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jpg

在李悅被陌生男子帶走並「失聯」10小時後,終於回到位於東城的出租屋。「我不知道是誰帶她回來的,整個人瘋瘋癲癲。」聽到拍門聲,李悅的室友馮田園打開門發現李悅非常亢奮,「腿上手臂上脖子上都是淤青,整個人神誌不清,到外面找了一把掃帚,進屋就打,說滿屋都是蛇和老鼠。」那天下午,馮田園大概記得李悅至少洗了20幾次澡,「後來裡面什麼也不穿,披著一條浴巾又跑到外面去找掃帚打老鼠。隨後,馮田園叫來李悅上班地的老闆羅某。「羅總說應該是被人『下了葯』,趕緊送醫院。」馮田園和一名男同事,架著李悅前往醫院就診。診斷結果證明,李悅在過去48小時之內吸食了搖頭丸。

「醫生開了一些葯,建議在醫院觀察,但是她說自己沒吸毒,不願意就診,隻好回去。」在回去路上,李悅一個勁地跟馮田園講,「計程車上都是蛇和老鼠」,他們隻好步行回家,那時候已經晚上9點30分,「她喊口渴,我餵了幾口水給她,她終於睡倒在床上,稍微安靜下來。」不久,馮田園聽到李悅的喉嚨發出「呃」的一聲,然後就沒有了氣息,120急救車趕到,醫生證實李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