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看起來,一個人把自己交給痛苦,比交給快樂更容易一些。        


       

  譬如,聽別人講話,聽到最後,耳朵里隻會記住兩類話:最願意聽的和最不願意聽的。然後,喜歡聽的未必化成快樂,但不喜歡聽的一定化成了痛苦。        


       

  人的選擇性就是這麼頑固,頑固得近乎荒唐。也就是說,你本可以雲淡風輕地活,然而,卻無緣無故地受了傷。是的,有些傷害是來找你的,而有些傷害是你找來的。        


       

  好多人強大的想象力,都用在了自戕上。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稍加勾連,就能安排在自己身上。那邊還沒風聲鶴唳呢,這邊早已四面楚歌了。就這樣,在近乎扭曲的想象力中,完成自戕。        


       

  這個世界沒有願意自討苦吃的人,但多少人每天都在自討苦吃。也就是說,你還沒與這個世界真刀真槍干呢,先在心底里,與另外一個自己廝打到不可開交。        


       

  坑其實是自己挖的。光陰的泥淖里,多少人,都是自己逗著自己玩。        


       

(二)        


       

  如果生活沒有對你曾經犯下的錯誤做出懲罰,你要告訴自己,這是寬恕,但不要因此而得寸進尺。生活不想以此縱容誰,隻是想讓所有人明白,誰也有犯錯誤的時候。        


       

  有的人,等到生活開始懲罰自己了,才想起後悔。這樣的懺悔,不值得原諒。從無意犯錯到故意犯錯,應該推敲的,不是人生,而是人性。        


       

  不要把自己一步一步拖到付出代價的境地。生活中一切的罪與非罪、罰與非罰,良心會有知,光陰會有知,天地會有知。        


       

  不去欺負生活,生活自會安妥地待你。清白干淨的心靈,特征隻有一個:無愧過往,不畏將來。        


       

(三)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難敗:太不要臉的人和太要臉的人。太不要臉的人是不怕敗,太要臉的人是不敢敗。虛榮的人屬於後一種。        


       

  由於太在乎面子,虛榮的人終會被虛榮所傷,但無論多深的傷,虛榮又是最好的創可貼。這種人一方面怕別人看不到自己的好;另一方面又怕別人看穿自己的不好。於是,虛榮很好地炫耀了自己,也妥善地遮掩了自己。        


       

  隻要能在人前風光,心底受多深的傷也願挨著。虛榮的人,一輩子,為了這點榮光和浮華,透支著人生太多的東西。沒辦法,相比於取悅自己,他們更願意取悅世界。因為隻有在別人的豔羨和嫉妒里,他們才能找到自己、找到快樂。        


       

  在虛榮的路上走多遠,就會有多傷。虛榮的人不敢轉身,因為一轉身,就會看見千瘡百孔的心底以及委屈受盡的蒼涼。        


       

  虛榮的人,是這個世界走丟的孩子,喊也喊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