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比心,若角色對調,由非穆斯林來開這種“玩笑”,結局會是什麼?警方和行政議員,還會不會說是誤會?                                    

我們可愛的大馬,為何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國窮、債高、民暴地步,其中一大因數,就是我們滋生、縱容太多“喝尿”言論者。                                    

兩年前發生的校方叫學生到“更衣室用餐”事件,引起軒然大波,這些為人師者,並未吸取教訓,再次挑起相關課題,叫人遺憾。                                    

老師是學生導航者,言教尤其重要,特別是在這神聖的齋戒月,不留口德,又如何傳授道德?                                    

齋戒月,本是個體驗貧困沒有飲食,對別人有惻隱之心,自我克製、修行自省的季節,在這神聖日子里,教師更應遵守教條,而非向純潔小學生,發出如此極端言論。                                    


生在多元宗教國家,我們絕對尊重穆斯林齋戒月條規,盡量避免在他們面前進食喝水,但為人師者,絕非用不當口吻,訓令孩子們要喝水到廁所,若沒有水喝,可喝“自來水或者自己的尿”。                                    

一間學校範圍那麼廣(尤其是國小,風涼水冷,設施齊全),難道不可安排在涼亭、休息處等地方喝水,而一定要在大小便排泄又髒又臭的廁所里?這位老師安的是什麼心?他有上過衛生課嗎?                                    

許多政府部門生病了,卻未尋醫治療,結局將是病入膏肓,像教育部,在警方行政議員縱容庇護下,將製造一批又一批的“喝尿”老師。                                    

老師已“喝尿”,他教出來的學生素質可想而知。                                    


大馬不再是世俗國?                                    

女運動員被指服裝暴露,女生到陸交局,被令圍上紗籠風波剛剛才平息不久,又爆出另一單“穿紗籠”風波,一名女記者和居民被指裙子太短,遭保安員禁止進入雪州政府大廈,需要穿上紗籠事件再度爆發,令人不禁懷疑,大馬不再是世俗國,而已進入嚴格的伊斯蘭國?                                    

老板太多、聲音太多、條例模糊、加上執法不嚴,小拿破侖雞毛當令箭,錯誤犯了又犯,大馬人依舊原地踏步,在吵架聲中沾沾自喜,在極端報複,燒服務中心、噴紅漆里逍遙法外!                                   


這些年來,狹隘份子挑起了多少極端課題,華人不愛國、寄居風波、蕹菜事件、為混蛋論闖議會、抵製華商,到近期的喝尿事件,一時罄竹難書,言論不當者有受懲罰嗎?                                    

上梁不正下梁歪,國家領袖,整天隻顧著互挖臭底,吵吵鬧鬧,還有精神、時間、能量,搞好國務、改善民困嗎?                                    

看來,雄赳赳氣昂昂的先進國冥想,隻有在夢里,才能跨進。                                    

亂象叢生,奸臣當道,我們的國家,像個沒有船長駕駛的輪船,在汪洋大海中飄浮,這廂船破浸水,那廂船員還在爭吵打架,身在船上的搭客,隨時會被巨浪吞沒。                                    


幾時,我們才能有尊嚴的高唱Negaraku,而不是“喝尿”Lagu?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