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陪你三十年吧这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故事——他和她,一个普通的男人和一个普通的女人,曾经是一对恋人,后来分开了。她的母亲嫌他没钱,没好的前程,这是母亲替女儿着想,无可厚非——天下所有的母亲都希望子女幸福,希望女儿嫁给一个有钱、有情、有义的郎君,儿子娶一个品行端庄的妻子。她离开了他,带着痛苦和不舍,离开了两年,心里仍然有他。突然有一天,她听说一个消息:他得了绝症,尿毒症,肾接近衰竭,于是通过媒体想把自己的身体捐出来,供医学研究。她没有一丝犹豫,瞒着母亲来到他身边。昔日的恋人见面,泪水涟涟,她不允许他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她!可是,她能救他吗?她也没有钱,于是,她对他说:我把我的一个肾摘给你吧!那种决绝,那种当机立断,几乎带着飞蛾扑火的决然!大夫说,配比之后才能作出决定,因为能配上的人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即使是亲人也大多配不上。但结果出来了,她的肾脏和他居然能配上!可还是不行,大夫说,法律规定,必须是亲属或者配偶才能捐献肾脏,否则有买卖的嫌疑。几秒钟之后,她平静地对大夫说:“那我嫁给他。”看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爱情是花前月下么?是山盟海誓么?是你侬我侬么?是缠缠绵绵么?所有的爱情都不抵这雷霆万钧的一句:“那我嫁给他。”她选择了在他贫病交加时,在他生命垂危时,在他决定放弃时,不仅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还给了他最灿烂的爱情。这一切,皆背着她的母亲,她把自己的户口本从家里偷了出来,为了自己的爱情背叛了亲情。手术的时候,这一对新婚20天的夫妻看着彼此,她说:“你答应我,换了肾之后至少陪我三十年!至少!你答应我!”而他流着眼泪说:“亲爱的,我会陪你一生,三十年不够,我一分一秒都不放弃,一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她摘了一个肾,安在了他的身上。他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而她的麻药劲儿还没有过去,她在潜意识中说了一句话:“他疼吗?他疼吗?”在场所有的人无不落泪!在生命最关键的时候,她忘记了自己,心里只有他,“他疼吗?他疼吗?”何需说有多爱?何需用别的来证明?我给了你我的器官,你的血里流着我的血,而我最最在意的是你疼不疼。亲爱的,你的疼就是我的疼。换肾之后,他每个月要吃4000块钱的药物来排异,她就疯狂打工赚钱,她瘦了、难看了,累得瘫在地上。她的母亲终于找上门来,疯狂地打她、骂她,把她的脸全拧肿了,甚至拧出了血。母亲心痛:“你怎么能骗我呀,你怎么能摘自己的肾给他呀,我宁可摘我的给他呀。”同样的感人,同样的令人垂泪。她心疼自己的女儿,当然是真心真意的,连那哭喊都那么真,倒是电视台那化妆精致的记者让我感觉寒凉,别人在为生死奔波呼喊,根本不考虑上镜是否好看,而她们录制着这一切,考虑的却是收视率会不会高。这么真的镜头,母亲厮打着女儿,女儿恳求着:“妈,我没力气了,让我们好好相爱吧。”他在旁边给岳母跪下了,是妻子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我看到那张充满感激的脸,岳母打在妻子脸上,疼在他的心里吧?如果能,他不仅要陪她三十年,他宁愿来生来世都陪她!美好的爱情,一定是风雨中的那把伞,是大雪里的那盏灯,是在最脆弱最无力时伸出的那双手。镜头最后,她怀孕了,贫寒的小屋里,他把头紧紧贴在妻子的腹部。生命有多美,他们一起给予了生命更美的内容,把爱情献给爱情,把美好献给生命,把我献给你,把你献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