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_meitu_1.jpg

下午和朋友聊關於巧合的話題,提到了我和女朋友相識的事情。大家都覺得好神奇,於是我就應邀來答這個題目來分享下。當然,我順便也邀請了我女朋友。

去年過年期間,有一個上海姑娘讓我給她送早飯。因為我當時很喜歡她,就連夜從北京飛到了上海,給她送早飯。人們有時候就是這樣,對一個不太喜歡的人 提一個比較難的要求,希望他知難而退,放棄追求;但當他真的做到的時候,又不願兌付諾言,而去選擇逃避。所以,當我第二天早上真的帶著早飯到她住處時,她 以吃過早飯為由拒絕見我。然後我提出改送午飯,她同意了,但是最後我還是被花樣放了鴿子。

按照劇本,此時我應該惶惶如喪家之犬一般地回北京了,然後我就往虹橋方向走。這個時候一個姑娘走過來找我問路,她說她手機停機沒電了,銀行卡還被 ATM機吞了,要去邯鄲路的某某地方。我一聽她說的那個地方,正好是我聽過的地方,就在復旦附近,於是就決定不回北京,先帶她去復旦那邊。有時候,有些逼 是裝不得的——結果,我倆都迷路了。當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我問她餓不餓,然後就帶她去了一家咖啡廳,買了兩杯咖啡和吃的,然後讓她手機充電。手機開機 之後我給她朋友打了電話,告訴她來這個咖啡廳接她。

其實那天遇到她之前,我的心情遭透了,但是為了不讓我的心情影響到她的心情,我就開啟了扯淡模式。鑑於我本人擅長扯淡講故事,於是我就在咖啡廳等她 朋友的時間裡,給她講了很多的故事。看到她心情很好,我的心情似乎也變好了,絲毫不記得上午中午被鴿子的事情。我留了她電話,給她發了一條短信,可惜我輸 號碼的時候輸錯了一位,導致我倆都沒有了對方的聯繫方式。她朋友快到晚上的時候才找到我們,然後她問我要不要和她們一起吃晚飯,我才知道原來那天是她生 日。

分開之後,我還不知道和她失聯了。隻是給她發過的幾個祝福短信從來沒有收到回音,我以為她是忘掉了我,畢竟當初隻是萍水相逢,人海茫茫,想要在此遇到幾乎不可能,漸漸地我也忘掉了她。

前段時間,我逛微博的時候,看到一個大學同學轉發她朋友生日party的照片,照片裡的女主角看起來很眼熟。然後我和她一聊,才發現她竟然就是去年 在上海遇到的那個姑娘。更巧的是,她高中的女伴是我大學同學,我的發小是她大學同學。更更巧的是,一年前我們是在她生日那天認識,一年後我們又是在她的生 日那天重逢。

然後,她已經成了我女朋友,XD.

隨後女朋友也來回答了

謝男朋友邀請。

至今經歷過最巧合的事情就是跟男朋友相遇相識相知相戀了。

2014年2月10號,我度過了至今人生中最柳暗花明的生日。那天我從海口飛上海,去見馬上要出國的基友。下了飛機,我一摸兜裡錢大概夠我打車去跟 基友約定的地點,便攔了輛的士,講好價錢就上路了。我這人有個特別不好的地方就是坐車坐飛機做任何封閉式交通工具都會進入「休眠模式」。當我醒來時,司機 已經開始靠邊兒停車了。我遞了錢,師傅數了數,又退了10塊錢給我。開箱拿了行李,我想師傅真是個好人還少收我十塊,肯定是看我長得又美又萌。我站在車旁 正準備道出我最誠摯的謝意,師傅慢慢搖下車窗,看著我,說了一句我至今難忘的話。他說:「小姑娘,邯鄲路還沒到,不過再往那邊走一會兒就到了,不遠的。我 家裡突然有急事要回去,就少收你十塊錢吧。」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師傅已絕塵而去。我攥著十塊錢呆呆地看著車拐個彎消失在路口,心中早已驅趕草泥馬追車萬騎絕塵。

