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肥紅瘦,春去也。枝繁葉茂,暑當來。



繁花盡落情蕭蕭,空留蝶影意綿綿。



驚時序變換,嘆離合悲歡,卻只道是人間平常事。



——題記



天,又下起了雨。相對於這淅淅瀝瀝的雨,我會更偏愛那透過樹葉灑在地面上細碎的陽光,那才是幸福的味道。我不喜歡雨,甚至有點討厭雨天,這讓我想起你,想起你為她撐傘的畫面。



你我從一出生就注定了不能在一起,我叫夏雪,你叫楊陽。而陽光的出現就注定了白雪的消失。瞧,就連上天都在告訴我不可能。



我不是真正的快樂,因為我看得穿你臉上很勉強的微笑。我很喜歡你,比你知道的還要多還要久。你不快樂的時候我的每一次呼吸都是疼的,因為喜歡你,所以舍不得你難過、希望你快樂,所以隱藏自己的感情幫你出主意去追你喜歡的人。確實,她站在你身邊比我更般配。但是,能不能不要為了愛她,讓自己變得那麼辛苦?我看著心疼。



時常告訴自己,我已不再愛你,可我的眼睛卻毫不留情的戳穿我的謊言。它總是不受控制的追逐著你的身影,只要你再細心一點,就會發現我喜歡你,因為我的眼裡全是你。倘若你知道,是否還會舍得讓它常含淚水?



暗戀,適合背著光。溫柔正恰如其分的在潮濕,在無人知曉的光影裡,自己舔舐著裂開的傷口。你或許見過我慌張的用微笑來掩飾的脆弱,但卻不知道那掛在臉龐上還來不及擦去的淚珠是因你而流的。



你不曾知曉我對你是什麼感覺,更不會知道我的悲傷。你不懂,就那麼幾簇花開,便已擱淺了整個初夏。我一直都覺得,你我初識的那個雨天是我見過最美的風景,後來才知道,美的不是那場雨,而是在雨中遇見的那個你。



「同學,能順路把我捎回宿舍嗎?」你的臉皮怎麼那麼厚呢,就那樣闖進了我撐的傘裡。面對突然出現而又陌生的你,我只覺手足無措。我能記住的也只有這些了,至於在回宿舍的路上你說的那些話,我都記不清了。就這樣,我們便相識了。



流年,因為遇見而美麗;情愫,因為相知而微動。不曾想過,你會喜歡上她,我最好的朋友。你闖進了我的世界,然後在我心裡撒下一顆叫作愛的種子,卻在它生根發芽的時候喜歡上了別人。這讓我如何是好?



愛情本就是模糊的,一不小心就能陷進危險的邊緣。一邊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個是我喜歡的你。很想去愛你,但我的理智卻在告訴我不可以。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的家人和你,我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她。愛你,我沒有勇氣再去選擇,我怕那樣下去我們都會變得傷痕累累。是你,更是我,將我自己置於這苦不堪言的境地。是不是,退出才是解圍的最好方法?



我有一個夢想,以你之姓,冠我之名,可我卻離它越來越遠。如若你我的塵緣只如初見,鏡頭停留在你我站在雨中對望,那該多美。你打開那扇心門,但卻遲遲沒有走進去。倘若沒有那一場不期而遇,是不是就不會有現在的苦不堪言?



因為很眷戀,所以多愁善感;因為有愛戀,所以對你總是不由自主的想念。很想去愛你,心有了期待,才會有那燈火闌珊下的望眼欲穿,期盼、期盼,最後只是黯然心傷。多麼希望,你喜歡的是我,為我撐傘的是你。



如果,當初我能勇敢的告訴你,我喜歡你,是否,寫給我的結局會不一樣?可這世間,哪會有如果的存在。或許,我是幸運的。有些人窮其一身,都沒有遇見那個能讓他們刻骨銘心的人,而我遇見了。即使你成了我這生中解不開的結,我也該慶幸了。



我很想去愛你,不想只做你的好知己。可如今只能卻只能和這段感情揮手說再見,我不能帶著這份愛看你愛別人,我怕我會傷疼到心死。



很愛很愛你,為了你我可以放棄一切,包括……放棄你,所以願意放棄自己的感情去成全你想要的幸福。有些懂得,是在你走過一個人之後才會學會。遇見你,讓我學會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擁有。對你,放棄了但卻還會在我心中,愛情教會我的——即便是放手了但卻還是執著的放不下。



海之藍,天之闊。愛在猝不及防的時候悄悄的來了。繁花夢,鏡中花,在這憂傷的季節邊緣,我在說「愛情,再見……」。一世塵緣一遇見,我用無悔的青春,許你一世芳華;你用柔情似水,贈我一段溫暖歲月。那場雨,真的很美。有你的流年,春暖花開。



我跋山涉水去愛你,最後卻逃不過向左走向右走的命運。即便如此,我仍覺得遇見你的季節是那麼的絢爛。你就是那一抹陽光,眩暈了我的眼,照亮了整個芳華。我願傾盡一世溫柔,只為書寫有你的流年。



很愛很愛你,所以希望你幸福,即使你的那份幸福裡沒有我。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請你也一樣要快樂,這是我唯一的期盼。



最好的成長是走過青春,最好的青春是愛過一個人。愛過了怨過了依然還執著的愛著。真正的擁有不一定是佔有,愛他,就給得起他更寬廣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