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失落,因為要離開熟悉的同學和老師,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學校。整個假期我都悶悶不樂。怕著。新環境總是讓我緊張。

開學很久了,我都是一個人上學放學。

對那個男孩子有印象,是在一個下午。那天相當的熱。放學了我還賴在教室看書,想等太陽下山。看得頭暈暈的,於是我站到走廊上吹風。

球場上有男生在打籃球,其中有一個黑黑高高的男生特別棒,只要球到他手裡,一般都會進,場邊不斷有掌聲給他。有一次,他還對著鼓掌的人鞠了個西洋式的躬。我笑出聲來。

大概是我的笑聲被他聽見,他抬眼望。我看清楚他的臉。震了一下,心裡想著,怎麼會有長得那麼帥的男孩子。他很深地看了我一秒鐘,轉身回到比賽。我被他那一眼看得發慌。臉立刻就紅了,雖然當時身邊一個人也沒有。

從那天開始,我就幾乎天天看見他。

這也不奇怪,因為第二天我才發現,原來他就在我隔壁的班裡,比我們矮一年級,高二。

他愛穿白襯衫,雪白的。配上被太陽曬成棕色的皮膚,特別顯眼和好看。我開始注意他。

也開始推遲了回家的時間,因為他幾乎每天都要在放學後打籃球。我告訴媽媽說,要補課,所以晚一點。媽媽沒說什麼。

有時課間,會有機會和他面對面走過。我一點表情也沒有的就走過去,心裡卻象有小鹿在跳躍。他膽子大一些,會看著我。

慢慢地,以後的課間,他有時會靠在走廊的欄桿上和幾個朋友聊天。對著我們教室的前門。所以只要我出去,都會經過他。往往那時,他是沒有聲音的。

不敢看,總是快快地走過。心裡卻開始高興。我知道他在注視我。

那個時候,想都不敢想什麼叫戀愛。媽媽說考上大學是最重要的事。而我也內疚極了,覺得自己怎麼可以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喜歡一個男孩子。卻不知道,有些感覺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來了就來了,沒有辦法。

我給自己找到理由,不是啊,我哪裡是戀愛了呀?我和他,連話也沒說過呢。於是心裡又漸漸輕松起來。

放學後留在教室,也是真正地在溫習功課,偶爾出去看一眼,他在打球,放心了,又回去看書。

也就慢慢地有了默契。

學校出去,經過一條小路,就是公共汽車站,我往北他往南。站台隔著馬路。有時碰巧他也在等車,我就又開始心跳,卻從不看他。有時我的車沒來而他的來了,他不上,也不特別看著我,就一直站在那裡。我心裡有一種被關注和被保護的甜蜜,不好說,但很高興。

我的車一來我就上,每次都一樣。上去之後我透過車窗看他,他也在那兒張望。我收回眼光,甜孜孜地回家。

是個很高大挺拔的男孩子,很結實,眼睛很黑很深,眼睫毛非常長,不太完全象東方人。後來聽人說他的曾祖母是法國人。原來如此。盡管有歐洲血統,他的頭發卻是出奇的黑而且直。打籃球的時候,他流很多的汗,頭發有點亂,有幾屢會濕濕地粘在前額,很動人。

那時候,我不知道那叫,性感。

有一次甚至夢見他,從一個高台上跳下來站在我的面前。他的眼睛忽閃著,也不說話。在夢裡,我們都是沒有聲音的,只看著對方。

醒來很害怕,怕自己喜歡一個沒有名字的人。而且,很快高考了呀。

又不敢說,連媽媽也不能說,只好一個人甜蜜著又痛苦著。

突然有個星期一,我上學的時候,發現黑板上寫著一首宋詞,我已經記不清是哪一首了,只覺得奇怪。值日生上去擦掉了它。我也沒在意。

那時我們班會每個星期換座位,從左到右,一排一排的,從靠牆換到靠窗。漸漸地我發現,我坐到哪兒,那麼我對著的黑板,就有一首宋詞。而且,只是每個星期一的早上。

有一個星期一,我去得最早,當我進去的時候,宋詞已經在黑板上了。當然是在黑板上 。我面對著的角落。那麼,不是我的同學寫的。那麼,是誰呢?我走到走廊上,他剛好上樓。我第一次主動地看著他,他竟然有點臉紅。很快地進了教室。

