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莆田,這個地名對大多數人來講都很陌生。但要是提起美萊整形整容、曙光男科、天倫不孕不育……相信很多人對這一連串被廣告“炒”熟的醫院都有些印象。這些醫院背後站著同一批老板,來自福建省一個並不富裕的城市——莆田。據媒體報道,莆田系醫院已占中國民營醫院的近八成。


       

幾個月前,莆田系醫院曾“向百度開戰”,宣布暫停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廣投放。但是,在今天《每日經濟新聞》對莆田系醫療“祖師爺”陳德良的專訪中,他坦承莆田系醫院已經恢複了在搜索引擎上的廣告投放。


       

廣告,在莆田系的發展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莆田系也在一輪輪推廣中,從街邊的“遊醫”發展到幾乎壟斷中國民營醫院。


       

●莆田系起家:一張偏方“遊”遍全國        


       

莆田系老板基本沒有醫學背景,他們是從一張治療蟎蟲的偏方起家的。


       

據《南方周末》的報道,莆田系“祖師爺”陳德良當年因為村里窮出門“闖江湖”,方法就是變魔術、耍猴、打拳,然後賣狗皮膏藥。後來,陳德良得到一張治皮膚病的偏方:用硝酸化水銀,十幾個小時後,水銀變成水,再加上醋,皮膚病一擦就好了。


       

實際上,這張“歪打正著”的偏方確實符合化學原理:汞與濃硝酸過量反應,生成硝酸亞汞,二氧化氮和水。硝酸亞汞無毒,可損害細小生物細胞,醋會增加它的活性和溶解性。


       

在上世紀80年代初,一瓶藥的成本也就一兩毛錢,陳德良配好後按照每瓶一兩塊賣,很快就發了財。據陳德良回憶,每天能賺一兩百塊,好的時候有三四百,那時候科級干部每個月工資也隻有36塊。


       

莆田遊醫自此開始遊走江湖,在當時,他們的“合法性”來自陳德良在一個函授班的結業證:莆田愛國衛生學會許可證。在最初的手寫小廣告上,它是唯一證明公信力的宣傳語。拿著這張證明,陳德良和他的徒弟們遍行中國。


       

在陳德良帶出去的徒弟中,有他的侄子詹國團,他的鄰居陳金秀以及鎮黨委書記的兒子林志忠——這三個人加上“徒弟的徒弟”黃德峰,構成了現在著名的莆田系“四大家族”。


       

●從“老軍醫”到近乎壟斷中國民營醫院        


       

在賺到第一桶金之後,莆田人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科目,最為知名的就是性病市場。莆田人將一張白紙黑字的小廣告,逐漸貼遍了全中國的眾多角落。盡管病不一定治好,但他們的生意卻相當好。


       

一位莆田當地人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說:“因為性病這東西不敢聲張,不好意思在公立醫院實名登記,而且哪怕治壞了,也認個倒黴,不會跟別人說,所以他們能從里面發財。”


       

莆田遊醫也因此聲名狼藉。科普作家方舟子曾寫文章這樣諷刺以莆田系為主的“遊醫”和“老軍醫”們:改革開放之初,在街頭巷尾、電線杆上經常能見到流動的“老軍醫”專治疑難雜症,特別是皮膚病、性病的小廣告。而現在的遊醫都升級為“專家”、“教授”了,小廣告也上網了。


       

到上世紀90年代,國家對公立醫院投入逐年減少,醫院會將不賺錢的科室外包。莆田系遊醫則借此機會,成為了正規醫院里的“醫生”,詹國團當時率先承包吉林長春市某部隊醫院皮膚科。這些科室日後成為他們利潤暴發的來源,也成就了今天眾多參差不齊的男科、婦科、皮膚科等民營專科醫院。


       

承包科室,是莆田系合法化轉型的開端。但是到2004年,承包科室被衛生部列為嚴打對象,這讓很多莆田人損失慘重。撤出公立醫院後,莆田系很快找到了第二條路:買下整個醫院。禁令中允許,已合作的公立醫院如果經批準,可轉為獨立法人單位。


