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渴慕著自由,也許在人我關係裡,我們隨著歲月的洗鍊而學習不任性,但不曾遺忘過自由的滋味。

我們因為所愛的人願意交換出自由,但那是願意,不是被強迫,那個願意,也是自由。

就像倦鳥歸林,無論在天空飛翔、在樹梢間跳躍的自由自在,或回家的歸屬感,都是無可取代的幸福,任誰都不願當個被強迫關在籠裡的囚鳥,漸漸失去飛翔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