我就是那時明白的。那些宋詞是他送給我的。

很滿足地慢慢地擦掉那些粉筆字,接受著一個男孩子不能說的關愛。很甜蜜。

擦的時候想,奇怪,他是怎麼進來的?他是什麼時候寫的呢?我一直也沒能知道答案。

離畢業考試只有兩個星期了,離高考也只有一個多月了,我們年級開始規定上晚自習,老師會加班來輔導。

雖然越來越緊張,我卻也喜歡上晚自習。每天回家吃完晚飯就又回到學校,我喜歡在夏季的傍晚,下了公共汽車,走在那條通往學校的小路上。

那是我唯一的放松的時候。

我喜歡退著走,看自己的影子在地上一晃一晃的,還可以聞見青草的味道,有時可以聽見杜鵑的叫聲,歸歸歸的,美極了。

那天我也在退著走,突然看見另外一個影子停在那裡。我站住。不太敢轉回身去。直覺告訴我,那是他。

我們都不動。很默契地,他也不走近我,就在那兒站著。

突然,我看見他的影子伸出手,撫摩我的頭發——當然是我影子的頭發——我突然間快失去了呼吸!

是一瞬間的事,他立刻放下手,走了。我也趁機轉身走進學校。

但有種奇怪的感覺,仿佛我的影子有知覺。整個晚上以至以後的許多天,我的頭皮都麻酥酥的,老覺得有人在輕柔地撫摩它們。

我們,還是一句話也沒說過的。

他們年級放假了。我有點難過。雖然我的高考也終於臨近,但高考的壓力反而不那麼大了,有點麻木。我難過的是,以後,我見不到他了。

但是還是要拼了命也要好好考試的,不管烈日下是不是還有那個身影在球場上打籃球。

令我吃驚的是,他好象沒有放暑假似的。還是每天和一幫男孩子到學校,打球或者,坐在球場邊的樹蔭下聊天。

我知道他是在陪我。我知道,他知道我害怕。

那是他陪著我度過的我的最艱難的時期。沒有一個字,沒有一句話的那種陪伴,我

只要在看書快瘋了的時候走到走廊上看看他,我就真的可以堅持下去。

終於到了高考。我們不在本校考試,考場在四站路之外的一所小學。看考場的時候,意外地遇見他,在公共汽車上。他看見我的那一瞬間,也是眼睛一亮。很快地,他微笑,我沒有低下頭,也笑。就這樣互相看著,笑著。看一會,又低一會頭。兩個人,分享著一個巨大的秘密。

我到站,准備下車。臨走的時候回頭看他,他很快地握緊拳頭,做了個加油的姿勢。我心領神會地點點頭,走了。

整整三天,我沒有再怕。他要我加油。我不能輸。

只是考完之後,人象虛脫了一樣累,不是身體,是大腦。我乖乖地呆在家裡,聽媽媽的話,休息。

那個夏季快結束的時候,我收到通知書,我進了我喜歡的大學,喜歡的專業。

我卻哭起來。許多說不出的感覺齊齊湧上心頭。

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事實也是如此。

那次公共汽車上的相遇,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他。

多少年過去了,我經過我的初戀,遇見一些愛我的男人,也遇見了我最愛的男人。但是,偶爾的,在夏季裡,在可以聞見青草的味道和聽見杜鵑叫聲的夏季裡,
我會突然想起這樣一個男孩子,想起他隱約的微笑和很深的眼睛,想起那一個原本

很苦悶的夏季,他陪著我度過。

那也許不是愛,但在我心裡,那是最純真的感情。是一個人一生裡,最值得珍藏的一些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