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卡,原来指的是号称卡中之王的“黑色信用卡”,那是身份的象征,是占极少数的顶级有钱的客户所拥有的特殊服务,而就在这几天,“黑卡”又有一个新的解释,那就是电话“黑卡”。
据权威媒体报道,所谓的电话“黑卡”是指未进行实名登记的移动电话卡(含无线上网卡)。不法分子往往利用“黑卡”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实施通讯信息诈骗、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违法犯罪活动。据中国移动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中国移动仍有近16%的用户没有办理身份实名认证,总量接近1.3亿户,加上其他运营商,黑卡超过1.3亿。
于是,犯罪分子利用黑卡敲诈勒索,腐败官员从事权钱交易,基金经理利用黑卡从事老鼠仓操作,所有的罪恶都与“黑卡”有关,仿佛只要是沾上了“黑卡”便一定是罪恶的必然。事实果真如此吗?
黑卡不全黑,或者说当时并不黑
如果非要把“黑卡”定义为未进行实名登记的移动电话卡,那么,我们应该而且必须清晰一个事实,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只是于2013年9月1日起全面实施的,在此之前,国内并无法律强制要求移动电话用户必须进行实名登记,也就是说,那时候的非实名登记的电话卡并不黑。
屈指算来,即便从2013年9月1日算起,至今也不过一年半时间不到,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两个亿的新增用户是必须按照这个规定的来办理的。我们直到,中国的移动通信事业发展了20年,而移动电话的暴发期是在十年前,至今很多用户依然在使用老号码,这部分用户即便不实名,也并不是“黑卡”,或者不应该定义其为有歧视性的“黑卡”用户。
一个制度只是在发布了一年多一点之后,而满足这个制度的用户数已经达到了总用户数量的90%,如此的效率不仅仅不是阳奉阴违,而且应该算是不遗余力了。要直到,即便是强力部门主导的一代身份证更换,多年都进展缓慢,最后不得不强制报废,但至今也并没彻底完成。
黑卡不是不想实名,而是有实名恐惧症
如果实名制真的好处大大,那不愿意把自己的卡进行实名制登记的就是脑子有病,但事实上,很多老百姓都认为,把自己的真实信息到处登记的人才是脑子有病。
按照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为用户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含无线上网卡)等入网手续时,如实登记用户提供的真实身份信息。但是,在我国,电信业务经营者范围很广,并不是仅仅指三家通信运营商,还包括各种各样的合作渠道,有大型卖场,有连锁手机店,也有街头小店、代销点,未来还有数十家虚拟运营商,如果让老百姓把自己的信息都毫无保留的登记下去,谁来保证这些信息会被安全的保密呢?
中国在没有建立起完善的个人信息保密制度之前,谈实名制的问题就太早,也根本不可能得到落实。不要说业态繁杂的通信运营,就是医院、开发商、甚至工商、税务,谁敢拍着胸脯保证信息安全?
消除黑卡,运营商实际上是最大受益者
黑卡的泛滥问题出在哪里呢?于是,专家们又分析出了,根源在运营商,这运营商一方面喊着打击“黑卡”,一方面却公开地卖着“黑卡”,“非不能为,实不为也”。
再次,我们不得不又提到倒霉的“北京马甸邮币卡”市场,好像每次提到类似事件都会让这家市场上头条,但记者们为何不去探究下那些“以双倍价格出售,月租费5元的电话卡甚至卖到了200元”的卡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电话实名制,运营商是最大受益者,特别是中国移动。实际上,那些顽固不化的非实名制登记的“黑卡”如果能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补齐资料,一定会对中国移动的客户保有及针对性的市场营销带来不可低估的价值,等于是帮助中国移动增加用户转网的成本,提高客户的忠诚度,中国移动为啥要阳奉阴违呢?
当然,不可否认,在实名制的推进过程中,确实存在各种渠道为了销售而放松要求的情况,三家运营商都会有,但这种情况绝对不是黑卡形成的主流。
黑卡是问题,但实名制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其实,面对所谓的“黑卡”,运营商也是有气无力。要知道,现在的法律依据也只是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规定》,而这个规定实际上只是约束运营商的,对老百姓并没有强制性。如果老百姓不接受,实名制必然会变成一纸空文,运营商的管理出现跑冒滴漏是必然,而要求老用户去补充资料更是不可能。
要想解决实名制的问题,还不如有关部门出台一个法令,要求所有移动电话用户必须在规定时限之内补充完整资料,否则将强制停机。如此,运营商也就有了操作依据,也不敢再出现所谓的抵触情绪,老百姓也就不敢不老老实实的去补充资料。
如果有关部门连这个都不能做到,却要让无职无权无强制能力的运营商去做,那就不是解决黑卡,而是要运营商“背黑锅”,这真成为了中国移动的冷笑话。
我们应该看到,面对这些年泛滥的欺诈短信和电话诈骗,实名制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实名制就像防盗门,再高明的防盗门也只是防君子防不住小偷。
当然,打击通过电话卡的犯罪是大快人心之举,但希望通过打击黑卡就能解决围绕电话展开的一系列罪恶活动,却不一定收获很大。顺便说一句,如果假身份证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却奢望要电话卡全部实名制,怎么会做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