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把菜放進鍋裏,男人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媳婦,睡沒?”
“沒,正要熱菜呢。”
“不熱了,咱出去吃。”
“都半夜了呀。”
“穿好外衣下樓吧,我等妳。”
男人語氣執拗中又充滿期待女人不忍拒絕了,輕聲答:“好。” 樓道寂靜,女人剛下半層,就聽到男人有意的輕咳。
女人小聲問:“怎麽上來啦?”
“怕妳害怕。”
說話間男人已到近前,倆人牽手而下。 出樓門,紅色的出租車正停在門口。坐進車裏,女人皺起眉頭:“怎麽又沒鎖車啊?”
男人拍著腦袋說:“嘿,光想著妳害怕,急著接妳了。媳婦,可別生氣啊,平時我連出去吐口痰都會把車鎖得密不透風的。”
女人‘撲哧’樂了:“別貧嘴,這大半夜的去吃什麽飯呀?孩子快上小學了,要多攢些錢,媽身體不好,也要存些錢,還有……”
“不怕, 咱就吃碗面。對了,不說讓妳先睡,我自己熱菜就行嗎?”
男人邊說邊把暖風撥向女人的方向。“妳?妳只會圖省事吃冷的。妳天天這麽辛苦,不說吃得多好,總要 吃得熱乎乎的呀。”
“妳啊----”
男人搖頭,臉上卻掛這被寵的滿足與幸福。街路空曠寂靜。
“人真少,都在暖被窩裏呢。”女人說著,愈發心疼男人,壹再地說:“晚上千萬別出城,給多少錢也不行!”“嗯,記得的。”這樣的囑咐已數不清了,每次男人都應得肯定而鄭重,他要盡力多給女人壹份安心!七拐八轉,車子在小巷子裏的壹家面館附近停下。
鎖好車,男人和女人從門前停得橫七豎八的出租車間的縫隙穿過。“這麽多司機都來吃面?”
女人很驚訝。
“是呀,這家的面館的牛肉面特地道,還不貴。”
壹坐下,男人就豪爽地點起來:“老板,來兩大碗牛肉面,壹盤牛腱子,壹盤花菜,壹聽啤酒,壹瓶可樂。”
女人有點急:“不是說開車不喝酒嗎?怎麽點那麽貴的菜?”
男人也不解釋,只呵呵笑著用餐巾紙把女人面前的杯子細致的擦好。
酒水端來,男人把酒擺到女人面前,可樂擺在自己面前,笑著說:“妳的話我全記得,酒是給妳的。”“我?”
女人很驚訝。店裏顧客幾乎都是男人,有的悶頭吃,有的邊吃邊談論剛拉的活,面館裏只有自己壹個女人。
女人悄聲說:“我可不好意思在這喝酒呢。”
“怕什麽呀。”男人說著開了啤酒,給女人倒滿了杯子。女人笑了,不再爭執,也給男人倒可樂。牛肉面送來了,熱騰騰的,香味撲鼻。
“好香!”女人輕贊。“嗯,這是秘制老湯煮的,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家。”男人答。女人挑起壹小筷子面,說:“味兒可真誘人,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那快吃,趁熱好吃。” 男人熱切地看著女人,女人把面送入口中,剛嚼兩下就不住點頭:“好地道,有我家鄉牛肉面的味兒。”
男人仿佛壹直等著這話,女人壹說完,男人就放松地靠到椅 背上,從胸腔裏暢快地吐出壹口氣。“妳也吃呀,傻看著我幹嘛。”女人催著。“好,好,壹起吃。”男人應著,卻並不動筷,而是掏出手機看。
女人正要詢問,男人卻忽然滿臉激動地站起來,大聲說:“在座的哥們,現在是24號的午夜11:59分,再過壹分鐘就是25號。25號是個好日子------ 是我媳婦的生日,30歲的生日!廣播裏總是說女人特別看重30歲的生日,希望在這壹天能有些特別的慶祝。我就是個的哥,家裏上有老下有小,不敢搞大了,就 想著帶我媳婦吃壹碗有她家鄉味的長壽面,第壹時間裏……”
說到這,男人凝視著女人,深情地說:“媳婦,第壹時間裏祝妳生日快樂!”言罷,男人壹仰脖,喝 幹了杯中的可樂。面館裏的人先是好奇地聽,隨之便使勁鼓掌,大家友好地看著女人。女人的臉兒紅成了蘋果,身兒飄成了雲朵。壹個五十多歲的的哥端著杯子走過來說:“妹子,生日快樂!”隨後,的哥們全來祝賀了,他們手裏,有的捧著保溫杯,有的拿著礦泉水。
老板也來祝賀,還宣布今夜的牛肉面是壽面,可勁造,全部免單。車裏,男人輕聲問:“媳婦,高興嗎?”“嗯,”女人輕聲應。男人邊開車邊美滋滋地哼著《生日快樂》。女人嘴角輕揚,笑容在腮邊漾起壹圈圈美麗的漣漪,素日生活中的沈重與疲累全清空了。此刻,女人感覺自己是那麽輕盈,快樂,幸福。
其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會累的,都會倦的。但是只要還被人想起,還有有人關心,也是壹種莫大的欣慰。真正的幸福是不需要多少錢的,錢多了也並不見得可以買到很多幸福。幸福只是壹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