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科舉製度自隋朝大業二年(606年)創始,至清朝光緒三十一年(1904年)結束,經曆了一千三百多年。這期間共產生了數以百萬計的舉人和十多萬名進士,而作為這個龐大知識分子群體之“金字塔尖”的狀元,則是優中之優,精華之精華(如宋朝每屆有40萬考生應試,40萬人中才能出一個狀元),其量屈指可數。據考證,自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的第一位科舉狀元孫伏伽開始,到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最後一位狀元劉春霖止,在這1283年間,有文字可考的榜為745榜,共產生了592名狀元,加上其他短命政權選考的狀元以及各代的武狀元,中國曆史上總計可考的文武狀元為777人        


       



       

曾有人著文,說古代狀元大多沒名氣,狀元多是樣子貨雲雲,實為褊狹之見。因為狀元都是由皇帝主考出來的,除了極少數人碰上不負責任的昏君浪得狀元虛名外,大多數狀元學冠群倫,才華橫溢,在當時是一時俊彥。他們並非人們所想象的那樣高分低能的“樣子貨”。據統計,在《二十五史》中列有傳記者,共計唐代狀元王維等34人,五代至宋代王溥等56人,遼金元鄭子聃等9人,明代吳伯宗等36人,清代劉子壯等56人。《新唐書》、《新五代史》、《宋史》、《遼史》、《金史》、《元史》、《明史》、《清史稿》、《全唐詩》、《全唐文》、《文苑英華》、《唐才子傳》、《宋曆科狀元錄》、《宋人軼事彙編》、《浙江通志》等方志的記載,由唐至清,曆代狀元有作品傳世者均有不少。唐代多為單篇詩賦,宋代起則以詩集、文集、專著傳世為多。        


       

後人還認為,由於進士科考試隻重詩賦、八股等官樣文章,真才實學者太少。其實這種認識也是極其片面的。曆代狀元中不僅出現了大量的文學家、藝術家和思想家,也出現了不少的政治家。        


       

在終成大器的曆代狀元中:        


       

詩畫成就最高的是唐開元十九年(731年)辛未科狀元王維。他是盛唐山水田園詩派的代表人物,其詩歌藝術被讚為“自李(白)杜(甫)而下,當為第一”。其繪畫被推崇為“南宋繪畫之祖”,著名文學家蘇東坡稱讚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而明代著名畫家董其昌則稱“文人之畫,自王右丞(王維)始”。        


       

書法成就最高的是唐元和三年(808年)戊子科狀元柳公權。他精於楷書,也擅長行草書,和唐代另一大書法家顏真卿並稱“顏柳”,曆史上把他和歐陽詢、顏真卿、趙孟頫合稱為“楷書四大家”。其書碑有《玄秘塔碑》、《金剛經》、《神策軍碑》為最著,書跡有《送梨貼題跋》,對後世影響很大。        


       

對中華茶道研究貢獻最大的是唐代元和九年(814年)甲午科狀元張又新。他所撰《煎茶水記》一卷,評論各種泉水煎茶之優劣,是繼陸羽《茶經》之後我國又一部重要的茶道研究著作。他還是“連中三元”(在三次大考中都得第一名,即“解元”、“會元”、“狀元”三頂桂冠都摘取了)的科舉奇才,曆史上“連中三元”者連他在內僅有17人!        


       

史學成就最高的是五代後漢乾祐二年(949年)己酉科狀元王溥。他編撰了《唐會要》一百卷,及《五代會要》三十卷。這兩套書不僅史料豐富,而且正式建立了會要體分類編纂的體例方法,為後世效仿。這一貢獻被《四庫提要》稱為“厥功甚偉”。        


       

詞作成就最高的是南宋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甲戌科狀元張孝祥。其詞風追蹤蘇軾,氣概淩雲,具有深厚的愛國主義色彩,與張元干並稱南宋初期詞壇雙璧,對偉大的愛國詞人辛棄疾產生過巨大的影響。        


       

最著名的思想家是南宋紹熙四年(1193年)癸醜科狀元陳亮。他提出“盈宇宙者無非物,日用之間無非事”的命題,並和朱熹就義和利的關系等問題進行過多次辯論。他的學說自成體系,為“永康學派”的創始人。同時又是著名的文學家。        


       

最為後世敬仰的民族英雄是南宋寶祐四年(1256年)丙辰科狀元文天祥。他21歲考中狀元,後官至丞相。他以崇高的愛國精神和民族氣節,被譽為“狀元中的狀元”。其代表作有《正氣歌》與《過零丁洋》,其“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詩句,是古詩中傳誦率最高者,激勵了後世一代又一代的人。        


       

著述最豐的是明代正德六年(1511年)辛未科狀元楊慎。他不僅工詩,而且能文、詞和曲,並重視民間文學,是頗有成就的文學家和著名學者。其平生著述達四百餘種,雖多散佚,仍留存一百多種;現存詩作二千三百首左右,著述之豐,明時推為第一。        


       

植物學成就最高的是清嘉慶二十二年(1817年)丁醜科狀元吳其濬。他一生曆任多省巡撫,在任期間十分注重各地豐瘠與民生的關系,並依耳聞目睹,以及輯錄古籍中有關植物的文獻,寫成了我國十九世紀最重要的兩部植物學專著《植物名實圖考長編》和《植物名實圖考》。        


       

對中國政治局勢起過重大影響和作用的是清鹹豐六年(1856年)丙辰科狀元翁同龢。他一生兩為帝師,在中日甲午戰爭後積極支持康有為的變法主張,並最終促成“戊戌變法”,使當時的政局發生了重大變化。        


       

外交方面成就最大的是清同治七年(1868年)戊辰科狀元洪鈞。他於光緒十三年(1887年)奉命出使俄、德、荷、奧諸國,任外交使臣三年。他還利用西方資料撰著了《元史譯文證補》,開創了利用西方著作、資料研究元史的新紀元。        


       

對國家經濟貢獻最大的是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科狀元張謇。他於及第後次年(1895年)即從事實業活動,先後辦起數十個企業及大批社會事業,取得了巨大成就,影響遍及全國,被譽為“中國之大教育家、大實業家”。        


       

曆代狀元中,唯一由武狀元而位至宰相者,是唐代開元初年武舉高等(狀元)郭子儀。他一生曆仕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朝,曾兩度擔任宰相。同時,他也是曆代武狀元中軍功最為顯著者。他力挽狂瀾,平定了“安史之亂”,居功至偉,皇帝讚其“再造唐王朝”。        


       

此外,宋代狀元宋庠、張九成、元代狀元王鄂、明代狀元楊慎、清代狀元馬世俊、戴有祺、汪繹、翁同龢等人,皆領一代文壇風騷。宋代狀元蘇易簡、王十朋、袁甫、劉章,金代狀元張行簡、楊雲翼,明代狀元呂楠、羅洪先、焦竑,清代狀元彭定求、陸肯堂、潘世恩、畢沅等人,均為中國古代學術史上的重要人物。唐代狀元孫伏伽、宋代狀元呂蒙正皆為當朝重臣,為人忠直誠懇,敢於直言上諫,有魏征之風。尤其是呂蒙正,在宋太宗、真宗時期三度為相,知人善任,識富弼於幼齡,薦呂夷簡於真宗,後俱為名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