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非常成功,陆可萌几乎是踩着舞步回来的。杜雪看到陆可萌便急忙询问细节,陆可萌眉飞色舞地讲着,像是个公主。    而这个时候,慕容芳霖小心地躲了出去。    慕容芳霖相貌平平,成绩平平,家里条件也平平。她是那种挑不出什么优点的女孩。这个宿舍当中,杜雪家境殷实,财大气粗,陆可萌娇俏美丽、风情万种,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慕容芳霖总是会自卑地躲开。    慕容芳霖的离开丝毫没有影响陆可萌的兴致,陆可萌越讲越开心。就在这个时候,陆可萌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抚摸着自己,一点点,一点点,冰冷的触觉渐渐遍布全身。    


陆可萌一低头,目光触及到了这一身红色的裙子。此时的裙子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正轻轻的飘动着。同时,宁姗姗的床也拼命的响着,就像有谁坐在床上摇动似的。    这种感觉很诡异,陆可萌急忙要把衣服脱下来。    意外发生了!    这件红色连衣裙背后是有一个拉链的,对于一件如此贴身的衣服来说,如果不把拉链打开,那是绝对不能把衣服脱下来的。可是此时此刻,拉链却消失了。    


突然,黑暗中响起了一声冷笑,很清晰。    陆可萌吃了一惊回头一看,身后什么都没有。可是,有股冷冷的气流陆可萌的耳边吹拂着,就像是有人贴着她的耳朵在说话。    活人说话的时候,呼出来的气应当是热的。    陆可萌有点害怕了。她拼命的晃了晃脑袋,脚下却不自觉的踩到了长长的裙摆,她差点儿跌倒。  这个动作让陆可萌想起来:她还没有把红色连衣裙脱下来呢。    


这是,身上的红色连衣裙居然发出了异样的光彩。陆可萌再一次去摸拉链,还是没有摸到,于是她拿起了一把大剪刀。    陆可萌选择从领口开刀,她把剪子尖从领口探了进去,然后    陆可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衣服仿佛和皮肤贴到了一起,剪子无法从领口探进去。陆可萌用指尖捻了捻领口,她发现确实如此。    突然,那宽大的裙摆像蛇一样紧紧的裹在了陆可萌的腿上,并且越裹越紧,裙子像是变成裤子。红色连衣裙仿佛有生命一般,努力的把自己和陆可萌的身体粘连在一起。一种彻骨的寒意越来越明晰    陆可萌拿着剪刀不知所措。    红色连衣裙长在了她的身上。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