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醫生的手寫病曆,你的第一反應是不是這樣的?
       


       

       

       


       

  字跡潦草猶如天書的病曆大家應該見到不少了。但是你造嗎?其實醫生手寫病曆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        


       


       


       

  最近,一份近70年前的病曆在機緣巧合下重新出現在人們面前。這份病曆與如今醫生的“天書style”大相徑庭,它字跡端正整潔,內容緊湊凝練,中英文對照一絲不苟。就是這樣↓↓↓
       


       


       


       

  看到這里你或許要問了,這份“顏值”甚高的病曆是出自誰之手呢?答案就在廈門的鼓浪嶼上。        


       


       


       

  大家都知道,鼓浪嶼上有個景點叫做“毓園”,它也是我們“鼓浪嶼的女兒”——林巧稚的紀念館。而上面這份病曆,正是出自林巧稚之手。        


       

       


       

  前不久,有位73歲的老太太在向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婦科主任王世軍醫師求診時,出示了幾張自家長輩的病曆複印件,讓王醫師過目。        


       

  一看到病曆的落款,王醫師頓時震驚了:這不是我國現代婦產科泰鬥林巧稚書寫的病曆嗎!經患者同意後,王醫師用手機把病曆拍了下來,發到朋友圈,不少醫學界達人看到後,對林巧稚大夫的大師風範讚不絕口。        


       

  下面再讓我們再來仔細研究下林巧稚大夫的手書病曆。        


       

           


                                   

  從病例上來看,這份病曆寫於1946年、林巧稚大夫在北平中央醫院坐診的時候,記載的是一名王姓女子的病情。                                            


                                   

           


                                   

  根據基本病情介紹,患者曾經在其他醫院被誤診為子宮肌瘤,到了林巧稚大夫這里,被確診為卵巢囊腫,並做了手術。                                            


                                   

       

                               

  病曆共有5頁,一半中文,一半英文,兩相對照,一絲不苟,且不論是中文部分還是英文部分,書寫都端正工整,一目了然。                                        


                               

       

                                   

  整份病曆看下來,簡明扼要,句句都是重點。不像現在的病曆,雖然都很全面,但反倒經常沒有重點。全篇病曆一絲不苟的書寫,這種“細節處見真章”的風範真的讓人由衷敬仰,值得醫生好好學習。                                            


                                   

       

                               

  上圖是病曆中的“患者知情同意書”。上面寫著:“因有應刀割醫治之症,本人與親族情願按照醫院施行手術,倘有意外生命危險以致死亡等情發生,屆時與貴院並施手術醫士無干,所具是實。”後面還簽署著患者本人及“親族人”的名字,落款時間是民國三十五年三月四日。                                        


                               

  “從這份‘知情同意書’的措辭來看,患者相當信任醫生。”王醫師感歎說,當年的“知情同意書”,寥寥幾句之間,醫患關系和諧友好的氣息,撲面而來。        


       


       


       

  據說,鼓浪嶼方面有意向聯系這份病曆的持有者,洽談收藏病曆原件或複製品事宜,如果最終成功收藏,將把其陳列於毓園內的林巧稚紀念館展示。        


       

  病曆的故事就先說到這里。或許有些朋友對林巧稚的生平不大熟悉,那麼,下面我們就再來說說她的故事吧!讓我們從她的事跡中,感受一下當時的醫學大家風範。                


           

  林巧稚1901年12月23日出生在鼓浪嶼的一個教員家庭,1908年,上蒙學堂(女子小學校),之後,就讀於鼓浪嶼懷仁學校(鼓浪嶼女子高中),1913年升入鼓浪嶼高等女子師範學校,1919年畢業於廈門女子師範學院並留校任教,是位不折不扣的“鼓浪嶼的女兒”。
           


           

  1921年,北京協和醫科大學(今協和醫學院)落成,林巧稚考入該校,從此投身中國現代婦產科學。        


       

她被協和醫學院破格錄取            
           


       

  1921年7月下旬,林巧稚和女伴餘瓊英到上海參加北京協和醫學院的考試。在考英語時,由於天氣酷熱難耐,餘瓊英中暑暈倒在考場,林立即中斷考試,與另一女生將餘瓊英迅速抬到陰涼處,僅用十來分鍾,便迅速地處理完了這起突發事件。然而,回到考場,考試時間已過。
           


       

  所幸,在考場之外,她被考官發現了難得的素質:第一,會一口流利的英語,這對在協和學習至關重要;第二,處理突發事件沉著果斷有序,這是當醫生不可缺少的;第三,她的各科總成績並不低。主考官被她舍己為人的精神以及卷面的才華所感動,破格錄取她入學。        


       

       

  林巧稚年輕的時候。        

身為助理醫師已能獨立完成大手術            
           


       

  林巧稚還在當助理醫師的時候,就是一位出色的醫生,獨立地完成了第一例大手術。
           


       

  一個深夜,協和醫院遇到了一位子宮破裂流血不止的年輕婦女。當時林巧稚還是助理醫生,無權處置這種病人,向科主任報告危急情況後,科主任讓她自己做手術。她果敢地通知手術室,站上手術台,完成了醫生生涯中的第一例大手術。手術的成功,也引起了醫院更多人的注目。她被提前3個月由助理醫生晉升為住院醫生,比同班同學提前兩個月接到繼續任用聘書。        


       

愛喝咖啡,周恩來曾送她咖啡豆            
           


       

  早早就與西洋文化接觸的鼓浪嶼人,有著喝咖啡的傳統。生長於鼓浪嶼的林巧稚同樣有著喝咖啡的強烈愛好,起床後、重大手術之前,她都要喝上一杯熱咖啡提神,周恩來曾多次從國外帶回咖啡豆送給她。1965年,林巧稚參加醫療隊下鄉,打包行李時,她把咖啡裝進去又拿出來,猶豫再三。帶咖啡和白糖下鄉,這在當時是件大事,算是典型的“資產階級作風”。林巧稚專門向醫院領導請示彙報,院領導考慮她多年來已養成習慣,批準她“破例”。        


       

       

  1960年,周恩來接見林巧稚。
       


       

身為“萬嬰之母”卻終生未嫁            
           


       

  林巧稚考上協和時已近20歲,除了她其他女同學基本都結婚了。家人擔心她的婚嫁問題曾進行勸阻,但她堅決去參加考試,據說她還摞下一句氣話:“那我就一輩子也不嫁!”
           


       

  畢業後因學業優異留校任職,然而聘書中規定:“……聘任期間凡因結婚、懷孕、生育者,作自動解除聘約論。”林巧稚接下此聘書,若結婚生子,則會被解聘。據說她曾有過一段朦朧的戀愛,但由於在醫院表現出色,被派赴歐美考察深造,戀情也不了了之。        


       

  因此直到晚年,林巧稚都未曾婚嫁,一直致力於婦產工作,被譽為“萬嬰之母”。家里的電話放在床頭,醫院有嚴重的病例,她就整夜地守著電話等消息。她曾說過,“我的惟一伴侶就是床頭那部電話。”        


       

       

  林巧稚將一生獻給了婦產工作。        


       

  病曆雖小,但卻能展現一個醫師的醫術、醫德、醫風。這份將近70年前的手寫病曆,或許也能給當今的醫學從業者一些啟發和啟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