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孩子,如何養?        



不要有了老二,就讓老大獨睡        


 

記憶中,我似乎沒有和父母一起睡覺的經歷,當然剛出生的時候肯定是有,但很遺憾,那時候我還沒有記憶。


 


小時候,我最羨慕弟弟可以在爸爸媽媽懷裡撒嬌,尤其讓我不能忍受的是,每天晚上他們在床上打滾、躲貓貓,歡聲笑語灑遍了整個屋子,而我,隻能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忍受著嫉妒的折磨,默默地流淚。


 


有一次,我實在太想上父母的床了,我使了個小心眼:故意尿在床上。我本來以為,我把床尿濕了,他們會把我抱到他們床上的。結果卻是,我被打了屁股,接著獨自在換了床單的床上繼續哭泣。


 


考上研究生那年,媽媽問我有什麼心願,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問我,我激動得要抓狂,卻無比小心翼翼地問:我能不能在你的床上睡一晚上?那天晚上,我躺在媽媽身邊,卻一直在悄悄地哭,心裡感覺無比幸福,我的媽媽,是如此地接納我,讓我和她睡在一起!


 


有了老二後,我們可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要把老大轉移到別的床上,比如床太小,比如怕老大壓著老二,比如怕老二吵著老大等等。但是,為人父母的,請稍稍等一下,能不能站在老大的立場上想想他心裡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老二一來,他不光得到的愛少了,連睡覺的位置都要被霸占呢?真的要分床,能不能在老二還沒出生之前就先分了?能不能媽媽帶老二睡,爸爸帶老大睡?或者,能不能把家裡床搞成榻榻米床,全家人都在上面睡?


 


不要當著一個孩子打罵另一個孩子        


 


小時候,弟弟很淘氣,下河摸魚,上樹掏鳥窩,放學不回家,這些幾乎是他每天都乾的事情,所以,挨打於他而言更是家常便飯。


 


為人父母都這樣,打孩子時很生氣,打完又後悔,想盡辦法補償孩子。弟弟經常被打,也經常被補償,父母打完後常常會說:我們是因為愛你,想要你好才打你的。弟弟被打的痛,我沒有切身感受,但這些話我卻聽在耳朵裡,他是怎麼樣被補償的,我也看著眼裡,最後在我心裡形成了一個觀念:打是因為愛,被打是幸福的。


 


所以,偶爾我也會故意找打,每次打的時候我都咬緊牙關,絕不認錯,以至於父母每次打我都下手很重,打到沒力氣了才放手,很遺憾,被打後我並沒有感受到他們對我的補償,因為這時候憤怒充斥在我的心頭,補償我已經看不見了。


 


長大後,談戀愛,我也會打人,甚至,我會希望被人打(當然,當時我自己是意識不到的),“打我呀,有本事你打我呀!”這樣挑釁的話,抱歉,我真的說過。


 


孩子打架,大人不要插手        


 


 


小時候,鄰居這樣形容我們姐弟倆:你倆哪天要是不打架,太陽就沒辦法落山。那時候,我們每天都會打架,長大一些我上寄宿學校了,每次見面就打,一直打到我上大學。


 


其實我和弟弟感情一直很好,但不知道為什麼見面就會打。現在我知道了,我們都想得到父母的關注,想要以此來判斷他們到底愛誰更多一些。因為每次打架,父母都會來插手,他們作為裁判會判斷出誰是挑釁者,然後以暴製暴,把挑釁者打一頓。被打的孩子心裡有氣,父母前腳離開,後腳倆孩子又打起來了。


 


現在想來,父母真的很不容易,倆孩子整天打架,沒有一刻安靜的時候,確實煩都煩死了。但他們確實沒有採取正確的方式來處理我們打架的事,孩子之間有不打架的嗎?讓他們自由自在地打去,大人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孩子們自然就會找到合適的相處模式了,哪裡還用得著父母成天當裁判,廢腦筋?


 


不要拿兩個孩子來對比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優勢和劣勢,做父母的是要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優勢,發揮自己的特長,而不是總是說:“你看誰誰誰怎麼著,你怎麼就不學學呢?”


 


那時我最恨父母罵弟弟:你為什麼就不能上課聽講?你隻要聽五分鐘,就比你姐姐聽四十五分鐘成績好!你聰明,你就是兔子,她就是烏龜,龜兔賽跑,現在烏龜都跑你前面去了,兔子你還在睡覺!


