足夠!
  於是延續了許許多多美麗的日子,我們一同去感受《羅馬假日》的經典,一同在八月登山領略金
桂的飄香;我們 在夜的霓虹中相偎合影,在周末學校的舞會上相擁而舞……
  那段時間的天特別藍,空氣特別清新,夜中的星星眨 著眼笑得特別歡。
  那段時間我以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是,後來一切都變了。
  沒有任何原因,沒有什麼先兆,後來他不再繞過那條長長的回廊來找我,後來他在老鄉的聚會上對
我客氣地不自然……我奇怪極了,等他的解釋,等了許多日子,終於成空;也曾想過去找他,去問一
問,終於也沒有,最初的 矜持和自尊已被我因為愛而舍棄了。這一次,我再也做不到主動出擊。
  日子就這麼不咸不淡地過著,不久,老生要回家鄉實習了,有一次在餐廳,他走過來,說晚上請我
吃飯和我談談,其實我心裡很想答應很想去弄個明白,嘴上卻鬼使神差地拒絕了;旁邊的好友後來直埋
怨我,我隱隱地覺得自 己害怕面對他,面對什麼結果。我不是個堅強的人。
  他們終於回去了。在他走的那個夜晚,我把自己埋在 被中很痛快淋漓地哭了一場,也說不清為什
麼,我偷偷地跑到收發室,希望有他的信,又很怕收到,生怕片言只語就會破了我尚存的期待。那段日
子,我像一個小女人,不停地反思回憶,最終發現自己並沒做錯什麼,我把自己攪得很累很狼狽,心中
卻很不甘心,很憔悴。
  信,終於還是沒有。我開始明白這段初戀要隨風而逝了;可笑的是,我這個當事人居然傻傻地不知
道為什麼!愛 情,難道真的這麼脆弱這麼不值得珍惜嗎?可以像扔廢紙片 一樣地隨手扔摔?
  曾經,好友在不平中瞞了我寫信給他,他倒回信了,說了些不咸不淡的話,原因卻還是省了。我不
想再費心了, 盡管心中有一千個疑問一萬種委屈,我也放棄了!
  我只想這一頁的秋風,快快地翻過去。
  後來,我也畢業回鄉,因為做的是同一種工作,自然還是會碰面;我沒想到自己的心理素質有這麼
好,總是能 淡然地笑著擦肩而過,盡管笑的內容不乏蒼白和冷意,盡管自尊極強的我幾次想開口問為
什麼卻都被自己否定了。
  心如虛空,才能活得美麗吧?我還要在世上走,還要活著,再也不願替自己添加煩惱了;只是,對
於愛情這個物件,從此看她如精巧的玻璃皿,生怕捧得不好一碎而空, 散作無數的破碎的傷感的玻璃心。
  妹妹還在不停地追問,但我已不准備和她說這段經歷了;雖然它已無疾而終,在夏日的風中消失得
了無痕跡, 但它畢竟是我內心曾經的一片天空,喜怒哀樂,個中滋味,都只該由我一個人去品味;更
何況,即便是我自己,也正等著遺忘。
  有首歌唱道:「要走過多少路才能長大成人?」紙疊的初戀如鳥兒一般飛去了,但天空卻依然蔚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