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科學家們認為五萬年前人體睪丸素水平的降低使得人類在藝術和工具領域得到了發展。他們稱睪丸素的降低改變了人類頭骨的形狀,同時也使得文化發展的更繁榮起來。而這兩者之間的聯系,則是由於人類發展出了一副更利於合作的女向面孔。




現代人類的化石最早出土於20萬年前,但藝術和高階工具的普及是在5萬年以前。“現代人對於工具的革新,創造藝術與文化的快速發展時期可能就是源於那個時間點,因為那時我們發展出了更傾向於合作的性格。”美國猶他大學的生物學研究生,項目主導人Robert Cieri 說道。

這項發表在Current Anthropology 雜志上的研究測量了1400具古代和現代人的頭骨,論證了當人們變得對彼此更友好以後人類社會有了大幅發展,而結果就是睪丸素水平的些微降低。

根據Cieri 的導師,杜克大學的人類學家Steven Churchill 所說,在進化中人類粗壯的眉骨漸漸消失了,形成了更圓滑的頭部,而這些改變則是由於身體睪丸素水平的變化。研究小組中還包括杜克大學的動物認知專家Brian Hare 以及Jingzhi Tan,兩位研究人員稱這個理論與非人類的物種進化相符。

“如果我們能在動物身上看到這些變化的過程,也許可以幫助我們解釋人類的進化過程。”Hare 說道,他目前正研究的是與我們最接近的猿類:富有侵略性的黑猩猩以及溫和的倭黑猩猩。

這兩種猿類發展出了完全不同的類型,Hare 說道,同時它們對社會壓力的反應也不相同。雄性黑猩猩的睪丸素分泌在青春期呈上升趨勢,而倭黑猩猩則沒有這種現象。當面對壓力時,倭黑猩猩并不會產生更多的睪丸素,而黑猩猩則會。并且他們都會產生一種被稱為皮質醇的應激激素。而他們的行為習慣也是有著天壤之別,同時這也導致了他​​們不同的臉型。“你很難從倭黑猩猩臉上找到突出的眉骨。”Hare 說道。

Cieri 則比較了13具8萬年前,41具1萬到3萬8千年前以及1367具20世紀30個不同人種頭骨的眉骨,臉型以及頭內空間。而這些頭骨的發展趨勢則表現出是越來越不明顯的眉骨以及縮短的上半部臉長,這些都是睪丸素降低的特徵。




這項杜克大學的研究論證了群居生活使得人們更傾向於合作而減少了侵略性,從而導致了面部形狀的改變。“如果史前人類居住在一起并互相傳播新的技術,那他們就必須要適應彼此的習慣,”Cieri 說道,“人類成功的關鍵就是合作以及從他人身上學到新的知識。”
欢迎订阅我们的频道 //tw.push01.com/channel/push96/

我们将全天候为您分享最新最精彩劲爆博文哦!

免费注册一起赚美金//www.push01.com/?r=11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