 


這是在罵他呢還是在罵我?被罵的兔子弟弟委屈地哭著,旁邊的烏龜姐姐頭都快要低到地上了。這種罵造成了弟弟盲目驕傲,而我則盲目自卑,拚了命以各種方式求得父母認可:不是說我成績好是因為努力嗎?!那好,我也叛逆一回,不讀書,逃學看電影,考試亂寫亂畫,期中考試平均分不超三十分,班級倒數第三,期末考試拚命幾天,考個年級第一給你們看看;不是說我笨嗎?大家都說我是文科天才,我就學理科,讀完理學學士,讀工學碩士,向你們證明我不是傻瓜!


 


事實上,我的這些證明隻說明了一點:我確實是個傻瓜,向不接納你的人拚命證明自己,以求得他們的認可,是永遠都不會成功的,更重要的是,這些錯位的方式,確實害了我自己。




       


接納孩子,請從接納他們的不同開始吧!        


 


告訴孩子:你對他的愛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        


 


我一直都記得四歲那年夏天,睡午覺醒來,找不到爸爸媽媽,鄰居在窗戶邊對我說:你爸爸媽媽不要你了,他們帶你弟弟走了。


 


我著急得當時就要從窗戶跳出去,卻忘了打開房門就可以直接出去,大家看我那副傻樣,笑得前仰後合,午後的陽光明晃晃的,刺得人眼睛生疼,多年過去,我依舊記得,那刺眼的陽光,刺耳的笑聲和那種絕望。


 


大人們最喜歡的似乎就是對孩子惡作劇,看著他們委屈得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樣,比如,家裡生了老二,總有人會說:你媽媽不愛你了,她愛的是你弟弟。


 


 


如果能夠阻止,請不要讓別人對你的孩子說這樣的話,這話大人都知道是假的,但孩子不知道,他們會真的很傷心,很絕望,會不斷試探父母是否真的會拋棄他們。


 


如果你不能阻止別人開這樣的玩笑,那麼一定要告訴孩子,你對他的愛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他永遠都是你最愛的那個小寶貝。


 


 


 


跟老大解釋:吃奶與媽媽的愛無關        


 


弟弟母乳喂養到兩歲多,而我,很遺憾,沒有吃過一口母乳。實話講,我很嫉妒,覺得這是媽媽不愛我的鐵證。


 


當然我現在知道了,不是媽媽不願意給我吃奶,而是因為我出生時,她也是第一次做母親,沒人指導,沒有正確的知識,她不知道如何母乳喂養。但媽媽,你為什麼從來沒有告訴我呢?如果你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告訴我這些事實,我想我一定不會難過那麼多年的。


 


而對於那些兩個孩子都成功母乳喂養的媽媽,也一定要告訴老大,老二吃奶隻是因為他還小,還不會吃飯,吃奶與媽媽的愛,無關。


 


不要告訴老大:你是哥哥(或者姐姐),你應該讓著弟弟        


 


 


這句話幾乎被每一個有兩個孩子以上的家庭都奉為聖經,你是哥哥,所以玩具要先讓弟弟玩,你是哥哥,所以零食要先讓弟弟先吃,你是哥哥,所以弟弟打你不可以還手,等等。


 


 


試想一下,有幾個孩子會想:嗯,我是哥哥,所以我需要讓著弟弟?還是他們更多的可能會想:媽媽不愛我,她比較愛弟弟,所以什麼都要我讓著弟弟?更有可能的是,父母說這句話是針對某件事的,希望大的能讓著小的,而在大孩子心裡解讀的卻是要把爸爸媽媽讓給弟妹。


 


這樣長大的孩子會產生嚴重的不安全感,認為自己“沒資格”享受自己的人生,為什麼我需要讓著弟妹?因為我不夠好。當兩個孩子年齡差距小於兩歲時,這種沒資格感會更嚴重。


 


每個孩子都需要“特殊時光”        


 


家裡有倆孩子後,父母時間會更不夠用,但即使這樣,也要擠出時間和倆孩子單獨在一起。如果可能,把老二寄在別人家,和老大單獨出去玩半天,如果可能,老大上幼兒園時,和老二來一段高質量的陪伴。雖然隻是一個簡單的安排,對孩子,卻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


 


孩子通過特殊時光能深切感受到父母對自己獨一無二的愛,即使他們對父母有什麼不滿,即使他們心裡有什麼傷痕,也能通過這段時間得到最大限度的修復。        


 


每一個父母都能給一個孩子百分之百的愛,愛不是數學題,不是說生了兩個或者多個孩子,愛就變成了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少,如果有兩個孩子,從今天起,請告訴每一個孩子:你擁有我全部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