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16歲的那個夏天,幾名美院學生來水鄉寫生,就住在薄荷家的小院裡。有位個子頎長的男生除了畫荷,還以薄荷為模特,畫了幾幅人物肖像。他筆下的薄荷青春俏麗,有著水鄉女子特有的靈性與美好,望望那個帥氣的男生,再看看畫中的自己,薄荷驚喜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男生對薄荷說:「你這般聰穎,不如也學畫吧?」薄荷有些遲疑:「那,你能教我?」男生笑著點頭。從此,勤奮的薄荷拿起了畫筆,她的進步令所有人都為之驚嘆。薄荷酷愛畫荷,在她迷上中國畫之後,更是一發而不可收。荷葉的鋪張,蓮蓬的矗立,荷花的皎潔與美麗,無一不在薄荷筆下生動浮現。

  薄荷考上美院的第二年,與同學一起去看畫展,邂逅了畫展的主人,正是當年為她畫像的男生。當初帥氣的男生已然成為高大俊朗的男人,四目相對,時光在剎那間流轉,薄荷心底有細細的喜悅嫣然綻放。她終於相信,原來在心中反復懷想一個人的時候,上天是會有感應的。但他又仿佛不再是舊日的他,他早已在圈中小有名氣,身邊更是蜂蝶繾綣,如薄荷這般單純的女孩怎敵萬種風情的魅惑?

  幾天後,薄荷捧了大疊的畫稿上門討教,他悉心指點,一如當年的認真,薄荷滿眼崇拜道:「何時才能與你共辦畫展呢?」他微笑:「等你筆下的荷花畫出水汽的時候吧!」從此,除了畫畫,薄荷都像個小小的影子一路追隨著他,卻又不敢說出年少時的夢裡總有他的笑容蕩漾。暑期來臨,薄荷返回水鄉,終日頭頂一盞荷葉坐在船上畫形形色色的荷。她沾得滿身馨香,心卻如蓮蓬上的蜻蜓,只停留在那個人的名字上。

  一個有雨的午後,薄荷獨自撐傘在湖面蕩舟,船至湖心時,她遇見另一條船,船上坐的竟是他與一名女子。倆人喁喁細語,女子的長發風情地纏繞在他頸上,無人注意傘下的薄荷。但薄荷分明聽見女子問他:「那個總跟著你的小丫頭到底是誰啊?」他淡淡一句:「一個學畫的孩子而已。」聽到這裡,薄荷的淚水打在湖面上泛起一圈圈漣漪。冬天到了,湖面的殘荷寂寞無聲,而遠處的城市裡正在舉行一場熱鬧的婚禮,他終於迎娶了那位風情女子。薄荷送上一對荷花枕,但人未到場。

  薄荷畢業那年,被作為優等生選送到國外去進修,許多個夜晚,夢裡都是水鄉的清荷,而清荷轉瞬間又全部化成他的笑容。一天,薄荷終究抑制不住思念打越洋電話給他,電話另一端嘈雜無比,夾雜著孩子的哭聲,她突然不知該說什麼,於是默默掛掉,年少時候的愛戀要用多少年才能夠忘記?

  回國後不久,薄荷邂逅了一場平和的愛情。這個男人如同一塊家常的棉布,很貼心、很踏實,薄荷第一次懂得,原來兩情相悅可以這般的輕松美好。薄荷決定嫁給他,並隨他去另一座遙遠的城市。

  婚前,薄荷想辦一場畫展,似是完成一場夙願,也是對自己青春過往的最好詮釋。純棉樣的男子含笑不語,許久之後只講了三個字:我理解。畫展籌備之前,薄荷去了他的家,他正在畫室裡面打游戲,身邊堆滿孩子的玩具,當初那個風情的女子正充滿警惕地瞪視著她,薄荷咽下了未出口的話。

  畫展上的薄荷穿一襲白裙,上面是手繪的蓮蓬和小魚,她微笑著迎接來賓,心中在隱隱期待著什麼,他到底還是沒有出現。畫展結束前,她的那幅《薄荷的青春》被人高價購買,並未留下姓名,只有一行熟悉的字體:你的青春我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