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在深圳打工的17歲侗族姑娘楊思仙在晚上11時許倒在了回家路上,她的致命傷在脖頸處。來自醫院的消息顯示,楊思仙是被割破動脈,失血過多而亡,隨身帶的手機和皮包都在。歹徒的作案動機成疑,警方沒有透露相關信息,稱正在全力破案中。楊思仙年僅17歲,貴州凱里劍河人,侗族人。今年3月,她從潮州來到深圳打工,經親友介紹,進入一家珠寶廠做珠寶激光打印的工作。16日晚10點半,楊​​思仙下班回家,與她同行的是她的表嫂吳女士。吳女士說,每晚下班後楊思仙都會循著步行回家,大約1.4公里。這段路有點荒涼,路的一邊是一人多高的荒草,路燈落在人行道上,光線大半被行道樹擋住,視野顯得有些昏暗。圖為工作休息時的楊思仙。

事後警方查看監控錄像,發現在楊思仙與表嫂的身後,有一個身穿米黃色上衣的男子悄然跟隨,兩名女子全然不知危險隨時降臨。她們回家前,還到工廠附近的餐店吃了夜宵,之後手挽手往家的方向走去。當晚11時許,當兩人走到距離水官高速高架橋大約六七十米的地方,那名男子從楊的身後靠近,用一隻手勒住楊的脖子,走在楊身右的表嫂聽到男子嘟噥了一句什麼,但緊張的她沒有聽清,她本能地跳開三步,驚恐地註視,她感覺對方手裡拿著刀,於是跑走。圖為楊思仙表嫂手機裡保存的楊思仙工作時的照片。

據楊思仙的表嫂吳女士稱,她當時一路跑到了離案發現場四五十米的地方,在這裡她遇到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吳女士向他求救,“前面有打劫! ”她結結巴巴地跟那名男子說,那名男子沒有反應。無助的吳女士又繼續向前跑,在距離案發地100米外的地方,她遇到了另一名男子願意借手機給她,讓她打電話報警。吳女士的手機忘在了家裡,於是她接過手機,打給了自己的丈夫。吳的丈夫之後從1公里外的家裡趕過來,兩人會合往事發地點趕,“距離事發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但是楊思仙已經倒在了血泊中,血噴了一地。120急救車趕到後,醫生下車翻過楊的身體,跟吳女士夫婦說道:“沒得救了,已經斷氣了。”圖為2014年12月17日,深圳,當晚與出事女工楊思仙結伴下班的表嫂哭紅了眼睛,她一直無法相信自己眼睜睜看到表妹被人殺死。

思仙的表嫂吳女士講述事發情況時,幾次眼紅流淚,泣不成聲。在楊思仙的住處記者看到,房間約20平米,陳設十分簡單。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張桌子,靠窗處被隔出一小塊面積,作為廚房和衛生間。雖然簡陋,卻顯得很乾淨。床上被套上繡著“女孩的生活”幾個字,床邊牆壁上貼著卡通圖紙。表嫂吳女士說,思仙之前住在7樓,牆壁上也是被貼得花花綠綠,比現在貼得還要好看。床邊的桌子上放著一面鏡子,邊上是思仙沒有完成的十字繡,上面繡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偎依在一輛轎車邊,邊上配著一行字:親愛的,你是我眼中的蘋果。吳女士說,思仙在潮州的時候談過一個男朋友,後來對方回老家,目前已經結婚。到了深圳後,思仙一門心思放在工作上,沒有空談戀愛。思仙跟母親說,她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下一場戀愛,她會到二十五六歲再談。接下來的目標是籌錢,她不會打一輩子工,等籌夠了錢,就回家做點生意。圖為楊思仙剛剛完成的十字繡。

在親屬眼中,楊思仙是個誠實、善良、可愛的姑娘,一心只想著家裡過得好一點。據悉,她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17歲的她家中排行最小,卻很懂事。她一個月的工資只有2000塊錢,但每個月都會把其中1000塊錢寄回家,剩下的1000塊錢,除了350元房租,加上其他生活上的花費,基本沒有剩餘。圖為2014年12月17日,深圳,從出事女工楊思仙租住的房間窗口向下望去,出事的地方(畫紅圈處)介於她上班的工廠和宿舍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