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外科手術的專家張建民張醫生無聊的在自己的辦公室打著電腦遊戲,看了看表,差七分鍾就十二點,這意味著他還有七分鍾就可以下班回家        

於是站起身來,準備去拿牆壁上的外套,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了,走進來的是一個三十左右歲的醫生,架著副高度的黑邊眼鏡,帶著種憔悴不堪的樣子。        

他姓於,是張醫生多年以來的得力助手,甚至有很多的疑難雜症都有他的大部分功勞。        

“張醫生,急診科剛剛送來了位病人,下面說讓您去看看。”        

“啥病人?”他一邊說,一邊去穿剛拿下來的外套。        

“我也不太清楚,好象是交通事故,一臉的血,倆個眼球都掉下來了。樓下急診醫生正在為他做傷口處理,剩下還要等您。”        

“哎呀,這眼看快下班了。。。。”說到這里他並沒有繼續說        

下去,隻是唐突了一會,下意識的看著手上的表。        

“要不。。。我下去吧,明天我給你寫份報告。”於醫生心領神會將他沒有說完的話講了下去。        

“這樣不好吧。。。”        

“沒關系的,我下去就行了,你放心吧”        

“那好,明天給我寫份材料。”        

“好的,張醫生,您先走吧”        

張建民看了看他,裝做一副焦急的樣子,“要不是家里有事,我也。。。。咳。。。”一邊說就往外走,臨走時,他看了看於醫生說道:“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好”        

   張建民坐著電梯下到了一樓的急診科,那里正有幾個醫生在搶救著一個人,他暗自的偷笑著,覺得自己簡直是聰明極了。         

   “鈴。。。。。。”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之後,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早了,睡夢中的張建民被叫了起來,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看了看床頭櫃上的立鍾,不由的暗自漫罵了起來:“這才六點,誰這麼缺德?”於是拿起來了聽筒。        

    “喂。。。。。。”   “喂,是張醫生嗎?我是小於,出事了!您馬上過來一下”電話那邊透漏出了一種焦急的聲音。        

   “怎。。。怎麼了?”        

   “昨天在給那個急救患者裝完眼球之後,好幾副假眼球竟然不翼而飛了”        

   “怎麼會這樣?我昨天晚上走的時候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        

   “我也不知道,行了,張醫生,您快過來看看吧。”        

   “好,你等我,我馬上就到”電話被掛斷的一刹那,張建民馬上就去穿自己的衣服,畢竟假眼球丟失事件是可大可小的,直接關系著他未來的前途。        

   六點二十分,張建民趕到了醫院,剛一進門,於醫生就跑了過來,帶著種極為嚴肅的表情,看來事情定是不小。        

   於醫生帶著他走進了存放假眼球的房間里,看著里面的幾件擺設均原封不動,隻是一半眼球不見了,他開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了,於是轉回了頭,看著於醫生:        

   “啥時候發現的?”        

   “就是今天早上。”        

   “昨兒個誰最後一個走的?”        

   “是我啊!”        

   “你?”張建民皺了皺眉頭,看來所有的思緒在他腦子里早已是一片空白了,他沒在接著這個問號繼續問下去,隻是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說:“這事還有還有別人知道嗎?”        

   “沒有。”於醫生的回答顯得很干脆。        

   “好,你做的很好。”他表揚了一下,心中的那塊大石也隨之放了下去。然後又用一種幾乎聽不見聲音對於醫生說:“現在,這事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於醫生當然清楚里面的細節了,自然沒有多說什麼,隻是麻利的應承了一聲。然後末了又補充了一句:“放心吧,今天這里我看著,決不會再有這樣的事發生的!”        

   張建民斜眼看了看他,心里的那些事總好象被面前的這個人看得一清二楚似的,不免得有些尷尬,索性白了他一眼:“用不著你,今天我自己來看。”然後又猛的想起了昨天臨走時的那場交通事故的患者,轉了話題問道:“昨天的那個患者。。。。”        

   “你放心吧,張醫生,明天我一定把報告整理好給您送去。”        

   “恩,好,沒事了,你出去吧!”隨著他話的說完,於醫生也退出了房間的門外。張建民看看這里,又看看那里,但一切的一切都毫無線索。。。        

   時間過的真快,隨著鍾聲的敲響,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他悠閑的度步在寬廣的走廊里,不時的摸摸這,又摸摸那,正在他剛想進入假眼球存放庫的時候,一陣嗚嗚的哭聲,卻從某個病房里傳了過來,那聲音很輕,但卻足以進入張建民的耳朵里。他順著那聲音走了過去,最後在間私人病房的門前停了下來,一個男人的背影顯現在他的眼前。        

   那房間很黑,很暗,但借著走廊里燈光,還是可以看得清楚一些,那個男人背對著身蹲在那里,一邊哭一邊還在叨念著什麼,而在他的身邊還放著一堆血淋淋的紗布。        

   “同志,您沒事吧?”張建民輕聲的問著。        

   “啊?”隨著話音的落下,那男人突然轉過了身來,猛然間,倆隻血淋淋的窟窿映在張建民的眼前,張建民嚇了一跳,但對於這個見多識廣的眼外科醫生來說,這種突如其來的事件還不至於給他嚇倒。   “同志,您怎麼了?怎麼把紗布給拿下來了?”        

   那男人好象根本就沒有理會的他的問話,隻是一味的在叨念他那不斷重複        

的那句話:        

   “別拿走我的眼睛!別拿走我的眼睛?別拿走我的眼睛?。。。”        

   “同志,你跟我來值班室,我為你重新包紮一下,好嗎?”        

