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
他的笑容簡單燦爛,性格如孩子般可愛率真,以至於當他說喜歡我的時候,我不忍心拒絕。因為我也是喜歡他的,儘管這種喜歡更多的是出於母性的疼惜。我說對不起,我的故事太冗長,無法用心去愛你。他嘆口氣在心裡說︰“多想,在最初的最初遇見你,然後,一切都變得簡單。”


金牛座
他有很深的情結,獨自一人時會對著筆記本輕啟一瓶紅酒,然後往杯裡加些冰塊。這種情結造就了他獨特的浪漫氣質--與初戀告別時,他在她家窗台下留下一個背影,還有漫天絢爛的煙花。當冰塊落入酒杯,他想起了年少輕狂時的往事,喃喃地說,“這一刻,我彷彿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雙子座
我在路邊遇見他。他抽煙,酗酒,他吊兒郎當,他壞壞地笑,但這樣的放蕩不羈卻別有一種吸引人的魅力。他彷彿時刻充滿活力,內心裡卻深埋著憂傷。他的心門曾為那唯一的一個人開啟,真心卻換來絕望。從此冰封上鎖,遊戲人間。總有人問候,總有人掛念,而這種關心他卻視而不見,他酷酷地說,“對不起,我不能愛你。”


巨蟹座
這樣的男子彷彿都躲在暗處,像夜行的遊俠,抑或是被某個MM掩藏在身後,敏感地保護著自己。



獅子座
他是我好朋友的男朋友。他也像個傻傻的大孩子,但卻絕對的根正苗紅,上進心強。喜歡用沈默和冷戰對付生氣的人和事。他總是不太會拐彎,一根腸子直來直往。


處女座
他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喜歡一針見血刺到別人的痛處,這樣的習慣使人退避三舍。他追求生活的品性,他的完美主義近乎神經質。他常說,“奇怪,像我這麼好的人怎麼就找不到女朋友呢?”


天秤座
他表面上風光無限,遊刃有餘,對每個女孩子都很好,實質卻很保守很謹慎,他總是在人際關係與各種利益間權衡取舍,最終卻失去了真實的自我。面對著紫嫣紅,他隻有一聲深重的嘆息︰“我隻想找一個一直愛我的人。”


天蠍座
熱情的時刻,他是火;冷淡的時候,他是冰。他的世界甚至沒有中間地帶,非黑即白。他自私,頑固,大男子主義。這對於渴望保護的女孩子卻有種致命的誘惑力。愛的時候他蠻橫地說,“我不希望任何人碰你。”不愛的時候他決絕地轉身,任把你一個人丟棄在風雨裡。


射手座
他向往的最高境界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確,他做到了,以寂寞為代價。


摩羯座
他是我少年時曾暗戀的對象。他害羞、腆、頹廢,沈溺於自我的世界無法自拔,他不滿於現狀卻缺乏反抗的勇氣,他永遠在等待一雙能鞭策他的手。


水瓶座
他是我的好兄弟,傳說中理性與浪漫兼具的完美情人。因為太熟悉,以至於我無從評價。他和初戀女友維繫了四年的異地戀福祉至今,或許可作為佐証。不過他也總是很臭屁地說,“像我這樣的好男人真是越來越少。


雙魚座
他是我的初戀情人。他集中有所有星座的優點與缺點。他是風,是雲,是雨,是夢。他是多情的玫瑰,自戀的水仙;他是無韁的野馬,不系的扁舟。他陽光開朗的外表下掩藏著一顆纖弱敏感的心。離開我的時候他擁抱了我,然後幽幽地說︰“我並非參天大樹,我隻是一株需要依靠的藤蔓,而你與我太相似,我們都不夠韌性與堅強。”