我檢查了下行李財物,沒有落下什麼。對了忘記交代,我的手機因為過年期間因為出省長途太多,早在海口已經欠費停機。而在美蘭機場候機時,也在無聊中 把電量耗的所剩無幾。下了飛機之後身上現金差不多夠我打車到目的地。而現在,我兜裡揣的錢不夠我買個漢堡,還不知道自己所在的這個旮旯附近是否會存在麥當 勞。

不過還好卡里還有錢,取點錢再打的,遇到營業廳還能把話費交了。一路問人,終於讓我找到一個ATM機。我激動萬分的插卡,輸密碼。錯誤。哦,剛剛手抖。再輸。錯誤。不行,冷靜一下。這下應該對了。「很抱歉,您的密碼輸入錯誤超過三次,銀行卡已凍結。」

我了個大擦!我銀行卡被人改密碼了?!萬分沮喪的拿回卡放入錢包。我了個大大擦!我把建行卡當中行卡輸了三次!那換中行卡取好了。馬達。中行卡沒錢。

灰心喪氣的從自助服務點出來,默默地哀嘆了下自己時運不濟命途多舛,我決定問路走到邯鄲路去。十塊錢的路程,應該不遠。

這時迎面走來一個少年,骨骼清奇,面露愁容,印堂發黑,一看就是被人放了鴿子。於是我上前一把抓住他問道:「同學我看你天賦異稟我這裡有本《降妞十 八章》我看我倆有緣就便宜賣你了,你若不喜歡我還有別的。」當然這是扯淡,我隻能猜測出眼前的少年愁苦萬分可能是處於青春期的花季雨季。而他被人放鴿子的 事是我後來才知道的。我柔聲道:「同學你好,請問你知道邯鄲路怎麼走嗎?我好像迷路了。」沒想到少年答道:「哎正好我住邯鄲,我帶你去吧。」真是天無絕人 之路啊!

兩個小時之後。

「同學你真的住邯鄲嗎?」

「真的住邯鄲啊,河北邯鄲。」

我*(吡———)。。。

我憂傷的看著走在前面的少年,心想,這好人好事做的,他一定是特別想要那朵大紅花。

實在是走不動了,從機場出來就趕車,一路上什麼都沒吃也沒錢吃。我叫住少年,準備謝謝他並告訴他我自己可以找到。還沒等我開口,他問,餓不餓,是不 是走累了,那兒有一個咖啡館我們去休息一下。我說我沒錢,他說我請你。喝了咖啡吃了東西,倒黴的一天似乎有點起色。咖啡館裡有插座,手機充了電,也借他的 電話聯繫上了基友。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少年從天文吹逼到地理,從歷史吹逼到武俠,講故事、逗悶子。我捂著肚子笑得停不下來,才覺得今天像是在過生日。

快到傍晚基友才出現,少年見有人來接我便準備起身離開。我叫住他喊他一起吃晚飯。畢竟他陪我找路找了一下午,誤了回北京的車,還請我吃東西。吃完晚 飯,真是該分別的時候啦。雖然給他留了我的電話,但我仍擔心的想,這個人也會像其他在旅行中認識的人一樣,人海中打個照面就轉身不見嗎?

果然,萍水相逢,後會無期。那之後,我再沒收到他的任何消息,漸漸就把這事兒忘了。不過,事情要是就這麼結束了,我此時也不會在這道題下碼字了。一 年後,我的二十二歲生日,來參加聚會的朋友轉發了我生日的照片。二月十二號,那天的照片收到了一個來自陌生人的贊,私信裡彈出了一個大叔的消息,聊了幾 句,發現竟是去年的少年。

原來他後來並不是沒有聯繫我,隻是存電話時輸錯了一位號碼。

原來他的發小是我的大學同學,我跟我這位大學同學接過相機,切磋過滑板,卻沒熟到可以聊一聊自己的有趣的朋友的地步。

原來我高中的閨蜜,那天去聚會的朋友,是他的大學同學。他是看到她轉發的狀態覺得照片上的人眼熟,一問,竟然又找回了一年前認識的姑娘。

現在想想,那天所有倒黴的事情,以及冥冥中的原來,似乎都是為了久別重逢。欠費沒電的手機、坑爹的司機、凍結的銀行卡、我的閨蜜他的同學還有他被放掉的鴿子,一環掉落,我現在也不會是他的女朋友了。

這是我至今遇到的,最好的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