       

莆田人聰明地請來醫療界專業人士當院長,為其打理醫院,自己則隱身幕後做老板。此後,諸如瑪麗婦產醫院、愛爾眼科醫院、麗都整形美容醫院、天倫不孕不育醫院等各種名頭的私立醫院,遍布大江南北,廣泛吸納病人。


       

根據國家衛計委主管的《健康報》去年登載的數據,全國共有1萬多家民營醫院,這其中的80%(8000多家)來自“莆田系”,在全國各地從事醫療產業的莆田人也達到了6萬多。


       

●莆田系靠什麼快速成長?        


       

在莆田系民營醫療機構30年的發展曆史中,依靠巨額營銷投入,狂砸廣告費,是其主要的運作模式。其營銷的渠道,從最初免費的電線杆牛皮癬廣告,發展到後來的電視廣告,在互聯網時代,又與搜索引擎成為親密的合作夥伴。


       

最初,莆田系通過街邊小廣告打出了自己的“知名度”;而到了電視時代,各地電視台都充斥著產科、婦科、不孕不育、前列腺、性病為主的民營醫院廣告,這其中一大部分都是莆田系;到了網絡時代,莆田系也是最早與互聯網合作的,截止至去年,莆田系醫院與搜索引擎網站的合作已持續了十幾年,福建莆田市委書記梁建勇曾公開表示:“百度2013年的廣告總量是260億元,莆田的民營醫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億元的廣告。”


       

除了廣告之外,莆田系遊醫的發家致富與中國人對偏方的認識也密不可分。在中國,相當長一段時間內,赤腳醫生和遊醫的作用是被誇大的,到今天,還有不少人相信“偏方治大病”。基於此,很多人對莆田系的遊醫、老軍醫投出了信任票,給了他們發掘第一桶金的機會。


       

並且,由於現有公立醫院的體製導致醫生難以自由執業,公立醫院又會放棄一些邊緣科室,這就給了莆田系醫院留出了不小的市場空間。更不要說莆田系的民營醫院還相對大醫院有一些優勢:比如針對一些皮膚病、性病和婦科病提供更私密性的服務和更多元更豐富的服務選擇。而這些也是強調實名和僧多粥少的公立醫院很難提供的。


       

●莆田系醫院為什麼多是男科、婦科?        


       

國家衛計委會官方網站顯示,截至2013年10月底,公立醫院13440個,民營醫院10877個。盡管公立醫院與民營醫院在數量上基本持平,但是在就診人數上卻呈現出9:1的結構。2012年中國衛生統計年鑒顯示,民營醫院診療人次數僅占9%。公立、私立醫院的這種反差場景,使得莆田系不得不另辟蹊徑。


       

直至今日,莆系醫院中最常見的仍是男科、婦科、不孕不育。同時,也發展出了整形美容、牙科、眼科和高端產科等更多科目。這些專科的共同點是:低風險、高利潤、非醫保。


       

安全性,是民營醫院考慮的首要因素,他們選擇的專科基本都是不會傷及性命的。


       

高利潤,是另一個主要原因。據公開數據顯示,2010年專科醫院利潤率前三名分別為:眼科、整形外科和口腔。婦產科、皮膚科則分列第9、13位。


       

近年來,民營醫院逐漸被納入醫保範圍,其實他們更傾向於選擇經營非醫保範圍內的科目。醫保,曾是去民營醫院就醫的最大阻礙,不能報銷,病人不來。然而能報銷以後,醫院卻付不起這個成本了。醫保是低廉的福利,沒有公立醫院那樣的財政補貼,民營醫院可能入不敷出,同時,國家在醫保方面資金缺口大,今年的錢明年給很常見,資金鏈難以為繼。


       

所以,莆田系會選擇非醫保範圍內的“特需項目”,拚市場。在2006年發布的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診療項目中,明確規定不在醫保範圍內的科目有:美容整容矯形、體檢、近視眼手術和不育(孕)症、性功能障礙等。


       

這些,恰恰就成了莆田系醫院紮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