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而北,自東而西,國內多達16條支19條大道收費,說不定就要調整。當中已知的名單,計有瓜拉雪蘭莪高速大道(LATAR)、北海居林大道(BKE)、牙直利大道(GUTHRIE)和第一階段東海岸大道(LPT1)。……                                    


此外,還有吉隆坡布城大道(MEX)、加影芙蓉大道(LEKAS)、蕉賴加影大道(GRANDSAGA)、加影外環大道(SILK)、新街場大道(BESRAYA)、新班底大道(NPE)、白蒲大道(LDP)、大使路-淡江大道(DUKE)。                                    


漲幅呢?內幕的消息所說,讀者聽罷想必如坐針氈:介於20仙至1令吉不等。這麼一來,屆時勢必牽連運輸和交通的領域,甚至加劇百貨通膨。但是,如果收費不加呢?參考過去的經驗,連累的也仍是一個馬來西亞的國人。                                    


2014年政府拒絕國內20家大道公司調高過路費,所付出的成本,當是一面明亮的鏡子了。工程部副部長羅斯娜曾在國會透露,17家公司因此乃在2015年獲賠5億5869萬令吉。                                    


此事說來,確是咄咄怪聞了:穩賺不賠,這到底是怎樣一門的生意呢?僅在晚近三年,國庫支付大道的賠償金還真不少:2012年,3億2900萬令吉;2013年,2億4300萬令吉;2014年,4億400萬令吉。                                    

據聯昌證券研究報告早前的統計,2008年至2014年,前後不過六年之久,政府賠償金累積總共高達15億令吉。平均上來,國家的納稅人每年需要為此賠掉2.5億。                                    


這些年我們簽給大道的這一張共銀15億的支票,折算上來,還真駭人驚聞了:每天,賠掉一棟價值70萬的樓房。換句話說,每個小時,賠償金可以買一輛3萬的舊車了。再算下去,每分鍾,賠出馬幣475,相等於每秒鍾8令吉!                                    


呼吸之間,酣睡之際,朝朝暮暮,不計寒暑,不分季節,每一個時辰,南中國海兩岸里里外外,上一代,這一代乃至以後千秋萬代的每一個百姓,似乎都要為那一間間經營大道的公司永續存在,集體付出巨額的代價。                                    


如果這一次納吉的內閣決議再一次推遲調高收費,或者暫緩了民怨之雷霆萬鈞;可是,最終連累的層面猶大,迨無異議。那麼,什麼時候,這個國家的領導才能徹底地一次過解決大道的龐大負擔呢?                                    

整個問題,當然不隻是收費的高低,而是那一些白紙黑字的合約上所寫的條約之點點滴滴,是否合於市場的規範和作業。然則,盡管在野黨一再爭取,幾經磨蹭,事情繼續拖遝,到了此時,誰也不懂,當初你情我願的交易,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這樣,重思收購大道之舉,確有必要。一旦參考時任馬青法律局主任的王乃志律師援引的報告,自可明白:2004至2007年之間,建價大約59億4000萬令吉的南北大道公司,稅前盈利42億6000萬令吉,回酬可觀,一目了然。                                    


讀到這里,啊,多麼痛的領悟,大道隻是誰的全部?從今以後,隻願我們掙脫大道的枷鎖,大道的束縛,任意追逐,子子孫孫別再為大道受苦。可惜,回首來時路的每一步,每一個車主仍然都在大道塞得好孤獨,竟然像孩子一樣無助。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