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的臺北監獄,有兩位受刑人在被窩里「律動」,劉姓管理員巡房發現後立刻制止,結果其中一人卻向所方陳情,說自己被性侵。據悉,這名原告是已婚男子,家有妻小。獄方懷疑他是因為擔心自己的性傾向曝光,只好先下手為強,說「如果我不給他搞,他就會搞我老婆、小孩」。

因為從監視器畫面來看,雙方「有攻也有受」,完全不像強迫的樣子。法官從當晚10點35分至11點05分的監視器來看,原告有數次的轉正面、翻身,位置有前有後。而且被告的陳姓男子是中度精障者,語言智商只有44,因此無論問他什麼,答案一律都是肯定的「好」、「是」、「對」,如此一來,他更不可能說出威脅原告的言語。


法官認為,擁有家室不代表原告可排除同性戀或雙性戀傾向,加上監獄文化對非「非異性戀者」較不友善,原告應該出於怕被欺負,才會誣陷陳姓受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