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jpeg

1、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宋朝時殿中丞丘浚有一次在杭州拜訪釋珊和尚,和尚接待他時很是傲慢,牛哄哄的。丘俊尷尬地坐了一會兒,又來 了一位州府將軍的弟子前來拜見,這和尚匆匆走下台階相迎,非常謙恭有禮。丘浚見了心中很是不平,等到那幫人退出去後,就問和尚:「你接待我時那麼牛,可接 待將軍弟子時為什麼又那麼賤呢?」釋珊答道:「你咋那麼多事兒呢,接就是不接,不接就是接,賤人就是矯情!」丘浚笑道:「原來如此,多謝指點!」隨即跳起 身來用手杖狠狠地打了和尚幾下,然後說道:「大和尚不要怪罪哦,我是按照你的邏輯,打就是不打,不打就是打。」

2、元代文人陸宅之天性幽默詼諧,他經常對別人說:「我平生最喜歡東坡了。」有人就問他:「蘇東坡有文章,有歌賦,有詩詞,有書法,還有東坡巾,您最喜歡的是哪一樣呢?」陸宅之答曰:「我最喜歡的當然就是——東坡肉。」聞者大笑。

3、腦筋急轉彎

隋 末唐初的候白詼諧幽默,機智過人。有一次在一個大型宴會上,眾人讓候白做個謎語助興。但是所猜之物,既不能過於生僻難猜,又不能無中生有,胡編亂造,必須 是生活中常見的東西。候白應聲出題道:「有物大如狗,面貌極似牛。猜一種動物,請答題。」眾人爭相搶著回答,有的說是鹿,有的說是獐,還有的說是麅子,爭 論不休,候白則笑而不語。這幫人折騰了半天,實在是猜不出來了,就請候白說出謎底,候白笑著說:「就你們這智商,以後也就告別猜謎了,這種動物分明就是傳說中的牛犢子!」

4、天才白癡

王 安石寫了一本《字說》,蘇東坡聽說後前去祝賀,並戲弄王安石道:「大作中說:以『竹』鞭『馬』是為『篤』。但我就不明白了,按照你這邏輯,不知以『竹』鞭 『犬』,又有什麼可『笑』的呢?」王安石笑而不答,卻反問道:「『鳩』字以『九』從『鳥』,難道也有什麼證據嗎?」東坡應聲答道:「有啊!《詩經》上不是 說『屍鳩在桑,其子七兮』麼,再加上它們的爹娘,恰好是九隻鳥。」王安石聽了,欣然點頭稱是。過了一段時間,才反應過來這是蘇東坡又跟他開了個大玩笑。

5、父與子

唐朝時,尚書右丞陸餘慶轉任洛州長史,他的兒子寫了一首歌謠嘲諷他:「陸餘慶,筆頭無力嘴頭硬。一朝受辭訟,十日判不竟。」然後把這首諷刺歌謠偷偷地放在案幾旁的坐褥下面。陸餘慶看完後罵道:「他媽的,這一定是那該死的狗崽子干的!」扔下紙就追了出去,抓到他兒子後用鞭子狠狠地教育了一番。

6、神回覆

楊修小時候,就特別聰明。在他九歲時,孔君平來拜訪他的父親,正好此時楊修的父親不在家,楊修便學著大人的樣子招待孔君平。孔君平見楊修舉止不凡,落落大方,有意和他開了個玩笑,指著桌子上的一盤鮮楊梅問道:「這楊梅莫不是你楊家的果?」楊修應聲答道:「我可沒聽說過孔雀是你孔府的家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