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資料圖

                           

奢侈品

  生活報7月5日訊 他們是財富的孩子,銀行卡里的數額令大多數人一生難以企及;

  他們揮金如土,住豪宅、穿大牌、品名酒,買輛50萬以內的車根本不用跟父母打招呼;

  他們被人群簇擁著,卻也在人群中孤單著。他們被叫做富二代,也是家族企業的繼承者,既頭頂光環又飽受爭議。

  日前,記者走進這個略顯神秘的群體,帶您了解這些冰城“繼承者們”,浮華生活背後鮮為人知的幸福與迷茫……

  關鍵詞:接班                            

  想過“單飛”但注定得當“繼承者”                            

  命運給了顏顏一個“甜棗”,她卻偏偏想要“桃”。

  今年28歲的顏顏是哈市某公司的副總經理,目前手里管著幾百號員工。三年前,她從國外學完市場營銷回來,就一直在家族企業上班。每天除了處理公司日常事務,經常要國內外飛來飛去,跟隨家人參加各種商貿洽談,學做生意。

  顏顏月薪過萬,閑暇時間可以打飛的追看陳奕迅的演唱會,去北京聽《人鬼情未了》的歌劇,她不太喜歡人們熱衷的旅遊目的地,最近想去伊朗、巴基斯坦轉轉,理由是“那邊遊客比較少,聽著挺神秘”。

  在外人看來,顏顏年紀輕輕就身居高位,這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但其實她一直不太想接班。“很多人都在羨慕我的生活,可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不是我自己選擇的。”

  跟不少富二代一樣,顏顏試圖離開父母“單飛”,卻一直未遂。如果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顏顏很可能會成為一名律師,或者咖啡店老板娘。然而,她的律師夢早在大學時就破滅了,父母勸她學了市場營銷專業。大學畢業後,她本來想去南方開家咖啡店,當時已經跟代理商談好了,可惜家人沒同意。顏顏記得,最初她提出開咖啡店的想法時,母親十分不悅,“開咖啡店一年能賺多少錢?你還是留在哈爾濱,跟我學做生意吧!”

  盡管母親是顏顏心中的“女強人”,也是她的驕傲,但她很早就下定決心,一定不要過母親的那種生活。“我媽媽的生活太枯燥了,感覺她唯一的樂趣就是上班,有時候我真的挺心疼她。”在顏顏的記憶中,母親一旦忙起工作來便好幾天不回家,甚至會住在辦公室里,“她的辦公室非常寬敞,除了能睡覺,還能洗澡,各種設施一應俱全。我媽是個工作狂,但我一點兒也不想成為她那樣的人。”

  關鍵詞:培養                            

  學做生意嚐苦頭辦公室里住一年                            

  從很小的時候他們就知道,“自己無論再怎麼努力,都很難超越父母”。

  父輩們往往白手起家,每個人都有段艱難的奮鬥史,字典里似乎沒有“不能”兩個字。而這些年輕的“繼承者們”從小生活條件優渥,一直生活在大人的庇佑之下。他們很自然地分成了兩派,一種人靠“揮金如土、玩出花樣”來刷存在感,這在網上屢見不鮮,而另一種人則希望通過努力來得到長輩們的認可,但這絕非易事。

  “其實,不是每個富二代都活得像‘公主’‘少爺’,畢竟,生活不是偶像劇。”雖然是董事長的女兒,顏顏剛進公司時,也曾有過一段痛苦的“磨合期”。她上班後的第一項工作是給母親做助理,因為經常加班,後來干脆住進了母親的辦公室里。每天早上六點,母親會準時給她打電話指派任務。“我媽做事雷厲風行,而且語速特別快,經常一連說好幾件事,我記到小本上一件件去辦,她又嫌我效率太低。成功人士往往脾氣都挺大,你懂的!”讓顏顏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母親最常說的話是,“我兩個小時能辦完的事,你得做一天!你怎麼這麼笨?!”

  在母親身邊的第一年,顏顏幾乎沒聽到過任何誇獎,被打擊得信心全無。她不明白,為什麼母親對別人總是笑臉相迎,唯獨對她這麼嚴苛,有一回,被逼急了,顏顏當著母親的面號啕大哭,“我又不是你,我根本沒法像你那樣能干,恨不得一天做20件事!”那次“發飆”之後,她發現母親的態度緩和了不少,偶爾會表揚她幾句。

  不過,顏顏也承認,在母親手底下曆練,她確實成長了不少,“我媽教得特別細,她連如何與人握手都教我,比如一定要五指並攏,這樣才顯得真誠。在生意場上,要把握好‘出六進四’的原則,能拿60%利益的時候,隻拿40%就好,要讓別人也能多受益……”

  顏顏前後在公司住了將近一年,吃了不少苦,其間趕上公司裝修,她經常頭暈、惡心,去醫院檢查後得知自己甲醛中毒,這才從公司搬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