   “別拿走我的眼睛?別拿走我的眼睛?別拿走我的眼睛?。。。”他並沒有去理會張建民一句句的問話,還是像個冤魂一樣,不斷的自言自語著。   張建民皺了皺眉頭,他決定去找護士,畢竟包紮的事是不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的,於是起身向值班室走去。        

   一個護士正在值班室里悠閑的看著雜志,看見他走來,立刻的站起身來,將雜志藏在了身後,微笑的問著:“什麼事?張醫生?”        

   “你幫我去看看312號房的病人,他的紗布掉了。”        

   “312。。。。我幫您看看啊!”她麻利的拿出一個本子,仔細的翻看著。“312。。312。。。”然後又抬起了頭茫然的看著張建民:“312沒有病人入住啊,張醫生,我看您是不是看錯了?”        

   “看錯了?我臨走時,特意看的,怎能看錯呢?”   “不過。。不過本子上好象。。。”        

   “什麼好象?不信,你跟我過來。”護士走出了值班台,隨著張建民向312那邊走去,當到達的時候,他才看到了門上的那把大鎖赫然的掛在上面,他感覺很尷尬,但感覺更多的卻是淡淡的那種恐懼感,他不斷的點著頭,適意自己的疏忽大意。護士白了他一眼,又向值班台走去,張建民也跟了過去。        

   整個的一個晚上,張建民都沒敢走出值班室半步,困了也隻是小睡一會,但也不敢睡死過去,耳朵還是不斷的聽著走廊里的聲音。。。        

   天終於放亮了,張建民披上外套就往家跑,剛一進屋,便軟弱無力的躺在床上,正想悍然入睡,那惹人心煩的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好半天他才拿起了電話:   “喂?誰啊?”        

   “是我啊,張醫生,我是小於。”        

   “小於啊?啥事啊?”        

   “張醫生,你昨天有沒有看好假眼球存放庫啊?”一聽這話,張建民立刻精神了起來。        

   “怎麼了?昨天我沒看見有人進來啊?值班室隻有我和一個護士,而且還整夜沒睡呢!”        

   “不會吧,今天一早我查看存放庫,里面一副眼球都沒有了?”        

   “啊?不會的,你等我,我這就過去。”        

        一撂下電話,張建民就趕了過去。剛一進辦公室的房門,於醫生就跟著走了過來,手里拿著份報告,一臉焦急的樣子,張建民迫不及待的詢問起眼球的丟失的事:        

   “怎麼搞的?一連倆天,所有的眼球竟然一個也不見了?”        

   “張醫生,我也一直沒搞清楚。。。不過。。。”        

   “不過?不過啥?我告訴你要找不到那些假眼球,我倆誰也別想再干下去!”   “我知道,這幾天,我一定會盡力去查的。”然後於醫生突然把話題轉了一下,接著說:“今天晚上是您夜班,我看你昨天一夜沒睡,要不今天就我來當班吧!”   “用不著,你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吧!”然後又看了看於醫生手中的報告,說道:“你把報告放下吧,沒你的事了,你出去吧!”        

   “好,張醫生,你休息一下吧!”        

   “恩,”        

   “啪”的一下,房間門被輕輕的帶上了,張建民順手將報告拿        

在手里,隨意的翻看起來,其實他的心里根本就沒在報告上,剛想將它收放起來,一張照片卻引起他的注意,那是那位患者的照片,上面的這個人他好象在哪里見過似的,仔細的想一想,那照片上的人竟和昨天那場怪事中的人有幾分相象,簡直是越看越像,就好象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覺的手一抖,將那份報告掉在地。。。        

  又是午夜了,鍾聲敲響了整整十二下,張建民的身子竟好象有些不由自主起來,他想去312病房看個究竟,但巨大的恐懼感又占據著他的整個心靈,又好象是種莫名的衝動。許久,他下定了決心,準備親自去看看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        

   走到了312病房的門前,昨天那門上的鎖竟然不知去向了,門被虛掩著,隻留了一道細小的縫隙,他透著那縫隙向里面查看著,但里面竟黑漆漆的,沒有半絲的光亮。想了許久,他才狠狠的咳嗽了一聲,走了進去。        

   房間里面黑極了,他試圖過想打開房間的燈,但經過幾次的嚐試,都是無功而返,看來這里的電路早已是年久失修了,就在他正想往外走的時候,那房間的門竟突然自己關上了,他努力的扳著房門的把手,但那門好象是被人在外面給反鎖住了,而這時,一陣陣的哭泣聲卻清楚的傳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大喊著,嚎叫著,希望能有人前來救他,但一切均是白費力氣。        

   正在他癱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較為熟悉的身影,竟出現了他的面前,那東西正漸漸的接近著他,手里面還拿著一捆血淋淋的紗布,而嘴里卻不住重複著一句話:“誰拿了我的眼睛?誰拿了我的眼睛?誰拿了我的眼睛?誰拿了我的眼睛?。。。”        

   午夜過後,那房間里傳來的慘叫聲從來沒有間斷過,整個的樓層里空空如也,在他的聲音過後,那死寂的寧靜又遍布了整個的走廊里。        

   第二天,張建民的屍體被發現在312病房里,死亡的原因被推斷為急性的心肌梗死,以後的不久,所有丟失假眼球也全盤的尋回,而於醫生也順理成章的接替了張建民的位子,那是上級對於他找回所有失竊假眼球的一種獎賞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